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法官警察醫生都不能惹

當局不解決醫療體制內部問題,卻刑罰鬧醫院的患者和家屬,這是昏庸殘暴政權才有的

今年8月底經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九)》,將於11月1日起正式施行。這部法律將過去人們在生活中常見的一些行為入罪,包括:國家考試替考作弊;微信微博發佈虛假信息;虐待老弱病殘;校車客車司機開車超載或超速;辱罵、威脅法官;撒潑耍賴打警察;試圖通過醫鬧獲利;私藏恐怖主義禁書;偽造、買賣駕照等。有媒體對此進行提醒後,有關“刑九”新增罪名的討論,再次引起人們熱議。其中,關於發佈虛假信息、辱罵威脅法官、襲警、醫鬧、私藏禁書都將被處於重刑的條款,爭議最為激烈。

根據修改後的刑法第291條,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輕則可處3年以下徒刑,重則可處3至7年徒刑。這一條其實主要針對近年來微博、微信等網絡和新媒體上大量出現的政治類敏感信息,中共深感這類信息失控帶來的危險,曾嘗試過刪帖、屏蔽、找發帖人“喝茶”乃至拘禁等各種方式進行管控,但幾乎都效果不大,於是他們不惜以編造和傳播虛假“險情、疫情、災情、警情”的名義將此入刑。但,認定這些信息虛假的標準是什麼?官媒、官員和政府機構胡說、造謠、隱瞞信息算不算犯罪?比如,國家統計局每年都會編造並發布很多虛假統計數字,這算不算犯罪,主使者應不應該入刑?比如,今年4月人民日報刊發稱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結果讓無數網民被套,發佈此信息的相關責任人應不應該判刑?由於認定的標準由官方說了算,彈性和模糊空間非常大,同時官方又選擇性執法,只查民眾“造謠”而不查官方造謠,因此這一條款實質上是整治“屁民”亂說話的罪。

刑九制定前後即爭議非常大的侮辱、誹謗、威脅法官罪,規定如有前述侮辱、誹謗、威脅法官和聚眾哄鬧、衝擊、不聽法庭制止、擾亂法庭秩序等情形,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一條主要是針對“死磕”律師和維權律師。對人權律師、維權律師、“死磕”律師的限制此前已經有多個法律法規出台,相關打壓措施已經無所不用其極,現在不顧法律界巨大的反對聲音,堂而皇之悍然將其入刑,預示今後的法庭審理將是一片死寂,任何想推翻官方預設罪名的律師都將面臨牢獄之災,法庭將成為共產黨想整誰就整誰的工具。

刑九還規定了“襲警罪”——不同於法治國家的襲警罪對襲警有嚴格的定義,並對控以此罪有非常多嚴格限制,中國的襲警罪幾乎就是讓本已無法無天、警權早已無限擴張的流氓暴力統治行為正當化和合法化。誠如網友所說,警察將手無寸鐵的百姓直接擊斃不入刑今後將是尋常事,如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警察李樂斌一槍斃了上訪者徐純合,將不會再有任何爭議;警察在執法時隨意毆打民眾將是常事,即便民眾並無任何反抗,警察將人打得皮開肉腚也將完全合法。

關於“醫鬧”和“私藏禁書”入刑,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醫鬧”入刑,等於官方認定了中國人個個都是天生的無賴。因為誰都明白,所謂的“醫鬧”這個名詞就含有極大的對民眾的貶斥,絕大多數所謂的“醫鬧”,都是因為中國的醫院發生醫療事故導致病人死亡或傷殘,走正規程序申訴卻得不到解決的維權之舉,其根子在於中國的醫療體制存在着的巨大問題。沒有哪個善良的民眾天生就喜歡去與比自己強大百倍的政府機構和醫院去“鬧”。當局不去解決醫療體制內部的問題,卻以刑法來處罰這些維權的患者和家屬,這隻有極其昏庸殘暴的政權才會有的作為。“私藏禁書”入刑則明顯地看到了文革的影子,雖然是“恐怖主義禁書”,可是“私藏”就有罪,而不是“傳播”才有罪,令人不寒而慄。

總之,11月1日起,法官、醫生、警察都將不能惹,政府更不能惹,而且還不能亂說。老老實實地當一個“屁民”、順民就好。受了委屈,挨了打,輸了官司,認命就好,千萬不要去找黨的麻煩,黨已經很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