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台日中恩怨情仇

七七抗戰一爆發。毛澤東八月在洛川會議上就作了「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的指示。抗戰期間,毛澤東還指示潘漢年與南京汪精衛政府接觸,共同對付國民政府。中共建國後因為害怕事件泄露,遂把當時身為上海副市長的潘漢年與公安局長楊帆逮捕,潘漢年冤死獄中。

台灣民進黨主席、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十月六日訪問日本前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於九月下旬對蔡英文將赴日本“嚴重關切和堅決反對”,希望日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不給任何人以任何名義或借口散布台獨言論提供空間”。九月三十日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說,中國堅決反對“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國際上從事台獨分裂活動、破壞和挑釁兩岸關係”。

蔡英文訪日中國施壓恐嚇

蔡英文上次選總統,選前也出訪美日,除了向台僑拉票、募款,也讓所在國了解她的政策,今年早些時候,她也訪問了美國。這些已經是例行公事,但是中國政府對訪問日本還是特別敏感,源於日本是中國挑動民族情緒的最好對象。今年七月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訪日,中國打壓沒有成功,李登輝在日本的講話中表示,台灣的一切麻煩都來自中國。這次訪問,傳說他有與日本首相安倍秘密會晤,但是李表示“不能說”。

達賴喇嘛出訪就是搞藏獨,李登輝、蔡英文出訪就是搞台獨,中國政府的言論就是法律,具有全世界的效力?李、蔡出訪都由民間邀請。他們不是中國公民,中國憑什麼限制他們出訪?難道中共領導人真是“天子”,可以主宰全世界每一個人的生老病死?

由於日本是民主國家,台日距離很近,也沒有吞併台灣的企圖,加上過去日本統治過台灣,比較國民黨的統治,讓不少老人懷念日本。相對於台灣本地人對日本的感情,來台的外省人就有反日情結,尤其中國的反日,這些人也跟着反日,根本忘記當年蔣介石的“以德報怨”。

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的二○○二年,針對日本來台灣的買春客,馬英九揚言:“來一個抓一個,來兩個抓一雙。”馬英九保釣出身,曾經表示為釣魚台與日本不惜一戰,馬的首任行政院長劉兆玄也因此揚言不惜為釣魚台與日本開戰。馬英九心目中的秋海棠中國領土,都淪陷於中共,馬英九不去收復而奢談“和平紅利”,卻要為區區的釣魚台與日本開戰?

中國親日反日的政治投機

去年馬夫人周美青訪日,因為日本媒體沒有為台灣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加上“國立”兩字而借故拒絕參訪,可是那位院長在北京面對沒有“國立”的活動卻喜笑顏開,這種迎合中共反日情緒的作為,當然也影響台日關係。

相對於中國對蔡英文的頤指氣使,九月日本國會通過新安保法,按照中共的理論,那是軍國主義的復活啊,可是中國的反應卻相對低調。想來因為恐嚇已經失效,又換另一種腔調。中共對日本,一會兒親日,一會兒反日,純粹是投機性的政治操作。一九三○年代中共突然抗日,甚至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純粹是為了蘇聯要中國牽制日本,防止它侵入西伯利亞而“保衛蘇聯”。所以七七抗戰一爆發。毛澤東八月在洛川會議上就作了“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的指示。

抗戰期間,毛澤東還指示潘漢年與南京汪精衛政府接觸,共同對付國民政府。中共建國後因為害怕事件泄露,遂把當時身為上海副市長的潘漢年與公安局長楊帆逮捕,潘漢年冤死獄中。

毛澤東的“一邊倒”政策,加上日本在美國保護下自然不可能與中國建交。因此中共長期拉攏日本民間,所以一九六四年社會黨訪問中國,向毛澤東就當年侵華罪行道歉,毛澤東居然說不必道歉,他感謝當年皇軍的入侵幫他推翻國民政府。田中角榮擔任首相,一九七二年與中國建交,毛澤東也發表感謝日本皇軍入侵的同樣言論。且不說中共也學蔣介石,不要日本賠償。

八○年代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時,也繼承毛澤東的對日政策,曾經一次邀請三千名日本青少年訪問中國,以建立下一世代的友誼,但是後來胡耀邦被批“資產階級自由化”,這也是一條罪名。

要明仁天皇謝罪自暴其丑

今年八月二十五日,官方新華社發表評論指出,發動侵華戰爭的裕仁天皇一直到死也沒有對日本侵略過的受害國和人民表示謝罪之意,從而敦促其繼位者,即現任日皇明仁“以謝罪換取冰釋”。由於天皇在日本的神聖地位,日本外務省局長和駐華大使館公使立即向中方致電抗議,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和外相岸田文雄更指此舉對日皇“非常失禮”。

如果回顧明仁天皇曾經在一九九二年訪問北京,愈見這篇文章的無知。六四以後,中國外交孤立,為了擺脫孤立而拚命拉攏日本,七次邀請明仁訪問中國,九二年四月江澤民訪日,親自再次提出邀請。當時日本一方面回答說要“研究研究”,一方面又說,因為中國人要對日本索償,所以天皇不宜訪問北京。

其實,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徐敦信早在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就在日本傳媒問他日皇訪問中國大陸會不會被要求對日本當年的侵華謝罪時,徐敦信就表示中國會顧及日本人的感情,他還保證:“中國是有禮儀的國家,不會讓日本為難。”可見當時中共當局對日本人的感情重視過對中國人自己的感情。因此次年十月日皇訪問北京。現在新華社的那個言論,不是自暴其丑?

在中國崛起後,就不把“小日本”放在眼裡,把反日作為自己統治合法性的手段。這種做法,使一些還抱有理性的中國人看不慣。二○○三年,隸屬於南方日報報業集團的《21世紀環球報導》就做過“日本對華援助調查”,指出一九七九年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年,日政府已向中國提供了總額約兩兆七千億日圓(約合兩千多億元人民幣)的政府開發援助。當時中國經濟處於破產邊緣,日本雪中送碳,其實就是變相賠償。

新安保法通過感謝習近平

二○一三年一月,國防大學教授、央視特邀軍事評論員張召忠少將說:“中日釣魚島發生戰爭,日本將在三十分鐘內被解決掉。”三月,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副部長羅援少將與空軍大校戴旭揚言,中日必有一戰,若中日開戰就應該轟炸東京,將十三萬在華日人扣為人質。

二○一四年是甲午戰爭一百二十周年紀念,中國要洗刷恥辱的輿論甚囂塵上。看來也只是恐嚇而已,或者習近平計算沒有勝選的可能,於是對日政策就逐漸在轉為溫和,包括在國際場合見面,開始一臉怒氣,後來逐漸正常,都是做給自己老百姓看的。

中國的這些做法,反而給日本邁向正常國家提供助力,不但修改了憲法,解了集體自衛權,而且讓新安保法通過。安倍要取代毛澤東,感謝中國的威脅了。

新安保法的修改,“日本受到武力攻擊或其他與日本有密切關係的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危及日本存亡及國民的生命安全”情況下,即使日本沒直接受到攻擊也可行使武力,可以派遣自衛隊至全球各地,支援的對象也包括美國以外的國家。

這條法例的最大受益者應該是台灣,因為中共不但屢次以武力恐嚇台灣,而且有一千多枚導彈對着台灣,不久前在內蒙的軍演,就以模擬的台灣總統府作為攻擊目標。共軍進攻台灣,對日本的安全與東南亞的安全會形成重大威脅,比對美國尤甚,可以是日本出兵的理由,為此,會加強台灣與日本的關係。這個戰略變化對未來的台日中關係將產生重大影響。(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