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茉莉:「比溫和」的後果是自殺性的

——──從聲援信力建談公民權利意識

眼見一大批「死磕律師」同仁無辜被監禁,而且被人指責為「極端、偏激」,張雪忠心裏的沉痛與悲憤可想而知。他因此不客氣地質問信力建的一些溫和支持者:「我希望這些意見人士下次在發出類似感嘆時,能夠費神順便解釋一下:為什麼『激進』的言論者被抓,你們的心裏就會感到好受些?」也許年輕律師在氣憤之時言重了一點。但筆者看得出來,張雪忠是一個誠實並具有洞察力的學者。當「溫和」的說辭盛行一時,張雪忠採取的是一種堅定的道德立場和個人姿態。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張雪忠因為曾經發表文章呼籲憲政改革,遭校方停職

當很多中國良心犯親屬的哭喊聲被閱兵的轟鳴聲壓抑,人們在嚴酷的政治迫害下失語之際,八月廣東教育慈善家信力建被捕所引起的輿論與聲援,是令人稍感欣慰的。這些聲援令我們相信,貌似冷漠的中國社會仍然存在着“巨大的沉睡的善意”(哈維爾語)。

然而,以敢言著稱的國內維權律師張雪忠卻發表了《信力建為什麼就不能抓》一文,批評某些聲援者一味強調信力建“溫和”、“不激進”,是沒有基本原則是非的說法。

在筆者看來,張雪忠的批評彰顯了一個“公民權利意識”的問題。無論人們的言論是激進還是溫和,其基本人權都不應受到侵犯。如果人們不去維護所有言論者的平等權利,而是以“溫和”為由乞求當局特別赦免某人,將“激進”言論者默許為可抓的異類,那麼就如捷克前政治犯哈維爾所說:其後果“也許是自殺性的”。

與權力聯姻的“溫和建言者”

信力建是國內知名的民間教育家,信孚教育集團創始人,現擁有幾十個教育實體,曾獲得“中國教育最具影響力三十人”等各種獎項。作為知名的慈善人士,信力建也為孤兒提供教育。與此同時,信力建還出版書籍,組織各種研究及學術會議。他本人還是一位知名的博客作者,經常在文章中宣揚普世價值。

除此之外,信力建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政治身份:廣州市白雲區政協委員。自從一九八九年回國創業,信力建創辦的教育事業就獲得政府承認和支持,因此取得可觀的成就。經濟上成功並享有社會地位的信力建,被人稱為:“老闆中最有知識的人,知識人中最有錢的人。”

一直與權力聯姻的信力建承認自己“是改革的受益者”,是“支持政府領導改革”的。在江澤民和胡溫時代他一帆風順,到了習近平時代,他熱烈支持習近平的態度,在其博客文章中表露無遺,例如:《習近平創中共歷史多少個首次》、《習近平正在改變中國》、《習李新政百日:三板斧》……。

在這些文章中,信力建稱讚習近平的“親切”、“深刻”、“有強烈的責任意識”、“受到人民衷心擁護”。但同時,他也表示了自己的期待:“希望以習近平先生為核心的黨中央能夠順應民意和歷史潮流,在政治改革的道路上能夠克服恐懼,勇往直前。”

儘管如此苦心孤詣地與權勢者合作並進忠言,信力建還是於八月二十一日突然被拘捕。廣東當局後來公布的是一個不尋常的經濟罪名:“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人們普遍認為,這個罪名很荒謬,當局抓捕信力建顯然是一次政治迫害。

如此“溫和的建言者”,為什麼也要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抓?信力建的許多朋友、同事和學生都感到無法理解。他們因此質疑:中共當局抓人的“底線”在哪裡?中共為何拋棄支持自己改革的社會賢良,容不下如此溫和的人?這樣支持政府的成功人士仍不免遭此困境,那麼其他的社會精英又該怎麼辦?

張雪忠表達鮮明的人權立場

與信力建的眾多聲援者一樣,遙在海外的筆者一聽此人被捕,就立即找獨立中文筆會獄委,討論信力建是否因言論而受到監禁,請求國際筆會展開全球性營救等問題。

但筆者感到困惑的是:為什麼一些聲援者不是以人權為準則去呼籲,而是一味強調信力建的“溫和”與“不激進”?在筆者的海外人權活動經歷里,呼籲聲援者一般是根據國際人權準則去說理。即使在中國憲法里也有一些保障人權的條款,我們也可以根據有利於受害者的中國法律,去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受害者。

就在筆者迷惑不解的時候,國內的法學博士張雪忠對此發聲了。張雪忠說:“一些意見人士又在大發感嘆,諸如‘為什麼連這麼溫和的人都要抓?’/‘信力建是支持改革的,為什麼要抓他?’/‘他又不是一個激進的人,怎麼還要抓?’等等。”“在我個人看來,這些意見人士可謂是既沒有原則是非,也缺乏基本見識。”

年輕的法學副教授張雪忠,因批評中國大陸政治制度和參與維權活動而著名。他於二○一三年率先公開並抨擊中共官方的“七不講”,因此被華東政法大學解聘。作為辯護律師,他頂着風險為趙常青、劉萍、李化平、郭飛雄等公民活動家、良心犯和政治犯辯護。

為什麼在這樣勇敢的維權律師眼裡,一些強調信力建“溫和”的聲援者是沒有原則是非的人呢?張雪忠解釋說:“是因為他們忘了,無論是所謂‘激進’的言論,還是所謂‘溫和’的言論,言說者的權利都完全是平等的,他們應同等地享有政府的尊重和保護。”

眼見一大批“死磕律師”同仁無辜被監禁,而且被人指責為“極端、偏激”,張雪忠心裏的沉痛與悲憤可想而知。他因此不客氣地質問信力建的一些溫和支持者:“我希望這些意見人士下次在發出類似感嘆時,能夠費神順便解釋一下:為什麼‘激進’的言論者被抓,你們的心裏就會感到好受些?”

也許年輕律師在氣憤之時言重了一點。但筆者看得出來,張雪忠是一個誠實並具有洞察力的學者。當“溫和”的說辭盛行一時,張雪忠採取的是一種堅定的道德立場和個人姿態。他拒絕隨大流人云亦云,而是從言論自由的平等權利及法律立場上,去指出真正的問題所在。

記住當年右派和猶太人的教訓

儘管那些“溫和”聲援者缺少一點公民權利意識,但深懂中國國情的筆者能理解他們。這些善良的呼籲者是真的相信,只要強調信力建“溫和”和辦教育有貢獻,就把他和那些“激進”的異議分子區別開來,那麼信力建就有可能脫離牢獄之災。這一做法不是沒有根據的,實際上,現在的“比溫和”與文革時期人們“比誰更革命”一樣,都是人們根據中共長期的分化瓦解政策所作出的選擇。

例如,於一九五七年遭受迫害的五十五萬中國知識分子右派,被中共劃分為不同等級,有“右派”和“極右派”,還有“中右”和“右傾”。他們受到六個不同等級的處理:第一級被開除公職,勞動教養;第二級撤銷職務,監督勞動;第三級撤銷職務,留用察看;第四級撤銷職務,另行分配;第五級降薪,第六級免於處分。

當時,很多落入陷阱的右派為了提高自己的等級,搶先認罪爭取減輕處分,有的甚至不惜出賣人格,向當局求饒告密,以換取更高等級的待遇。一些採取“溫和”態度的名流,其懲罰就輕得多。例如,原中國政協常委、交通部長章伯鈞因認罪最快,被劃右派後還能享受四合院、小轎車之類等優越待遇。而一些拒絕認罪的硬骨頭右派,被驅趕到夾邊溝農場活活餓死。

又如,當年的納粹制定種族外觀標準來甄別猶太人,將關押在集中營的猶太人分成三六九等,最低一層是殘忍的死亡營,最高一層的猶太人被安排到供西方記者參觀的“快樂的猶太人之家”。還有一些與納粹合作的猶太人領袖出賣自己人,將低等猶太人送上死亡列車,自己求得活命。這就是阿倫特指責的“整個悲劇中最黑暗的一幕”。

那些出賣同類的高等右派和猶太領袖為了自保與豺狼共舞,顯示了人性的卑微和卑劣。這些歷史留下的痛苦而不光彩的教訓,令我們今天不能不有所警醒。

同是“普世價值派”唇亡齒寒

那麼,為什麼人們不應將信力建與“激進”的入獄者區分開來、撇清關係呢?原因在於:信力建和很多被視為“激進”的入獄者,在本質上都是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擁護者,都可以歸於與“七不講”相對立的“普世價值派”。同樣是因言獲罪,所不同的只是言說的措辭、態度與方式。他們的言論是否溫和,這與當局侵犯人權不是一個層面上的問題。

信力建們採用的是溫和的策略,盡量在安全線之內推動體制的改革。而那些被視為激進的人們,例如像高智晟、郭飛雄等為弱勢群體維權的大批“死磕律師”,他們更為坦率更為尖銳地揭露黑暗、承擔一己的責任。因為勇敢和耿直,他們付出了更大的代價,有些遭受黑頭套、電擊等種種可怕的酷刑,陷入孤立無援的處境。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曾在《後共產主義的噩夢》的演講中,回憶他在捷共統治下作為政治犯的遭遇:“記得曾有一段時間,我的朋友和故舊總會在街上避開我。”哈維爾認為,他成了別人的一種“不方便”,迴避他是為了“避免了可能隨之而來的迫害”。曾在前蘇聯經歷審判和流放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布羅茨基則認為,那些迴避哈維爾的人很可能是因為“那個制度表面上的穩定”,而瞧不起這個遭受厄運的人。

與遭受更大厄運的“不方便”人士劃清界線,也許可以使某個個案獲得赦免。然而,極權主義這頭怪獸,就這樣通過製造恐懼,使人喪失本應有的同情同類的善良人性。當所有人都如梁啟超所說“見人之溺,不思拯援”,甚至將此當作一種生存智慧,那麼,中國社會將失去良性改變的未來。

如果追求普世價值的人們一味看當局的臉色,去琢磨當局的尺度和打壓的底線,然後根據風向決定自己的言行,這樣做的後果很可能是跳進陷阱。因為所謂的“底線”是當局任意決定的,根本不會以法律為準繩,令你防不勝防。

事實上,專制政權並不在乎激進或者溫和,他們要消除的是一切有影響力的社會力量。如果普世價值派不以基本人權原則去抗爭,而是自我設定禁區,那麼當局會一步步縮小民間力量的活動範圍,就像“割韭菜”一樣,割了激進的割溫和的,最後斬草除根。

這個“唇亡齒寒”的道理,一位叫馬丁‧尼莫拉的德國新教牧師早就認識到了。尼莫拉在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猶太人、工會成員、天主教徒時都不說話,最後當他自己面臨厄運時,再也沒有人為他說話了。因此哈維爾認為,人們迴避、屈從現實的做法,“導致了姑息,甚至是勾結。其後果也許是自殺性的”。

身處北歐自由世界,筆者觀察、思索國內聲援信力建所引起的這場爭議,深深理解在強權的政治高壓下,人們複雜而痛苦的心理掙扎與行為表現。筆者深知,通往一個健康正常社會的道路,是無數理想主義者、行動者以他們的受難和犧牲鋪成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