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 「土鱉老太」獲諾獎讓誰尷尬

這樁「喜事」有點突如其來,政府當局似乎還沒有準備好。雖然2011年屠呦呦獲得有諾貝爾獎「風向標」之稱的拉斯克獎時,媒體已指出她是「距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中國女人」,但政府方面並不以為然,她所在的單位對媒體的採訪甚至不配合、不評論、不提供聯繫方式,上級機關也沒有做出任何表示,更沒有表示祝賀。沒想到,諾貝爾獎這麼快就來了。

若政府對屠呦呦的貢獻有充分認識,近年可給她評個院士名銜,免去這次尷尬

繼四年前諾獎評選委員會把文學獎頒給一個只讀到小學的中國人後,今年諾獎委員會又將自然科學領域裏的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給了一個英語不好、沒發過SCI論文、不是院士、只有本科學歷、爭議頗大的中國老太太。同上次莫言獲獎一樣,這次中共官方沒有再像劉曉波、高行健、達賴喇嘛獲獎時那樣,指責諾獎評選意識形態色彩過濃,有政治偏向;也沒有發動宣傳機器貶低它,稱它“不過爾爾”,而是抑制不住激動,毫不掩飾地表達了他們的欣喜:上至國務院總理,下至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科技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及全國婦聯等各相關部門或其首長,紛紛以機構或個人名義給她及她的單位發去賀信,祝賀她獲獎,並肯定其重要意義。

這樁“喜事”有點突如其來,政府當局似乎還沒有準備好。雖然2011年屠呦呦獲得有諾貝爾獎“風向標”之稱的拉斯克獎時,媒體已指出她是“距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中國女人”,但政府方面並不以為然,她所在的單位對媒體的採訪甚至不配合、不評論、不提供聯繫方式,上級機關也沒有做出任何表示,更沒有表示祝賀。沒想到,諾貝爾獎這麼快就來了。如果政府方面對拉斯克獎及屠呦呦的貢獻有充分的認識,真正給予重視,在2011年至2015年之間的這四年里,有足夠的時間給她評一個中國科學院或中國工程院院士,頒發一個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也許可以免去很多尷尬。至少,也應該讓官媒正兒八經地深入報道一下她,給她正個名吧。可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原因或許在於,一是在國家層面上,對青蒿素髮現給人類已經帶來的巨大貢獻認識不足,不認為它是一項多麼重大的發現;二是中國官僚體制和科技體制的慣性,使得啟動對一個人或一項成果的重新評價十分困難,民間的、國外非政府機構的評價很難觸動中國官僚與科技體制,使它做出任何反應和動作(涉及政治除外);三是,作為中國人和中國知識分子的劣根性,中國科技界對青蒿素有認識的科學家,依然看人不看成就,看與自己的關係親疏不看對人類的貢獻,很少有人像北大科學家饒毅那樣,能夠站出來公正地指出同行未被世人所認識的成就,為同行鼓與呼,即便他們從內心裏承認用乙醚提取青蒿素的方法是屠呦呦率先提出,但他們更在意那些爭議,更在意她是不是好打交道,不願意容忍那些直率和有個性的人,有時候他們寧肯沉默——這或許有點吹毛求疵,但在中國知識分子中是普遍存在的事實。

目下中國的科技體制、學術評價機制和院士產生機制,總體而言是官本位的,是對科學家缺乏寬容、不能容忍有個性的人存在的。在科研上稍有成績,便會被提拔到管理崗位,有些“腦筋靈活”的人,馬上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獲取更多的“成果”——有時不一定是真正的成果,如此循環往複,於是他們後來成了“學術權威”,成了院士。然後他們把持院士進入的門檻,對那些不怎麼聽話,看起來不怎麼順眼,有一點個性,堅持走自己的獨特之路,不願意與他們“打成一片”的人,將其拒之門外。這樣就容易理解,為什麼連袁隆平這樣有國際聲譽的科學家,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都很困難。屠呦呦、清華大學施一公、北京大學饒毅、上海微系統所李愛珍等人,也均是如此,在國外早就獲得了承認,但就是屢次評不上中國的院士。

屠呦呦這樣一個在國內有爭議、可以說倍受官方和同行壓制的科學家,能獲得諾獎,顯然是不容易的。所以,不僅中國的科技體制、學術評價體制和院士產生機制,中國科學界科學家們的心態,也都需要反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