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爆炸兇手找到?但深層原因永遠找不到

——原題:爆炸案及偵破模式爲何總是如此類似

造成這些血案的原因,幾乎都是因社會深層矛盾而起,而且都與政府有關——韋銀勇死前在微博上寫道:「一個社會,如果好人活得安心而滋潤,壞人活的動蕩而焦慮,就會不斷有壞人選擇做好人。反之,如果好人活得動蕩而焦慮,而壞人活得安心而滋潤,就會不斷有好人選擇做壞人。壞人做壞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不得不做壞事。」

“廣西柳城爆炸事件兇手已找到,但他爲何實施爆炸的深層原因永遠不爲人所知。這就是中國

當中國一年一度的國慶長假來臨,人們正忙於準備休息度假之際,發生了一件震驚全國的社會事件:9月30日下午3時許至10月1日上午8時許,廣西柳州市發生18起連環爆炸(其中17起發生在柳城縣範圍,1起發生在柳州市區),致10人死亡、51人不同程度受傷。

警方很快宣布,案件“成功偵破”,系列爆炸案系廣西柳城縣大埔鎮33歲男子韋銀勇所爲,韋已在案發現場被炸身亡。警方稱,犯罪嫌疑人韋銀勇“因採石生產與附近村民、相關單位產生矛盾”而製造這起案件。警方認爲“成功偵破”的理由是,“警方經現場勘查、調查訪問以及相關視頻和痕迹檢驗,獲取了相關證據,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

這次連環爆炸事件,當局嚴控相關訊息傳播,大量刪帖,屏蔽關鍵詞,發出多次報道禁令,甚至通過微博管理員發佈提示訊息稱,“由於廣西柳城縣爆炸案嫌疑人尚未抓獲,爲了避免妨礙公安機關偵破案件,請網友和媒體暫時不要發佈最新的涉嫌訊息,等待公安機關的進一步消息通知”。有關柳城爆炸案的訊息,網絡上轉發和討論極少。對一起刑事案件採取如此限言禁言措施,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可能是因爲這次的連環爆炸多達18起,以往從未有過,擔心有人效仿。除此之外,這次爆炸案的發生及偵破模式,與以往非常類似。

在中國,過去此類爆炸常有,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即發生一兩起。如2013年發生在福建廈門的陳水總案,只是因派出所把陳水總的年齡搞錯,無法辦理社保,他多次找公安等部門改錯而不得,致改變貧困的希望破滅,於是在公交車上製造了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傷。此次爆炸只發生了一次,但傷亡慘重。警方公布原因說,“陳水總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觀厭世而泄憤縱火。”2011年,江西撫州居民錢明奇因房子被拆遷,拆遷費過低,上訪十年無果,在撫州市檢察院、撫州市臨川區政府及政府旁邊的馬路上製造了爆炸,致4人死亡,9人受傷。這次爆炸雖是連環爆炸,但都針對政府機關,只有三起。2012年發生在雲南巧家縣白鶴灘鎮花橋社區便民服務大廳的爆炸,也是針對政府部門,致3人死亡、14人受傷,警方稱,幕後主使鄧德勇是因“對被徵收土地和房屋補償不滿”,而與宋朝玉合謀“通過實施爆炸製造社會影響”,被趙、宋僱用將爆炸物送入便民服務大廳的趙登用當場炸死。

與此次柳州連環爆炸案警方公布的情節“韋銀勇已當場被炸身亡”一樣,廈門公交車爆炸案、撫州連環爆炸案及雲南巧家爆炸案告破之時,嫌犯陳水總、錢明奇、趙登用(後遭質疑才查出主使是鄧德勇和宋朝玉)都被當場炸死。造成這些血案的原因,幾乎都是因社會深層矛盾而起,而且都與政府有關——韋銀勇死前在微博上寫道:“一個社會,如果好人活得安心而滋潤,壞人活的動蕩而焦慮,就會不斷有壞人選擇做好人。反之,如果好人活得動蕩而焦慮,而壞人活得安心而滋潤,就會不斷有好人選擇做壞人。壞人做壞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不得不做壞事。”

而警方的偵破,也都是以“嫌犯被炸身亡”告終,並且還會以此宣布案件“成功告破”。當局對外公布的事發原因,則往往都語焉不詳地定性爲當事人“悲觀厭世”“報復社會”,再不公布詳情。荒謬的是,案件的發生,已成中國社會的一種模式;警方的偵破,也成了一種“模式”。

作家趙麗華說:“廣西柳城爆炸事件兇手已找到,但他爲何實施爆炸的深層原因永遠不爲人所知。這就是中國。包括前些日子的各個化工廠爆炸。爆炸遮不住,爆炸原因永遠被遮住。不追根逐源,悲劇永遠重複發生。”她一語道破了這種“案件模式”和“偵破模式”一再出現的原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