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假如我是真的」香港版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一九七九年,上海劇作家沙葉新根據真人真事寫了一部《假如我是真的》的劇本,描述一位冒牌高幹子弟的詐騙行徑,一路通行無阻,如魚得水,最後事發而被判刑。但是假如這位高幹子弟是真的,那又如何?這種引發社會省思的劇本,沒有正式公演就被禁演。三十六年後,這場戲上演香港版,只是那位高幹子弟的角色轉為香港中聯辦。

七月底,警方舉行記者會總結本年上半年的罪案數字,其中假冒大陸官員及中聯辦的電話騙案大幅上升。單是七月首二十八天已錄得七百二十九宗假冒大陸官員的電話騙案,為今年前六個月兩百宗的三點六倍,而去年上半年僅錄得四宗同類案件;本月已有二百六十三人被騙,受害人多為五十歲以下,以女性為主,共損失八千五百四十萬元,金額是上半年兩千六百七十九萬元的兩倍多。

這個數字相當驚人。一驚去年上半年才四宗,今年上半年已經是兩百宗。二驚是上半年兩百宗,但是七月的前二十八天是七百二十九宗,平均一天二十六宗!可見歹徒食髓知味,香港人好騙。在高度發展的商業社會裡,香港人本來都是精仔叻女,怎麼這樣好騙呢?原來是因為騙子假冒大陸官員與中聯辦。

騙徒的手法,假冒大陸官員案件多涉及騙徒假冒速遞公司職員,指其速遞郵件中有違禁品遭調查,並轉駁至大陸執法部門,事主因涉洗黑錢而被通緝,並出示偽造大陸通緝令,又要求事主繳付“保證金”以示清白。而自稱中聯辦官員的電話,是指事主涉嫌在大陸犯法,並把其電話轉至自稱公安部門人員,對方要求受害人繳交“保證金”。

如果中央政府不干涉香港內政,香港不是“中聯辦治港”,那麼這些中共官員就不可能與香港平民百姓接觸,也就不可能出現這些騙案。因為任何涉及香港公民的案件,必須通過香港司法人員來執法。這本來就是基本法的規定,只是因為中央政府與中聯辦官員破壞基本法已經成為新常態,所以他們直接插手辦案就被某些香港人當作習以為常與天經地義的事情了。加上香港人知道中國大陸司法無法無天的紅色恐怖,唯有“破財擋災”。

消息見報後,中聯辦於三日內收到逾萬宗市民查詢,急發聲明澄清之餘,中聯辦警務聯絡部副處長吳國鎮更在八月十八日罕有地接受電台訪問,重申中聯辦及大陸機關不會打電話接觸香港市民,還說騙徒可能因大陸嚴打電話騙案而轉覓香港“新市場”。

這種電話詐騙案最早是由在大陸的台灣人夥同大陸人致電台灣行騙,但是很少冒充公安,而是假稱綁架事主子女,或冒稱銀行職員指事主欠帳之類。但是這些人有中共警察包庇,一直難於破案或將歹徒繩之於法。後來因為台灣人的警覺性提高而轉向大陸民眾,如今更利用香港人害怕中共官員的心理進行詐騙,而且更是如魚得水。至於吳國鎮說“未聽過犯法可以用錢解決”。哈哈,在中國不就是有錢可使鬼推磨嗎,才讓香港受害人相信那些騙徒。

吳國鎮為何不趁機宣傳基本法中除了外交與國防的中央不干預政策,這才更有說服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爭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