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暗夜有聲佔盡權力的一切便宜

前幾天,國內記者們在社交媒體群內熱議一件不可能公開報道的“小事”:中共黑龍江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楊殿軍,早已離開記者崗位,卻仍違規持有、不註銷其由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新聞記者證,作為媒體主管單位的領導“知法犯法”,起到了非常壞的示範作用。

根據原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制定的《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新聞機構以外的人員、雖在新聞機構但不從事采編工作的人員,均不得擁有新聞記者證;在新聞機構從事采編工作的人員,調離新聞機構或調離采編崗位時,應交回記者證並予以註銷。楊殿軍此前擔任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社長、黨組書記,原來擁有記者證,還說得過去,調離報社、升任宣傳部副部長之後,已不屬新聞機構的采編人員,依照規定理應交回並註銷記者證,他卻遲遲不願交出並繼續違規持有,就不對了。

主管新聞宣傳的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是本省所有記者的“太上皇”,不管多牛逼的記者,他只要說一句話就可以“拍”死他們,權力已經很大。一個小小的記者證,貴為正廳級幹部的副部長,為什麼這麼“看重”它,偷偷藏着不願意交出呢?當然楊殿軍可以託辭“忘了交回”之類的一萬條理由,但真實的原因,有一點可以確信不疑:擁有一本記者證,有時還是可以耍點小特權,他捨不得放棄。

在國內做記者時間長的人都知道,絕大多數時候,記者採訪是用不上署頒記者證的(採訪“兩會”等重大活動是另外申請記者證),只有兩種情況,一是做輿論監督報道時,採訪遇到對方刁難,拿出記者證可以證實身份,少挨一點打(不能百分百保證不挨打);二是,國內部分景點對持署頒記者證者,不管哪個省市的記者,可以免門票。部長大人當然不會有挨打的機會,他擁有記者證顯然不是想作為免挨打的護身符。那麼唯一的解釋便是,偶爾休假時,部長大人“微服”去各地旅遊,可以借這個證省一點門票錢。

有人會訓斥了:俺們部長這麼大的官,會差這一點兒錢嗎?何況不管去哪裡,都會有人接送安排,哪要什麼門票?

官員們的心思你永遠不會懂。據我了解,中共的官員,都有這個德性:對於手中的任何權力,只要由他們掌握,權力的便宜,便一定要佔盡,絕不讓它浪費。雁過拔毛,豬過剝皮,任何利益,只要能揣進自己荷包的,他們都會想盡辦法讓它變成個人擁有。別說一個小小的記者證可以免景點門票,實際上不管它用不用得上,他們都會要求先拿在手上再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管新聞單位享受新聞記者的特權,在他們看來太正常不過。

很多貪官被查之後,家裡找出成堆成堆的現金,都發霉了,也沒用過;有的貪官省吃儉用,貪來的錢多得他祖宗八代都用不完了,但他仍然貪個不停,一點小錢也不放過。這種現象,和楊殿軍藏着記者證不交有着異曲同工的解釋:一切源於貪得無厭。

幾年前,有一個中共官員,與楊殿軍剛好相反。他從宣傳部副部長位置下來,擔任黨報集團的總編輯。因為他以前是公職人員,不能評職稱,連初級職稱都不是。當上總編輯後,一上來就直接評高級職稱。既無作品,也無資歷和相關業績,但利用所處的官位,先“評”了高級職稱再說。他私下談及原因說,有了這個職稱,一是與媒體同行見了互遞名片時臉上有光,二是以後有高校請他當個客座教授什麼的也方便,三是退休了還可去當個教授,總之是有利。至於他夠不夠“高級”的資格,他才不管。

把權力的油水當作飯菜吃光喝盡,全部變成自己身上的肉,絕不給人民留下一星半點,這就是中共官員每天乾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