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段萬金律師:替人申冤信訪即使過激也不構成犯罪

新華社、央視又在集中火力播發一個案子,是職業訪民和維權律師的。

具體詳見中共最高喉舌再次發威:批判參與“圍觀”的維權人士

簡單概括下案件本質,那就是甲本人有冤屈,委託乙等上訪申訴,並支付費用,乙等接受委託,在法院門前搞行為藝術,引起路人駐足圍觀,乙還上網引髮網民圍觀,最終目的是引發輿論關注領導重視最後促使問題解決。

公安機關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立案偵查並將乙等人抓捕。

乙的行為是否涉嫌犯罪?我認為不構成犯罪。

首先,乙接受甲的委託並收取費用為甲進行申訴信訪從法律上沒有問題,起碼沒有法律禁止,法無明文禁止皆可為,即便沒有委託,也可以路見不平進行幫助。

其次,乙在法院面前搞行為藝術是否違法?同樣也不違法,法院門前屬於公共場所,在衣服上寫字,拉橫幅等屬於言論自由表達,沒有危害到他人,也沒有危害到社會秩序,我在台灣看到很多人整天在“立法會”“總統府”門前聚集,警察給劃定一個範圍,只要不出範圍,就沒有事情。

我覺得現在公檢法政府等也應當在某個位置劃定一定範圍讓民眾表達不滿,因為牽扯到案子上的事情,註定會有一方不滿意,想讓所有民眾都滿意是不可能的,有不滿意就要讓他表達,只要他不違法。

再次,乙的行為藝術引發路人駐足圍觀,是否違法?我認為也不違法,法律規定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是故意犯罪,乙並沒有故意發動組織人到法院,任何一個人停下腳步駐足圍觀都是他本人的行為,與乙無關,自己對自己行為負責,如果乙組織幾十個人在法院門口,那才算是涉嫌聚眾行為。

最後,行人自願駐足圍觀引發交通受阻不暢,這樣的後果是否應當由乙承擔?當然不應當,行人圍觀是他們的自由,圍觀多了引發交通秩序受阻不暢也是行人自己的事情,這是一種群體無意識行為,遇到這種情況,警察應當積極進行疏導,促使交通秩序儘快恢復。

總之,公民認為自己或他人受到不公正對待,就有權利表達,表達的方式包括申訴信訪文章遊行示威等,甚至還有結社,當然更包括採用行為藝術的方式,只要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訪民經紀人翟岩民、劉建軍等人的行為沒有觸犯法律規定,公安機關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抓捕人是錯誤的,應當立即放人撤案。

在央視等官媒作為黨和政府喉舌功能情況下,民眾監督公權力渠道相對來說還比較有限,我們國家對集會遊行示威又有嚴格限制性規定,因此對於民眾認為自己或他人受到冤屈不公正對待的所作出的那怕是過激行為應當進行最大限度容忍,因為畢竟還是想通過啟動正常程序解決問題,等他們對司法徹底失望,那會有更大的災禍。

況且現在拐賣兒童等惡性刑事案件那麼多偵破不了,應當集中警力去偵破那些案件。

央視在法院沒有判決情況下,對案件細節進行大規模報道,並讓當事人上鏡頭認罪嚴重違法,嚴重違背新聞職業倫理,刑訴法規定,任何人不得被強迫證明自己有罪,中國政府向全世界宣誓,中國的人權狀況得到了很好保護,公安機關這種讓當事人上央視認罪的做法是侵犯人權的表現,是在給黨和政府摸黑,希望儘快糾正。

段萬金律師:大成律師,本人言論與大成無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