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尼克松:毛澤東與江青的婚姻有名無實

毛澤東、周恩來和我所遇到的其他男人具有的那種隨隨便便的幽默感和熱情,江青一點都沒有。我注意到,替我們當譯員的幾個年輕婦女,以及在中國的一周逗留中遇到的其他幾個婦女也具有同樣的特點。我覺得參加革命運動的婦女要比男子缺乏風趣,對主義的信仰要比男子更專心致志。事實上,江青說話帶刺,咄咄逼人,令人很不愉快。那天晚上她一度把頭轉向我,用一種挑釁的語氣問道,「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到中國來?」

毛澤東與江青

“榕樹的須再多一些。洪常青的裝顯得人短了。前奏曲應出現瓊花主題。音樂上洋教條、土教條都要打掉……”江青從1963年起,便“指導排演”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把它樹為“樣板戲”。

1972年2月24日晚,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在北京作為一項“極為重要的政治任務”演出。周恩來、江青陪同尼克松夫婦觀看演出。這是江青第一次在重要的外事活動中露面。作為“無產階級文藝革命的旗手”,江青讓美國總統觀看“革命樣板戲”,心中充滿了自豪之感。

尼克松在他的回憶錄中,記述了他對江青的印象:

我從事先為我們準備的參考資料中得知,江青在意識形態上是個狂熱分子,她曾經竭力反對我的這次訪問,她有過變化曲折的和互相矛盾的經歷,從早年充當有抱負的女演員到1966年“文化革命”中領導激進勢力。好多年來,她作為毛的妻子已經是有名無實,但這個名在中國是再響亮沒有了,她正是充分利用了這個名來經營一個擁護她個人的幫派的。……

在我們等待聽前奏曲的時候,江青向我談起她讀過的一些美國作家的作品。她說她喜歡看《飄》,也看過這部電影。她提到約翰·斯坦貝克,並問我她所喜歡的另一個作家傑克·倫敦為什麼要自殺。我記不清了,但是我告訴她好像是酒精中毒。她問起沃爾特·李普曼,說她讀過他的一些文章。

毛澤東、周恩來和我所遇到的其他男人具有的那種隨隨便便的幽默感和熱情,江青一點都沒有。我注意到,替我們當譯員的幾個年輕婦女,以及在中國的一周逗留中遇到的其他幾個婦女也具有同樣的特點。我覺得參加革命運動的婦女要比男子缺乏風趣,對主義的信仰要比男子更專心致志。事實上,江青說話帶刺,咄咄逼人,令人很不愉快。那天晚上她一度把頭轉向我,用一種挑釁的語氣問道,“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到中國來?”

當時,芭蕾的演出正在進行,我沒有搭理她。

原來我並不特別想看這出芭蕾舞,但我看了幾分鐘後,它那令人眼花繚亂的精湛表演藝術和技巧給了我深刻的印象。江青在試圖創造一出有意要使觀眾既感到樂趣又受到鼓舞的宣傳戲方面無疑是成功的。結果是一個兼有歌劇、小歌劇、音樂喜劇、古典芭蕾舞、現代舞劇和體操等因素的大雜燴。

舞劇的情節涉及一個中國年輕婦女如何在革命成功前領導鄉親們起來推翻一個惡霸地主。在感情上和戲劇藝術上,這齣戲比較膚淺和矯揉造作。正像我在日記中所記的,這個舞劇在許多方面使我聯想起1959年在列寧格勒看過的舞劇《斯巴達克斯》,情節的結尾經過改變,使奴隸取得了勝利。

中國的外事活動是十分周密的,講究紀律性。江青陪同尼克松夫婦觀看《紅色娘子軍》,是經過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同意的。可是,翌日晚,當尼克松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答謝宴會,事先並未安排江青出場。

晚六時三十分,江青自說自話來了,要求會見尼克松夫婦。

出於禮貌,尼克松夫婦只得跟江青會面,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可是,此時此刻,周恩來和眾多的客人卻在新疆廳里乾等着。

這一回,輪到尼克松不斷地看手錶,因為他知道早已過了宴會開始的時間。

江青說了一陣子廢話,這才站起來告辭——她並不出席宴會。

她的突然出現,無非是向即將離開北京飛往杭州的尼克松夫婦,顯示一下她的存在——她是毛澤東夫人,中國的第四號人物。江青是懷着嫉恨之情,離開了人民大會堂:美國的總統和夫人舉行答謝宴會,她作為中國的“第一夫人”,怎麼可以被排除在宴會之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四人幫興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