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江西未成年工人工廠內橫死被拋屍 廠方卸責家屬被打

江西省共青城市,17歲的工人陳智超在全封閉化管理的工廠失蹤十多日,本周被發現拋屍於廠房後的水塘中,死因不明。6月8日,因不滿廠方推卸責任,近百名家屬周一到殯儀館討回屍體時遭上百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十餘人被抓捕

江西省共青城市,17歲的工人陳智超在全封閉化管理的工廠失蹤十多日,本周被發現拋屍於廠房後的水塘中,死因不明。6月8日,因不滿廠方推卸責任,近百名家屬周一到殯儀館討回屍體時遭上百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十餘人被抓捕。(推特圖片)

未成年工人工廠內橫死被拋屍廠方卸責家屬被打

kWidget.embed({'targetId':'kaltura_player_75f3bb5e','wid':'_1251832','uiconf_id':'12144981','entry_id':'1_i9m4wlor'});江西省共青城市,17歲的工人陳智超在全封閉化管理的工廠失蹤十多日,本周被發現拋屍於廠房後的水塘中,死因不明。6月8日,因不滿廠方推卸責任,近百名家屬周一到殯儀館討回屍體時遭上百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十餘人被抓捕。(推特圖片)

江西省共青城市一工廠內近日發生命案,17歲的工人陳智超在全封閉化管理的工廠失蹤十多日,本周被發現拋屍於廠房後的水塘中,死因不明。因不滿廠方推卸責任,近百名家屬周一到殯儀館討回屍體時遭上百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十餘人被抓捕。

陳智超的表哥周啟明周二接受本台採訪時稱:“6月6日下午公安說找到一具屍體,在池塘裏面,全部腐爛、已經生蛆,經過DNA檢驗,是我表弟。我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是誰把他扔到水池裡去。他在工廠上班,失蹤十幾天,工廠沒有一個電話打給家裡,當地政府還跟工廠一夥,昨天把死者家屬全部打了一頓。我們就想把屍體運回來,公安不讓。他們推我們就是正常,我們推他們就成了打他們。而且昨天還拘留了十幾個。警察就說我們滋事、鬧事,他們昨天說12點給我們答覆,但沒有,我們就想把我弟的屍體帶回來,我們直系親屬有30多位,加上村民有八、九十個。當地警察有80餘人,從外地調來的有40多人。”

周啟明還表示,警方毆打家屬時,不少人在旁邊拍下了整個過程,但手機全被搶走,而被拘留的多名家屬拍攝的照片視頻也被強制刪除:“當時發生了劇烈衝突,而且我們有視頻論證,但手機被沒收了,被拘留的人手機也被沒收了,他們還拍攝了一些,也被強制刪除。”

周啟明表示,從屍體表面看,陳智超是遭電擊而死的,相信觸電地點在工廠內,但廠方堅稱無責任,拒絕與家屬做實際性的溝通:“從屍體表面來看,應該是在工廠出了事,電擊死亡的,工廠棄屍,因為那個是一個封閉的工廠,外人進不去的。但廠領導就說他們沒責任,而且他們老總有好多個,今天見這一個老總,明天見那一個老總,就是拖延時間,他們拖的越久,我們就損失越大,越沒有精力去辦這個事情,所以他們就一直拖。”

記者就此撥打豐裕達公司電話查詢,但無人接聽,記者又致電豐裕達的深圳總部,但接線人員表示不清楚事件。

記者隨後按照周啟明提供的電話,找到了負責與家屬溝通的一名高管畢小姐,但對方在得知記者身份後改口稱打錯電話,匆匆掛線。

記者:“你是豐裕達的畢女士吧?”

畢小姐:“嗯。”

記者:“陳智超你知道這個人吧?”

畢小姐:“你打錯電話了。”

周啟明表示,當地官商勾結,當局不理家屬訴求一味偏袒工廠,派來的警察將貼在身上的警號撕除後毆打家屬:“工廠是政府從深圳招商引資過來的,政府偏向他們,根本不搭理我們,派來打我們的人把編號全都扯掉。我們現在沒實力、能力為我弟弟討回公道,因為我們是農民。”

記者就此致電共青城市政府,一名接線人員表示:“這不在我們的受理範圍內,我們只受理民生問題,刑事案件找法院。”

而至於警方毆打死者家屬,這位接線人員表示:“把他的警號和姓名,直接向市公安局督察科反應。”

記者:“如果他們打人的時候把警號都撕了怎麼辦呢?”

接線人員:“這樣吧,我們會向市公安局先核實合格情況。”

隨後對方讓記者留下電話,但直至當晚截稿時止,仍未有回覆。

(特約記者:忻霖;責編:申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