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北京三十年的人口遷移印證了什麼?

最近,北京統計局發佈的2014年人口調查報告指出,如今北京超過一半的常住人口都住在遠離城區的五環以外。與30年前相比,北京中心城區的人口數在2010年時就已下降了10%。

對於這樣的調查結果,不少人將主要原因歸結為房價的持續高漲。從表面看來,由於郊區的房價遠低於城市中心,人們在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去市郊買房。如此,房價也就成了促使他們居住在五環以外的關鍵因素。然而與此同時,我們更應該清楚的看到,這類人群很大程度上並不是土生土長的“老北京”,而是在這座城市幾十年“舊貌換新顏”的過程中,從中國各地大量湧入的外來人口。

事實上,除了這些外來移民充當著北京邊緣地帶的生力軍之外,也有為數不少的本地居民加入了從城區中心大舉外遷的行列。若追根溯源,我們不難發現,從毛澤東時代開始,“舊城改造”的政令就使得大量位於城市中心的衚衕、四合院遭到拆除。無論是出於對蘇聯模式的狂熱效仿,還是由於毛想通過入駐帝王所在的中心區域來彪炳自己的權威,那個建言將北京內城作為古城遺址加以保護,將行政中心設在月壇與公主墳之間的“梁陳方案”,最終被否決了。於是,從那時起,北京的中心就不再屬於北京人。

然而,這樣的遷移並未隨着毛時代的終結而停滯;恰恰相反,北京人此後的搬遷不僅被賦予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這一關乎政治利益的內涵,並且速度更快,離城市中心愈發遙遠。從普通住宅被當作商品進行買賣交易時起,政府便開始再次以“舊城改造”為名,大規模的展開徵地、拆遷行動。長久以來,眾多的北京人從二環搬至三環,由三環遷往四環、五環,甚至遠郊,都是在未能享受到政府的“原地回遷”政策,或是最終拿到的補償根本無法在原居住中心區買房的情形下,不得已而為之。

此外,既然政府一心希望北京“舊貌換新顏”,自然也就少不了拆舊建新,大興土木。於是,來自四面八方的以為能在充盈着就業機會的一國之都淘金致富的外來人口,便大批量的成為了這裡的新成員。然而,在政府所描繪的美好藍圖的憧憬下,他們未曾預料,這座無論怎樣金碧輝煌、摩登時尚的新城,其實與他們關係不大。“新北京城”不是為了他們的安居樂業,而是為了迎合政治權貴們的需要才會被重新打造的。

因此,與他們的實際消費能力完全相悖的房價,使其只能蝸居在城郊的邊緣地帶。有數據顯示,從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間,北京以通州、昌平為首的遠郊人口增長率超過了70%,其中45%的新增人口是常住外來人口。儘管居於北京中心的外來人口有7%,但我們發現,那些真正為北京的城市建設做出實實在在貢獻的人,因沒有北京戶籍而被邊緣化了。他們與城市中心區域之間自始至終都存在着一條無形的巨大鴻溝。

這背後原因,源於北京的政治身份,即北京是中共的“政治中心”。在中共“一黨專政”體制下“首都”的身份,已然表明這座城市的實際擁有者是中共高官權貴而非民眾。從他們對征地、拆遷的狂熱,對遍地施工、建造高樓情有獨鐘的痴迷,我們已經看到,他們在房價暴漲中成了最大的贏家。這並非因為他們運氣好,而是因為他們掌控權力資源,他們是中共利益集團。其實,這種巧取豪奪,早從30年前中共醞釀如何將國有資產偷龍轉鳳為政治權貴的私有資產時就開始了。

既然蓄謀已久,那麼如今在房地產市場中對民眾的這場掠奪也就毫無懸念可言。由此可見,無論是老北京人被迫從城區遷往郊區,還是外來人口打從一開始就已被排擠在了郊區,都印證了中共利益集團其實從未真正想過“以民為先”、“以人為本”,自始至終他們所考慮的,不過是如何竭盡所能的從對民眾的強佔與剝奪中,使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