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龍泉墨客:「石破天驚」昭天意?

——解讀兩億人的智慧(下)

--天意昭昭示機緣

“石破天驚”昭天意?

許多中國人到退黨服務中心,或者海外旅遊景點,都會聽到“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的說法;也會看到貴州平塘縣“藏字石”照片上2.7億年前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許多人可能想不到,首先發出“藏字石”消息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貴州省平塘縣委!而相關報導曾經被國內上百家媒體轉載,包括人民日報,CCTV。為何上億年前的石頭上竟會天然形成“中國共產黨亡”?如此“反動”的石頭,為何沒有喉舌媒體“打假”,反而得到大力宣傳?


以“中國共產黨亡”為背景的貴州平塘地質公園“藏字石”景區門票
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發現了距今2億7千萬年的“藏字石”,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繁簡混合、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筆畫突出,猶如浮雕(見圖),這便是“藏字石”。雖然是“反動石頭”,但桃坡村上報這一發現時,只提前面五個字,沒提最後的“亡”字(也不敢提),平塘縣委則認為應該抓住機會宣傳“中國共產黨”五個大字,促進“紅色旅遊”。

縣委於2003年8月邀請貴州工業大學專家團隊鑒定,不久省政府又責成省國土資源廳組成專家團隊對“藏字石”成因作進一步科學鑒定。專家認定“藏字石”是從河谷陡崖上墜落後,沿節理分裂為左右兩塊巨石。右邊巨石的內側字形清楚,就是“藏字石”;另一側破裂面上字形也隱約可見,但難以識別。字跡系天然形成,出現在一層由海綿、珊瑚等古生物化石組成的化石層的橫斷面上。破裂的兩塊巨石的相應部位均顯示出由化石構成的類似突起,僅清晰程度不同。

當年12月平塘縣委又邀請了由中科院院士、中國地質大學教授、國土資源部古生物專家等15人組成的團隊進行考察。專家一致認為,掌布河谷景區“藏字石”上的字位於距今2億7千萬年左右的二疊統棲霞組深灰色岩中。並稱這一象形圖案由鈣質海綿為主的化石無序排列渾然天成,極其罕見,堪稱世界地質奇觀。這次考察,有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光明日報、科技日報等20多家媒體記者隨團採訪報導,包括人民網、新浪網、雅虎等互聯網在內的100多家報紙、電視、網站轉發了這一科考活動消息。從此平塘旅遊業日益紅火。2006年,這裡更被打造成平塘國家地質公園。

桃坡村最初上報“藏字石”沒敢提“中國共產黨”後面還有一個大大的“亡”字,平塘縣委以“藏字石”帶動“紅色旅遊”,是最初推手,當然也不會提那個“亡”字,而且“紅色旅遊”確實給原本窮鄉僻壤的平塘縣帶來極大經濟效益。而專家團隊只需負責字跡成因鑒定,也不用惹事說還有一個“亡”字。至於媒體更不可能報導天然形成的大字是“中國共產黨亡”。但前去觀賞的遊客則個個心知肚明,照片上“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也歷歷在目。這一切活似一幕現實版的“皇帝新裝”。

一石激起千層浪,對於“藏字石”一時間眾說紛紜。平塘縣委當初推動紅色旅遊時強調“藏字石”天然形成,暗示中共當政乃是天意。但人們看破第六個“亡”字時,自然也想到“中國共產黨亡”乃是天意。

2005年1月12日,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聲明中呼籲“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是反宇宙的邪靈,《大紀元》呼籲抹去邪惡的印記。來到海外的中國人看到最多的橫幅是,“天滅中共,退黨保命。”面對一連串觀念上的衝擊,有人贊同,有人觀望,也有人覺得玄。

2004年南亞大海嘯發生的時候,有這樣一個真實故事。大海嘯來臨之前,海灘上海水突然退下。很多遊客歡呼着撿拾大量來不及退去的貝類。當時有一個土著人,知道情況不妙,喊大家跑,說有危險。當時人都不信他,還嫌他掃興,硬把他趕走了。那土著人走了之後,大海嘯一下就過來了。

可見自己的觀念被衝擊,並不一定是壞事,就看我們如何對待。關鍵時刻的選擇很可能是性命攸關的。2012年,有一位美國著名神經外科專家,親自到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他的經歷成為《新聞周刊》封面故事,讓無數美國人改變了觀念,或許也能幫助中國人開闊思維,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

 

醫學專家從“鬼門關”帶回的啟示


對這些案例最合理的解釋,就是人的意識可以獨立於大腦而存在。其實反過來想想,宇宙如此之玄妙、多樣、複雜,誰能保證,生命的存在形式必須依賴於組成我們肉體的蛋白質、氨基酸分子呢?瀕死體驗研究專家Peter Fenwick醫生就提出,死亡也許只是通往另一個“更加真實世界”的中轉過程。

如果是這樣的話,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人死如燈滅”的觀念,就並不那麼“理所當然”了。

這些瀕死生還者從“鬼門關”帶回來的信息,值得每個人深思:中共害死的八千萬冤魂如果並沒有“人死如燈滅”,那麼欠債還錢,欠命還命,中共是債主;可中共不是抽象的,當初入黨、入團、入隊時舉着拳頭髮誓把一輩子交給“黨”,“為黨的事業奮鬥終生”的黨員、團員、少先隊員都是中共的一份子,豈不也都被中共欺騙着替它背了一份血債?

當然,中國人講,天無絕人之路。《大紀元》提出的用小名或化名退出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就是這樣一條生路。一個人信什麼、不信什麼是個人自由,但信什麼也千萬別信魔鬼。《共產黨宣言》開頭第一句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共產黨自稱幽靈,就是中國人說的鬼魂,那麼在加入中共黨、團、隊組織時對共產黨宣誓效忠、獻身、犧牲,不就是向幽靈宣誓效忠、獻身、犧牲嗎?這在各大宗教中都是大忌;即使按中國老話講,這不“活見鬼”,走霉運嗎?理智的選擇當然就是退出。

《大紀元》聲明中指出中共是“魔教”,其實也是事實。在《聖經》早就預言,魔鬼撒旦在大審判之前就是以“敵基督”(antichrist)的面目出現。按維基百科,敵基督antichrist一詞有兩個詞根αντί(anti)和Χριστός(Khristos)。aντί不僅僅表示反對,同時也表示“取代”;Χριστός就是救世主(彌撒亞)的意思。所以這個魔鬼撒旦的特點就是反對神、反對救世主,同時自己又要取代救世主。共產黨一方面強制灌輸無神論,宣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另一方面又把自己打扮成人間救主、大救星,宣稱只有自己才掌握了拯救人類脫離一切苦難的鑰匙(共產主義)。以此衡量,此撒旦魔非共產黨莫屬,而今天的共產陣營又以中共為老大。反觀中共處心積慮摧毀中國傳統信仰、摧毀民族文化、摧毀社會道德、殺害8千萬中國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哪一樁不是魔鬼行徑?《九評共產黨》指出,“在共產黨那裡,沒有普遍的人性標準,善良和貪惡、法律和原則變成隨意移動的標準。不能殺人,但黨認定的敵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階級敵人父母除外;仁義禮智信,但黨不想或不願意的時候除外。”宣誓入了黨,就要服從黨性,扼殺人性,這不是魔教的特點嗎?向魔鬼宣誓奉獻終身的中共“黨、團、隊”員,面臨的可怕命運就是隨着魔鬼撒旦一同毀滅。用小名或化名聲明退出豈不是上天給中國人留下的最方便解脫辦法?

其實不只是西方的《聖經》,中國古代也留下了許多的預言,比如漢代諸葛亮的《馬前課》,唐代李淳風的《推背圖》,宋代邵雍的《梅花詩》,明代劉伯溫的《燒餅歌》,還有其他國家的一些預言,如法國諾查丹瑪斯留下的《諸世紀》,韓國的《格庵遺錄》等不但精準地預言了今後發生的許多歷史大事,也預言了發生在今天的大事:“天滅中共”。而《聖經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四至十六段中講到,“獸”欺騙世人使得被欺騙的人們戴上了獸的印記,其實就是指人們被中共欺騙發毒誓,向其宣誓奉獻終身。所以只有宣布退出,才可能抹去獸的印記,不隨其一同滅亡。

 

上帝說:我派過三艘船來救你

“三退”雖然是法輪功學員發起的,但是退出中共並不是加入什麼信仰,恰恰相反,是順從良知的選擇,退出對中共魔教的信仰;也不是搞什麼政治,恰恰相反是脫離骯髒的中共政治組織。

退出中共魔教,從小處講,是每個中國人走出麻木良知覺醒的選擇,至少是言而有信的擔待:當初發誓為邪惡的什麼主義“奮鬥終身”,這個我不願做到,為了言行一致,廢除這個假誓言;更大範圍來看,是中華民族道德重建的起點;在更大的視野來看,就是古人所言“順天意”而行。人有新陳代謝,人類社會同樣存在代謝的規律,腐爛的就面臨淘汰。一個器官發生癌變了,病變的細胞會死,健康的細胞同樣會死去。不願伴隨魔鬼被淘汰的最佳選擇,就是退出魔教。

有一個寓言故事,雖然來自宗教,卻值得每個人思考:

在一場突發的大洪水中,牧師被困在屋中。洪水逼近了窗戶,一艘小船駛過來。“快跳下來,牧師。”人們對他大喊。“哦,不,我的孩子們,”牧師信心十足地回答,“相信上帝會護佑我的。”不過,牧師還是爬上了屋頂。不久,另一艘救生船駛來,牧師仍然拒絕上船。過了一會兒,他爬到鐘樓頂上。洪水漲到了他的膝蓋處,一位警官乘着摩托艇來救他。“多謝你,警官,不用了,”牧師鎮靜自若地說,“我相信上帝,你懂嗎?他會來救我的。”牧師淹死了。來到天堂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上帝抱怨:“我相信您,可您為什麼不做點兒什麼來救我呢?”“事實上,我派過三艘船來救你,你難道不記得了嗎?”上帝說。

了解兩億人的智慧選擇,讀懂天意,才不會錯過上天賜給每個人的珍貴機緣。

轉載自作者博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