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變種「舌尖上的腐敗」 機關食堂堪比五星級酒店

——KTV電影院一應俱全,部分機關單位食堂成「舌尖上的腐敗」新「變種」

大陸「公款吃喝風」卻仍屢禁不絕,「舌尖上的腐敗」也紛紛「變種」,只係變得較為隱秘,「不吃公款吃老闆」、「不進會所進社區」,公款消費變成了老闆買單,豪華會所被「企業食堂」、「家宴」代替,換湯不換藥的實質沒有改變,隱蔽「新飯局」形成了新的利益交換,中共官員。一間大包廂里內部裝飾非常豪華,巨大的餐桌可容納二卅人同桌就餐,一旁係長達三、四米的紅木材質的書畫台,包廂的另一旁,係KTV間。這個單位內部人士自豪表示,KTV設備係全市最豪華、音質最好的,且在食堂內,不用擔心被人發現或舉報。

近日,陸媒報道稱,大陸“公款吃喝風”卻仍屢禁不絕,啲公款吃喝行為開始轉入更為隱匿的機關單位食堂。

以往大陸當局糾舉腐敗的對象多鎖定私人會所,然而現在機關單位餐廳才係“舌尖上的腐敗”高發單位,大陸各級黨政機關單位食堂都存在不同程度裝修豪華的現象。據大陸官媒報導,啲機關餐廳陸續出現紅木沙發、KTV、電影院、奇石房……如此奢華的高檔設備,堪比五星級酒店。

陸媒記者探訪西部地區一家機關單位食堂發現,一間大包廂里內部裝飾非常豪華,巨大的餐桌可容納二卅人同桌就餐,一旁係長達三、四米的紅木材質的書畫台,包廂的另一旁,係KTV間。這個單位內部人士自豪表示,KTV設備係全市最豪華、音質最好的,且在食堂內,不用擔心被人發現或舉報。

廣西中共紀檢部門舉例,某中級法院內部餐廳部分包廂裝修豪華,配置紅木沙發、大螢幕電視、卡拉OK設備;自治區國土廳內部食堂擺放着紅酸枝屏風、草花梨沙發等紅木傢具;自治區林業廳的餐廳面積達1000多平方公尺,內設5個包廂,聘請40多名餐飲服務人員。

有的機關單位餐廳則“別有洞天”。例如華中一家機關單位餐廳隱身於當地生態園內,外觀看不出任何異常,內部甚至還有人造景觀的假山流水,管理人員還強調,蔬菜肉蛋都係自種自用“內部特供”。

中共人大代表、開元旅業集團董事長陳妙林在今年兩會上發言講,“現在公務員在飯店吃得少了,機關食堂吃得多了,可個別機關食堂裝修卻越來越好,比五星級酒店都要好。這話我唔係瞎講的,我係親眼見到的。個別機關食堂的餐具用荷蘭青瓷和奧地利紅酒杯,荷蘭青瓷餐具2000元一個,奧地利的紅酒杯比國產的價格要高出10到20倍。”

據大陸官媒報道,2015年3月16日,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土豪”國企中石油的食堂也隨之曝光,據員工透露,伙食每頓飯有十幾個菜,像鹵牛肉、酸湯肥牛、鱔魚粉絲、炸大蝦等,料好、味道也好,自助餐形式隨便吃。這一頓飯才五塊錢。報道援引一位已經退休的中石油老員工透露,上世紀90年代周永康執掌中石油時期,每頓宴請消費沒有低於10萬元,這樣的宴請幾乎每天都有。

分析指,大陸“公款吃喝風”卻仍屢禁不絕,“舌尖上的腐敗”也紛紛“變種”,只係變得較為隱秘,“不吃公款吃老闆”、“不進會所進社區”,公款消費變成了老闆買單,豪華會所被“企業食堂”、“家宴”代替,換湯不換藥的實質沒有改變,隱蔽“新飯局”形成了新的利益交換,中共官員。

新華網報道紅木沙發、KTV、電影院、奇石房……如此奢華的陳設並非係在私人會所,而係在啲機關單位食堂。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近期在部分地區調查了解到,隨着“公款吃喝向私人會所、培訓中心等場所轉移”被頻頻曝光,“舌尖上的腐敗”又紛紛瞄上了機關單位食堂。

KTV電影院一應俱全,機關單位食堂盡顯“低調奢華”

根據相關線索,記者探訪西部地區一家機關單位食堂發現,一間大包廂里內部裝飾非常豪華,巨大的餐桌可容納二卅人同桌就餐,一旁係長達三、四米的紅木材質的書畫台,包廂的另一旁,係KTV間。這家單位的內部人士自豪地講,呢度的KTV設備係全市最豪華、音質最好的,且在食堂內,不用擔心被人發現或舉報。

廣西紀檢部門介紹,舊年年底,廣西組成聯合調查組對各地各單位進行八項規定落實情況專項監督檢查時發現,啲單位內部食堂裝修豪華、規模大。比如,自治區國土廳內部食堂擺放着紅酸枝屏風、草花梨沙發等紅木傢具;某中級人民法院內部食堂部分包廂裝修豪華,配置有紅木沙發、大屏幕電視、卡拉OK設備;自治區林業廳的食堂面積達1000多平方米,內設5個包廂,聘請了40多名食堂員工。

記者在國內多地走訪了解到,機關單位食堂裝修豪華的現象在多地都不同程度存在,因為較為隱蔽,啲食堂包廂盡顯“低調的奢華”,裝修標準堪比星級酒店。一名知情人士講,尤其係少數國有企業的食堂,裝修非常豪華,內部包廂里配有紅木沙發、卡拉OK設備,有的甚至還設有專門的奇石房、電影院。

有的機關單位食堂則“別有洞天”。記者在中部地區一家機關單位採訪發現,這家單位食堂隱身於當地生態園內,外圍看不出任何異常,內部不僅有人造景觀的假山流水,且食堂管理人員不時自豪地介紹,蔬菜肉蛋都係自種自用“內部特供”。

公款吃喝歷經三輪“變種”,個別黨員幹部把禁令當“耳邊風”

記者梳理髮現,此前一段時間,公款吃喝現象嚴峻,甚至出現“縣委書記一晚吃8頓飯,回家還要煮麵條”的尷尬現象,“返工約來約去,收工喝來喝去”讓基層不堪重負。

為解決“四風”問題,2012年底,中央出台八項規定,全國高檔餐飲企業遭遇寒流。在絕大部分地方令行即止、“公款吃喝風”得到有效遏制的同時,個別地方卻仍屢禁不絕,“舌尖上的腐敗”也呈現幾輪“變種”。

——第一輪“變種”:向私人會所轉移

從各地通報和媒體曝光的案例看,這些私人會所大多環境優美,位置隱蔽,少為外人注意,不提前預約一般不接待客人,消費昂貴,達數千元甚至上萬元,吸引了不少領導幹部。2013年,網民舉報福建莆田市交通運輸局交通綜合執法支隊2012年底在一家私人會所消費,一頓飯花費7000多元,此事在網絡上引發強烈反響。

——第二輪“變種”:向“培訓中心”進軍

私人會所廣受關注後,公款吃喝現象開始向更為隱蔽的“培訓中心”進軍。啲培訓中心打着培訓旗號,行奢靡腐敗之風,變身內部高檔酒店。記者曾在遼寧省一家單位培訓中心暗訪,這家培訓中心餐飲部經理講,培訓中心大多非常隱蔽,領導幹部更願來此吃飯,一桌消費至少上千元,只要有錢吃啥都有,且發票都能“靈活機動”,開成各種可以報銷的項目。

2014年7月,中央紀委發出通知,要求各地紀檢監察機關重點自查八項規定出台以後,利用培訓中心公款大吃大喝、休閑娛樂、超標準接待等奢侈浪費行為。對發現的違規違紀行為,要嚴肅處理。對在經營、管理、財務等方面發現的問題,要立行立改,自行糾正。

——第三輪“變種”:向機關單位食堂隱匿

隨着培訓中心這一反四風“死角”被曝光,啲公款吃喝行為開始轉入更為隱匿的機關單位食堂。

今年4月初,中紀委刊文指出,“四風”問題的病原體並沒有銷聲匿跡,頂風違紀現象仍時有發生,樹倒根在,重壓之下花樣翻新。從數據看,違規公款吃喝有所反彈,2月較1月上升了29.89%,講明啲黨員領導幹部把禁令當“耳旁風”,我行我素,用公款吃喝。

專家建議公務接待簽名制遏制“舌尖上的腐敗”

“公款吃喝風”歷經多次“變種”,屢禁不絕,果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黨風政風監督室相關負責人認為,啲領導幹部對八項規定存在錯誤認識:他們認為係“一陣風”,上面督促緊,下面執紀嚴;上面不督促,下面執紀松。部分基層幹部甚至認為八項規定不會監督到這一層級,不以為然,以各種變通形式違規。

“啲單位落實八項規定時,制定的整改舉措非常抽象,屬典型‘牛欄關貓’,單位內部對違規行為的監督形同虛設。”這名負責人講。

遼寧省委黨校教授周維強認為,公共資源責任主體長期缺位,且社會公眾監督嚴重缺位,遏制公款吃喝缺乏公眾參與的長效化治理機制。

曾多次參與地方性法規起草工作的遼寧省律師協會會員陳寶龍建議,公務接待應推行實名制,制訂並出台公務接待法規,嚴格界定公務接待的範圍、對象、費用標準等項內容,參與公務接待的主客雙方都必須如實在“公務接待單”上簽名。同時,應該要求各級政府把公務接待的次數、範圍、事由、費用等,每季度在當地新聞媒體上向社會公布,以便社會公眾對公務接待進行監督。

“紀檢部門不能‘關起門’反腐,應該充分發揮群眾力量,提高群眾反映問題和表達意見的便利性,鼓勵引導群眾通過各種渠道反映檢舉黨員幹部存在的隱形‘四風’問題,讓各種‘新變種’和‘隱身衣’無處躲藏。”周維強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