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蔡慎坤:北京五星級酒店都虧損 嚇死人的三公消費去了哪裡?

——北京五星級酒店都虧損說明什麼?

2008年,王錫鋅在央視《新聞1+1》節目中透露: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9000億。王錫鋅2013年在微博中再次透露:公款吃喝、出國、公車開支的費用,現在一年高達19000億元。實際上,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行政單位的三公消費,往往能占整個財政支出的三分之一,楊錦麟在《天天看》第十期節目也曾透露,2012年我國三公消費己高達3.9萬億!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首旅集團董事長段強3月5日在參加北京團全體會議審議時透露,北京60家五星級酒店去年均出現虧損,空置率高達40%,平均房價和全房房價都在下降,這與近兩年實施的八項規定、反腐政策等有很大關係。段強估算,過去五星級酒店的消費約有70%來自與政府相關的消費。

北京60家五星級酒店去年均出現虧損,說明公款消費暫時有所收斂。公款消費早已成為上下公認的“頑症”,儘管社會上一片鞭撻之聲,相關部門也頻頻出台一些法規措施。然而,各種名義的公款消費長期屢禁不止,公款消費的背後,還存在着巨大的腐敗黑洞和利益輸送,甚至影響到官員的仕途升遷!更為奇妙的是,公款消費都能通過財務部門、審計部門的審核與監督,這些消費最終都變相納入了各級財政預算以及各級政府開支。

去年落馬的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就是因為公款消費涉嫌腐敗而被中央免職的。有媒體披露,宋林在職期間,常在香港灣仔的華潤總部宴會廳宴請政商權貴,豪吃22頭吉品干鮑、蘇眉、冬蟲草燉湯等名貴菜式,更豪飲每支約8萬至12萬元的法國勃艮第頂級紅酒,每餐最少花費60萬元。宴會廳被指是專為領導設宴的場所,費用全部由華潤支付。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個揮霍無度的貪官在香港擁有若干公共職務以及像“太平紳士”這樣的社會榮譽頭銜,且擔任香港道德發展諮詢委員會主席,這個機構隸屬於香港廉政公署,使命是讓廉政公署與商界建立夥伴合作關係。諮詢委員會由香港六個主要商會委任代表參加,輪流擔任主席。宋林以中企協會主席的身份,擔任2013-14年度的諮詢委員會主席。

每餐最少花費60萬元,相當於許多中國人一輩子甚至幾輩子的收入!身為顯赫的央企掌門人,宋林究竟宴請了哪些政商權貴?宋林這樣的副部級官員一年要花掉多少公款?統計部門和紀檢部門是否有過調研?

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曾談及個人對“三公消費”的感受,表示解決“三公消費”確實受到很多客觀因素制約,而公款吃喝又是最難最難解決的問題。他坦言現在的大酒店,我這個收入,一頓飯都請不起。浪費太大,三個菜能解決,為什麼要上八個十個呢?吃的內容,也可以簡單化,你吃的東西自己都記不住。一瓶茅台酒賣那麼貴,一個菜賣那麼貴,如果不是公款消費,絕不會有那個價——公款吃喝,確實擾亂市場經濟!

類似的感慨,己經卸任的前國家監察部部長馬馼也曾坦言,公款吃喝這個問題多次強調、一直在抓,但是總體效果不理想。中國有請客吃飯的傳統,一些具有支配公款權利的人,請上請下,請東請西,其目的無非就是給自己裝面子,拉兄弟,結幫派,攀高枝,培養自己的“勢力範圍”,為日後路好走,用公款鋪就平坦的大道。

公款消費一年究竟要花掉多少錢?統計部門和紀檢監察部門迄今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200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在央視《新聞1+1》節目中透露:我國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9000億。王錫鋅提供的數位,讓央視主持人柴靜很吃驚,重複地問:“您再說一遍,是多少?”王錫鋅再次肯定地說:“公款接待、公費出國考察、公車,也就是‘三公’,一年9000億。9000億的概念可能相當於我們財政支出的30%。柴靜馬上問:“財政部不是公布29個億嗎?”王錫鋅答:“統計口徑不一樣吧,財政部可能指的是中央財政支出。”

王錫鋅2013年在微博中再次透露:我國公款吃喝、出國、公車開支的費用,現在一年高達19000億元。實際上,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行政單位的三公消費,往往能占整個財政支出的三分之一,楊錦麟在《天天看》第十期節目也曾透露,2012年我國三公消費己高達3.9萬億!看看各大城市乃至黨政機關周邊的高檔豪華酒店,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公款消費的現狀和趨勢。2010年至2013年,中國的餐飲零售額連續突破兩萬億大關,公款消費保守估計佔了六成以上。

公款消費在世界各國都存在,唯有中國最無度。在多數西方國家,由於有嚴格的財政制度和廣泛的輿論監督,官員們在公款消費問題上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有面臨下台的危險。在美國,國會和地方議會為了控制公款消費,不僅監管嚴格,還制訂了很多相關法律,其中以“牙籤法案”最為著名。根據這條法律,企業或者說客不得擺宴席請官員吃飯,只可以請他們參加酒會。酒會上所有的食品都只能用牙籤或者手指頭拿着吃(是以也有人稱作“指頭食品立法”),不得有正式的飯菜。

中國要根治屢禁不止的公款消費頑症,除了階段性反腐,還必須細化財政預算強化制度監督,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只有從制度上監督約束錢袋子權袋子,讓公款消費完全運行在陽光之下,類似的公款消費大吃大喝亂象才有可能得到真正有效的遏制。(有刪節)

--轉自作者博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