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49年以前中共關於政治、人權的言論

政治暴力

執政地位是執政黨的首要問題,有了政權,沒槍可以有槍,沒有人可以有人,丟了政權,就丟了一切,這是鬥爭的辯證法。然而,鬥爭有輕重緩急,主義固然重要,但當“主義”立穩腳跟後,“問題”就升為日常事務,執政成了解決問題的日常鬥爭;當“不向政治權威低頭”的民主黨和進步人士讓執政者實在不舒服時,就要解決問題,開始革命了。這個“命”是人命。

1944年3月,德國人民為了爭取民主、自由,在慕尼黑舉行了暴動。面對日益高漲的民意,納粹高舉“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大旗,限制新聞自由,不僅動用特務,採用種種見不得人的手段,還派坦克去說話,進行了鎮壓。——這是政治暴力。無獨有偶,1945年12月,中國昆明發生了“一二·一”慘案,青年學生出於愛國,要求民主,罷課反對內戰,赤手空拳遭到國民黨政府軍警武力的攻擊鎮壓,所謂的民主國家,連最基本的人權都沒有保障。屠戮之後,又以“共黨煽動”為名嫁禍於人。如果是出於民主,共產黨“煽動”一下又何罪之有?——這是一黨專政的結果。

當時,共產黨要求國民黨政府“立即釋放全國政治犯”,這是因為“政治”從來沒有“犯人”。黨的成員按章程行事,那是信仰,進步人士主張民主和人權,是出於良心和社會責任,是為民出力。維護社會穩定、讓人民幸福,是所有政黨的宗旨,在這一宗旨下殊途同歸,能幹什麼壞事?能做怎樣的犯人?執政者為了自己的“主義”行事方便,希望獲得更多利益,不能與之達成共識的,都被視為“犯人”,這又是私心作怪。政治乃國之大事,參與政治是利國利民的公益事業,“政治+犯人=政治犯”是天大的笑話,是愚民。

在一黨專政下,執政黨將自己視為正統,希望“安定”,在野者成了“希望天下大亂”的亂黨、邪教,是非法組織,危害治安,遭到取締,這是專制的特徵,也是獨裁者的共性。一黨專政,昔日的民主黨派成了專政黨,老百姓只好“二次革命”。只要一黨專政在,只要黨政合一,只要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不變,專制與民主的鬥爭就不會停止。指望政黨沒私心,那是天方夜譚。執政黨自律、人民監督,民主才能實現;有民主才談得上人權,生命才有保障。爭取民主,必須尊重人權。

民主是人民的事,也是政府的事,人民獲得民主,政府從中受益。政黨和政府本是兩個不同的組織系統,黨政必須分開,黨治必須結束。

人權箴言

昨天報載:慕尼黑在上周未暴動,“革命精神熾烈”,這是真的民意了,“納粹調集坦克出動鎮壓”。希特拉要有他自己的“民意”,就叫戈林去說話。真的民意出現了,希特拉就派坦克去說話了。——《新華日報》1944年3月15日

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的進步報紙,採取各色各樣的限制、吞併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派遣特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解放日報》1943年9月1日

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新華日報》1945年9月27日社論

這件慘案的事理至為清楚,責任也很分明:一般青年學生只不過激於愛國熱忱,憑了赤手空拳,起來要求民主反對內戰,究有何罪?而國民黨反動派竟採取殘暴手段,慘加屠戮,並在屠戮之後,為了“嫁禍”起見,還不惜含血噴人,肆意誣衊,居心惡毒以至於此,真是史無前例。但是人民是不會受欺騙的,人民是最公正的裁判者,國民黨反動派要想一手掩盡天下耳目,徒見其日益心勞力拙而已。——《新華日報》1945年12月7日

反動者企圖以“共黨煽動”,輕輕把“一二·一”慘案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是七日的新民報說:“學生罷課反對內戰,當地軍警出動鎮壓……,在這情形中誰是誰非,幾乎不待判斷”,“看昆明學潮慘案,受害的卻是赤手空拳的學生,他們既無武器,更非軍隊,而竟受到武力的攻擊”;“這次慘案卻證明基本人權無保障……政府當局亟須反省”。——《新華日報》1945年12月11日

立即釋放全國政治犯!嚴懲虐待犯人、毒殺犯人的兇手!未獲釋放的政治犯應切實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不準再有虐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為。——《新華日報》1946年2月18日

維持一黨專政的政策是建立在製造飢餓和災荒上的,所以這些救災的治本辦法,只有國民黨確定的和各黨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時,才能完滿解決。——《新華日報》社論1946年3月30日

現在,官方豢養的論客們更公然地企圖恐嚇人民,說國民黨是希望中國安定的,而共產黨卻希望天下大亂……中國共產黨,不但“要變不要亂”,而且正是要“以變止亂”……(國民黨)也是希望某一種“安定”的,但那並不是全中國的安定,並不是全中國人民的安定,而僅僅是他們坐在壓迫人民的寶座上的“安定”。他們那個小集團可以統治全國、為所欲為的“安定”……他們的統治“安定”了,中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會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沒有事做、沒有書讀、沒有說話的自由、沒有走路的自由、沒有住家的自由……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政!——《新華日報》1946年5月17日社論

在重慶被打得頭破血流的青年學生們的組織與行動也被當局宣布為“不合法組織……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締。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組織,是有益治安,而應力加保護。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法措施。讓我們在這個不合法的罪名下繼續奮鬥,一直到“人民的憲法”出現的一天吧!——《新華日報》1947年2月22日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頁

黨對政府的領導,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轄。黨和政府是兩種不同的組織系統,黨不能對政府下命令。——《董必武選集》第54-55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