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郭起真:蒙冀兩起十八年前的冤案使誰無地自容

十八年前(1996年4月9日),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毛紡廠年僅18歲的職工呼格吉勒圖和工友閆峰夜班休息時,聽到女廁內有人呼救,便急忙趕往女廁內施救。而當他趕到時,見一女子已經遭強姦後扼頸身亡。

隨後,呼格吉勒圖跑到附近警亭報案,不想卻被呼和浩特市新城公安分局辦案人馮志明,將報警的青年認定為殺人兇手。僅僅61天後,法院在沒有充足證據支持的情況下,判決呼格吉勒圖死刑,並予以立即執行。辦理此案的馮志明和諸多辦案警官,分別被晉陞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或榮立二等功到通報嘉獎的表揚,而認為兒子遭到錯殺的呼格吉勒圖父母,隨後走上常年上訪9年無果!

從以上這起十八年前的殺人案,不難得出以下答案:

一,2005年官方媒體公開報導“殺人惡魔”系列強姦殺人案兇手趙志紅落網後,主動交代了10起強姦殺人案的第一起,就是“4.9”女屍案。在媒體的強力關注之下,此案雖然進入重新調查的司法程序,而這個程序一走居然走了8年之久沒有結案。

二,呼和浩特市公安偵辦此案時急功近利、令利智昏,不惜明火執仗地將無辜百姓的生命,當作向上級邀功請賞的砝碼,在案發短短的六十一天,就將報警的十八歲青年槍斃!之後,全體辦案人都得到了陞官和嘉獎,而為被枉殺的兒子討個公道的父母常年上訪,迄今已達到了十八年,卻沒有為兒子洗清殺人的罪名?!這是否能夠證明惡警們暗箱操作、混淆視聽嫁禍於人和草菅人命卻遊刃有餘,個個能夠立功受獎和升官發財,百姓冤比竇娥也百口莫辯。而負有監管、督察的上級各公檢法司和各級政府的瀆職和犯罪!

三,辦案的警方如果具有最起碼的職業道德和最基本的偵察技術,在趙志紅殺人伊始,便準確地將其鎖定為殺人真兇,即便是沒有立即將殺人犯逮捕歸案,也能夠將正義之劍鎖定在罪犯的頭上,對其進行進行追捕,至少不會使殺人的真兇在犯下殺人之後,也能夠逃脫警方的追捕,而且能夠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地在社會連續殘忍地殺害十幾名受害人!公安將報案人當作殺人真兇槍斃,不僅導致了亂殺無辜所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無疑也給兇殘的歹徒繼續殺人,打開了暢通無阻的綠燈!

四,呼和浩特系列殺人兇手趙志紅歸案後,對4、9案的殺人經過做出極其詳細的交待,並且寫出“償命申請”書,無疑使呼格吉勒圖被枉殺的冤案峰迴路轉,但當地檢察機關卻置若罔聞,竭力的迴避,即便對趙所犯罪行一一進行核實後,辦案人員深知殺人真兇的現身,無疑使十八年前枉殺的十八歲的呼格吉勒圖,成為了眾矢之的關注熱點,本應立即啟動糾正錯案機制,積極主動地糾正枉殺無辜的冤案,然而卻反其道而行之,為了逃避舉世譴責、唾罵和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臆測只有立即將趙志紅進行滅口,方能使被屠殺的呼格吉勒圖罪行的證據永久的消逝!

所以,急不可待地將趙志紅綁赴刑場,妄圖故伎重演,如果沒有高層干涉,做出“槍下留人”指令,想必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公檢法製造枉殺無辜的血案,真的會因為再一次上演殺人滅口,而因槍斃了有良知的真兇,再次冤沉大海!

五,具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人,聽到呼救和發現凶殺案,立刻查看和報案,僅僅是履行了做人的標準,實乃是正常人的本能,然而卻因此而引火燒身,用年輕的生命付出了做人的昂貴代價!

六,人類社會儘管早已進入了文明社會,而在中國,殺人兇手和生存在社會最底層的廣大芸芸眾生,在生與死、罪來善之間,在一些無良無德和失去最起碼的監督的惡警手中,可以被隨心所欲地進行轉換!卻絲毫不用為此承擔任何的責任和受到法律的制裁!每一位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百姓頭上,都高懸着一柄隨時可以降臨到頭上的達魔克利斯劍!而這柄罪惡之劍,任何一位警察,將任何人鎖定為殺人嫌疑,甚至在極其短暫的兩個月期間槍斃!即便是殺人真兇現身,也會在“聰明”的“人民保護神”職權範圍內,“運作”的冤沉大海,死無葬身之地!任何人、任何政府機構,也不可能為其逃回一個公道。

閱此,想必每一位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中國人,都會不寒而慄和感慨萬端。在這片被無數周而復始的災難浸泡的土地上,一些不甘寂寞的“聰明”人,顯然就是將給他人製造痛苦、災難,甚至屠殺人民,當作邀功請賞和升官發財的捷徑,給無辜的百姓、給一個積極上勁、疾惡如仇的陽光男孩,扣上一個至死都不能洗清的罪名予以屠殺,而且被枉殺了十八年都得不到一個合理、合情、合法的說法?在這裡即便明火執仗地殺人,不僅會高官得做,風光無限,卻絲毫無須承擔後果,而做一件應該做的事,卻要付出寶貴的生命,既然如此,那麼還會有多少人會義無反顧的做人?

在依法治國的今天,應該依據法律的哪一條哪一款,給叱咤風雲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鬍某等人,定一個可以向人民交待的罪名和給全體國人一個公開、公正的交待?“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民保護神”公安機關這把雙刃劍,所掌握的生殺予奪的特權,執法犯法草菅人命,為什麼會暢通無阻了十八年,而被枉殺的百姓在這個“人民站起來,做主人”的國家裡,每一位公民都面臨著隨時被當作殺人真兇,綁赴刑場槍斃,是對這個社會的巨大嘲諷和揭露,還是在世界面前自取其辱,摑人前人後、人五人六人的臭嘴!

十八屆四中全會後,官方眾多媒體對此案進行了全方位報導,最近呼和浩特市法院,終於向受害人父母送達了遲到的立案通知書,為被枉殺十八年的無辜百姓徹底的平反昭雪指日可待,但是,一個不容忽視和最令人關注的是——十八年前製造這起冤案(而立功受獎)的全體辦案人,十八年前是以什麼證據,將報案人、一位年僅十八歲的呼格吉勒圖定為殺人真兇的?又是以怎麼樣的高超手段,使無辜的百姓“供認不諱”?公檢法司又是以什麼動機、什麼樣的證據,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執仗地屠殺無辜百姓,迄今也能逍遙法外?

河北省滄州市十八年前發生的特大殺人案

無獨有偶,就在十八年前呼和浩特市發生殺人案之後(兩個月,即1996年6月),河北省滄州市水月寺小區發生了一起特大殺人案,一對即將走入婚姻殿堂的青年,在住宅內被歹徒殘忍的殺害、肢解,並將所有的財物洗劫一空。六天後,滄州市電視台全天滾動播出公安機關破獲特大殺人案,被抓獲的特大殺人案的嫌疑兇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近鏡頭,頻頻在電視屏幕上出現。

然而,又有誰能夠想像得到在河北滄州被媒體炒得的沸沸揚揚、人人皆知,並引起軒然大波的特大殺人案,幾天內就峰迴路轉,演變成了“警方破獲特大殺人案,並抓獲殺人兇手”,而成為了家喻戶曉的特大喜訊?!

河北省滄州市公安機關真的具有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迅速破獲特大殺人案的神功?還是和滄州新聞媒體沆瀣一氣,處心積慮地編造了一個聳人聽聞的天方夜譚,來愚弄、欺騙數百萬的滄州人民?我經過詳細的調查了解、推理,立即斷定這是一起漏洞百出、混淆視聽、精心編造的瞞天過海的彌天大謊!

1998年4月8日我實名將原河北省滄州市新華房管所所長馬桂臣利用職權,侵佔本人早已出售的三套公有住宅和自己四年來,因為舉報遭到了停職檢查、扣發工資、多次關押、判刑和開除公職,及用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滄州特大殺人案的涉嫌人王氏兄弟殺人的無罪推理分析,撰寫的數萬文字(83頁稿紙)用挂號信(0839)(於2002年北京召開十六大前,已被滄州市新華公安分局查扣)!分別寄往中央電視台(轉原擔任總書記江澤民)和《南方周末》。

當這些被滄州報紙、電視全方位地鼓吹成為“訓練有素的神探”們得知,98年四月向最高領導人和媒體揭露案件真相,使其煞費苦心炮製的天方夜譚大白於天下,便像條發了瘋的惡狗,對而舉報人及全家進行軟硬兼施,甚至喪心病狂、無所不用其極地進行曠日持久地殘酷打擊報復。

98年新華區政府竟然用政府的名義,向滄州市新華公安分局和派出所下達紅頭文件,派出二十幾名警察對舉報人進行非法監視居住,滄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隊長大言不慚地狂妄地向本人叫囂:“只要你不再控告你們所長馬桂臣利用職權竊取三套公有商品樓房,不再對所判的緩刑上訴、申訴,也不在撰寫文章涉及河北滄州的特大殺人案,我們可以恢復你的工作。最後還說:我與你們所長馬桂臣相當熟悉,與姑爺(在滄州市房管局工作)關係也不錯。”形成了政府和公安部門的權威人士,為違法違紀的政府官員和草菅人命的惡警保駕護航,而向上級舉報和揭露真相的人,卻成為了被監視、威脅和打擊的對象!

也正是這些“人民保護神”向本人炫耀是滄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隊長,對本人進行非法監視居住等一系列的打擊報復,妄圖以勢壓人,掩蓋將無辜的百姓當作特大殺人犯的滔天罪行,在此期間也使兩名無辜百姓在看守所遭受三年地獄般的煎熬,99年無罪釋放時,一名受害人的母親早已氣絕身亡!

綜上所述毋庸置疑,河北省滄州市政府和公安機關少數人,喪心病狂地共同對舉報人進行無所不用其極的殘酷打擊迫害期間,喪失了立即糾正此案和和追捕特大殺人案真兇的寶貴時間,而繼續以嫌疑特大殺人案的殺人兇手關押兩名無辜的百姓三年,至到99年無罪釋放,從而導致了一名受害人母親早已氣絕身亡的慘劇發生!

倘若在央視電視台和上級政府的關注和強力督令下,對非法關押的無辜百姓採取必要的措施或立即釋放受害人,至少在98年對舉報人進行非法的監視居住之前,立即釋放受害人,顯然絕對不會造成受害人母親的死亡!而恰恰是政府和公安機關妄圖掩蓋其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並且妄圖用對舉報人進行殘酷地打擊報復,迫使舉報人對公安將無辜的百姓當作殺人真兇關押保持沉默,從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使得受害人母親的氣絕身亡!

有道是謊言重複一千遍,就可能成為真理!但是,你只要犯下的錯誤和罪惡,即便是用一千個、一萬個錯誤和罪惡來掩蓋,也只能弄巧成拙和欲蓋彌彰——任何錯誤和罪惡都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河北省滄州市政府和公安機關,為了掩蓋十八年前精心炮製的彌天大謊,竟然動用公權對我及全家進行曠日持久的打擊報復:每逢中央召開會議,即便是滄州市公安機關舉行活動,也要對我進行暴力人身自由限制,99年過年前,涉嫌殺人的兩名無辜百姓雖然無罪釋放,事實也證明本人向媒體舉報的事實早已得到了印證,但滄州市新華公安分局卻一而在、再二三地進行掩耳盜鈴的欲蓋彌彰,分別於2000、2001年兩次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暴力綁架做精神鑒定、暴力搶劫財物、秘密竊取上訪的重要物證!對我全家進行跟蹤、恐嚇、騷擾,甚至非法關押!2006年又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四年徒刑!忍辱釋放後,所居住的小區立即遭到非法強拆,所有的通訊遭到嚴重的非法地騷擾,每逢中央召開會議均受到非法的監視居住(見照片),上網電腦遭到破壞之後,身份證也被禁用(http://www.hidor.org/Blog/Bg2018/Bg20180038.php和到河北滄州市公安局抗議的照片http://user.qzone.qq.com/1505698042/4)!街道和派出所,經常的跟蹤、入戶騷擾!(http://user.qzone.qq.com/1505698042/2)聊天的空間和微博至今被嚴密的控制,不能正常的上傳文章和照片,甚至連遊覽器都不能打開!?2014-11-20上午本人到河北省巡視組下榻的賓館上訪,遭到數名不明身份人的暴力阻攔,妄圖阻止上訪人會見省巡視組。一位聲稱領導的人氣焰囂張地指揮人進行錄相,一邊暴力推搡即將走入電梯的叢玉玲(手機18931720823(趙淑珍手機13785811610)。

在河北滄州這個林沖發配,草寇出沒的地方,你即便是說了一句應該說的話、做了一件本應該做的事,全家都要遭到來自政府和公安的殘酷迫害和打擊,可見邪惡勢力的猖獗,達到了空前絕後、登峰造極的地步!邪惡勢力如此的猖獗,無疑也是對現實和諧社會的巨大的嘲諷!

最為可笑和令世界震驚,且不能容忍的是,由於十八年前發生在滄州的特大殺人案沒有得到公開、公正的處理,製造人命血案的惡警逍遙法外,且沒有受到應有的嚴厲懲罰,不僅導致惡警們對於舉報人和全家進行了十八年的殘酷地打擊報復,也使這些“英勇善戰的人民保護神”,找到了邀功請賞和升官發財的捷徑,在河北滄州2009年再次發生殺人案之後,逮不着殺人真兇,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韙,再一次故伎重演,將被殺害人的丈夫(一位老師),扣上殺人真兇的罪名關押兩年,至到2010年無罪釋放。此案且沒有看到當地政府對此做出任何的解釋?!

在人心不古,或者說道德泯滅的大陸,儘管所有的媒體都在大張旗鼓弘揚什麼正能量,竭力地歌頌見義勇為和為民請命的事例,但在社會上卻有一種約定俗成,甚至可以說泛濫成災、將中華民族推向萬劫不復深淵的齷齪行為,在陰暗的角落涌動。既在他人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他人遭到人為製造的災難面前,只要沒有直接的給自己帶來不幸或災難,都會心照不宣地恪守着明則保身、麻木不仁的消極態度;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且應該有責任或應該有擔當的去維護正義和公道,也能夠恬不知恥地裝聾作啞、無動於衷,但是,而為了維護面子、陳規陋習、醜惡的靈魂,或僅僅為了得到一絲一毫的利益,即便是蠅頭小利,也要將自己的假面具、道義、責任和擔當拋到九霄雲外,甚至爭先恐後地積極地充當一個喪盡天良的千古罪人!

其實,最為可笑和令人匪夷所思的還是,我們有那麼多的黨員,有那麼多的媒體,有那麼多的網絡監督員,而且我們還有那麼多的剛正不阿、嫉惡如仇的正義化身——記者,各級信訪機構“以人為本”、“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更不能忽視的還是我們有那麼多的政府,政府領導下又有那麼多的紀檢、公檢法和維穩大軍,為什麼河北滄州十八年前的殺人冤案,得不到的重視和解決?為什麼在互聯網如此普及的今天,我公開發表了如此多的揭露文章,卻得不到各級政府的重視?

我們的各級政府官員、記者和有頭有臉冠冕堂皇的人物們,在互聯網日益普及的今天,面對河北省滄州市特大殺人案真相和我公開揭露真相的數十篇,《河北省滄州市政府是包庇、縱容屠殺百姓的罪魁禍首》,《滄州市政府督導惡警殺人》,《給南京偵察搶劫殺人的警察支一着》,《海峽兩岸相同的案件,不同的結果》,《中國人怎麼如此地“二”》《中國人真的不如禽獸》,《〈黑河監獄〉和河北省滄州市特大殺人案》《誰敢肆無忌憚地狂掌習近平的嘴》等等等等,僅給當時擔任總書記江澤民的公開信,就高達十二封!卻能夠置若罔聞熟視無睹,能夠在電視上,在任何一個大庭廣眾場合,都能夠大言不慚地說出“中國人民站起來”、“以人為本”、“人民當家作主”“中國夢”和扮演成為正義和真理的化身,大張旗鼓地宣揚鶯歌燕舞的太平盛世,而殘酷的現實社會,政府和惡警卻肆意地屠殺人民?!甚至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遲遲得不到法律公正的處理?

為什麼夏俊峰、胡佳、胡長海、丁漢忠(2013年9月25日,丁漢忠家被強拆,他被幾十歹徒圍毆,頭上被歹徒用鐵掀鏟開10多公分的口子血流如注,歹徒們還狂妄地叫囂“整死你”!丁漢忠順手拿起身邊鐮刀自衛,被砍傷的兩歹徒不治身亡。2014年7月28日,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居然認定被歹徒毆打,生命受到極大威脅的丁漢忠故意殺人,立即執行!!)這些敢於挑戰邪惡、惡警和為民請命的人,都會從重、從快、從嚴地實施最嚴厲的懲罰,而舉報惡警光天化日之下地屠殺人民,卻遭到曠日持久的殘害,挑戰法律的尊嚴,使公平、正義蕩然無存,這些做為知法懂法,卻利用職權、特權,明火執仗地屠殺人民的惡魔,即便是執法犯法犯下了不能饒恕的駭人聽聞的滔天罪行,即便是被官方公諸於眾,不僅能夠逃脫法律的最嚴厲的制裁而逍遙法外,而且也能夠因為執法犯法草菅人命而升官發財!

為什麼敗逃到台灣的最高領導人,獲悉十八年前司法部門枉殺了江某伊始,立刻率政府相關部門向全體人民公開道歉,並且公開鄭重地承諾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哪位聽說或看到了台灣出現了類似事件發生?我可以懸賞十萬獎勵,當然在這裡我斗膽“獎勵”台灣的主持正義之士,在大陸,也只敢懸賞比河北省滄州市更二的警察);為什麼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能夠為被地鐵碾壓而死的一隻流浪狗,奮起抗議,為一禽獸的生命鳴冤,我們的最高領導人和普通百姓,與在同一塊土地上生存的人,面對被惡警枉殺的人民,在面對一個個無辜的百姓被槍斃,卻能夠麻木不仁、安之若素,甚至無動於衷呢?難道中國人都來做一個任人宰割的禽獸或奴隸,才是共同做“中國夢”的“特色”?

台灣、香港與大陸,同樣是中國人,為什麼會有如此懸殊的差異?我們的精神和靈魂,為什麼呈現出了如此毀滅性的沉淪?難道共產黨統治下的政府,視惡警隨心所欲地屠殺人民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甚至裝聾作啞,就能夠使億萬人民做“中國夢”,而且也能使共產黨的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嗎?

眾所周知,十八大之後,各級政府、媒體都在大張旗鼓地弘揚所謂的正能量,都在異口同聲地加大了反腐力度和依法治國,特別十八大四中全會以來,中央和信訪都發佈了一系列關於信訪方面的指示,習近平說,“執法不嚴、司法不公,一個重要原因是少數幹警缺乏應有的職業良知。許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專業知識,憑良知就能明斷是非,但一些案件的處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各行各業都要有自己的職業良知,心中一點職業良知都沒有,甚至連做人的良知都沒有,那怎麼可能做好工作呢?政法機關的職業良知,最重要的就是執法為民。”

即便是少數幹警缺乏應有的職業良知和做人的良知,導致了一些不應該發生的冤假錯案,想必我們的最高領導人和各級政府,及一個個人民的勤務員和公朴,絕不會泯滅了良知或無視人民的生命、目睹無數人民遭受的災難周而復始的重蹈覆轍,放任和縱容邪惡勢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對人民有恃無恐的凌辱和屠殺,而無動於衷,想必一定會像嚴肅處理內蒙呼和浩特市十八年前的冤案那樣,嚴肅地處理河北省滄州市十八年前的特大殺人案,給被愚弄、欺騙的數百萬滄州人民和全國人民,一個公正、公開的交待!

後續:由於本人撰寫的數十萬紀實作品手稿(一尺多高),被河北省滄州市新華公安分局非法扣押,出獄後將撰寫的十三萬字紀實手稿,寄給一位尊敬的記者,出乎意料的是,無意中看到了此稿,早在一年前竟然發表在新唐人網站。http://cn.ntdtv.com/xtr/gb/2013/05/25/a903560.html),真的又驚又喜,驚的是這十三萬的自傳體幾乎是一蹴而就,且不說什麼文采或邏輯,即便是最基本的寫作知識也不具備,真的有汗顏的無地自容的感覺。幾次打開自傳體,卻沒有勇氣去游覓魂牽夢縈、刻骨銘心的過去。雖然那都是自己屈辱人生的真實寫照,並且常常為此感到欣慰和自豪,但是,卻真的沒有絲毫的勇氣去看那些被屈辱浸泡的不達意、醜陋不堪的文字;喜的是我所遭受的奇恥大辱——“醜媳婦”,終於見了“公婆”。

為了彌補不足和遺憾,在最近的一年時間內,對自傳體進行了反覆認真的修改、整理出二十三萬字,暫定為《貴族的淫威》一書的上冊。在此誠徵出版商和有興趣的作家,將此紀實作品改編成電視劇或電影劇本,進行紀實攝製。因為大陸出版或發行的電視劇、電影,幾乎都是清一色的“正能量”,即便是浙江湧現出的全國十大警察製造出的叔侄殺人案,也能夠被當作為此人歌功頌德、樹碑立傳的精典昭告天下!即使是東窗事發,即便遭到全世界的譴責,引起軒然大波,也能夠成為忽略不計和不宜擴散而不了了之!

鑒於本人在艱難的上訪的二十多年期間,臨到唐山、佛山朋友的大力相助,特別是在2006年5月被河北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四年徒刑期間,得到境內外眾多愛心人士的精神和物質上的大力支持(恕不一一贅述,況且有許多支持我的人,迄今連姓名都不知道),為將這份無私的愛義無反顧地傳遞下去,願意畢生關注和支持那些被枉殺的聶樹斌、呼格吉勒圖和河北滄州三名曾被公安認定為殺人犯關押及為此氣絕身亡的母親,並將其屈辱悲慘的經歷,真實地收錄到作品中,為邪惡立此存照(照片中人,是我在北京遇到的古稀之年老人,他被當地公安認定為殺人犯,迄今在北京上訪已達三十多年。)

儘管深知自己執意表達的內容,與許許多多遭受殘酷迫害的案例相比微不足道,自己的文字功力也非常的有限,但是,在這塊土地上只要還有一個人,遭遇到了不幸和恥辱,我們大家都有責任為其鳴不平。而且我能夠深深地感到,自己不僅是向諸多德高望重的長者傾訴衷腸,也是將所遭受的屈辱和惡警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理直氣壯地向全世界控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