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楊鈺瑩: 喜歡的人太多 對愛情永遠都存有渴望

楊鈺瑩被問到“你還在渴望感情嗎”時,回答道:“當然每個女人都會渴望感情,這是生命原始的需要。”

楊鈺瑩在《音樂大師課》上完成了做老師的心愿。

楊鈺瑩

1月29日報道“大家好,我是楊鈺瑩,祝大家羊年都快樂得像個懶羊羊,漂亮得像個美羊羊”。當記者在北京衛視音樂教育真人秀《音樂大師課》的後台見到楊鈺瑩時,她正在臨場發揮對着鏡頭給觀眾拜年,說罷,還不忘“咩咩咩”地嬌嗔了幾聲,並做出一個調皮的動作。

目睹這一瞬間,不少人都想起了志玲姐姐。確實,楊鈺瑩就和林志玲一樣,高齡卻又“無齡感”,甜美但又不煩人,讓人憐愛卻鮮少緋聞。因此,當楊鈺瑩和曹格、韓磊、林志炫三位同場嘉賓坐在一起時,她真的像個小女孩一般,或者按她自己的話說,“像一個能和小朋友打成一片的音樂老師”。

她確實非常像一個好老師,《音樂大師課》上有位小朋友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時,她會感動到抽泣,而遇到小男孩調皮時,她也能板起面孔訓話,要一起玩的時候,她也能以姐姐自居“玩得昏天黑地”。

只是,既然這麼喜歡小孩,就沒想過自己也生個小朋友嗎?聽到這個問題,崗崗(楊鈺瑩昵稱)笑着表示:“有時候看到姐姐生的龍鳳胎好羨慕,因為我心裏也住着一個小男孩、小女孩。”不過,楊鈺瑩又馬上強調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如果你可以得到(小孩)你是很幸福的,如果你不能得到,會有另外的幸福等着吧。”

老師楊鈺瑩

用春風化雨般的心去愛孩子

熟悉楊鈺瑩的,都知道她其實是正規的師範學校畢業的藝術生,畢業後,她的理想是做一名幼兒園老師,“女孩子的母性是與生俱來的,那時覺得,帶着小朋友唱唱歌、跳跳舞,多開心啊。”可實習過後,她卻發現自己更適合演唱,她跟隨南昌籍音樂製作人吳頌今南下,開啟了當時最常見的成名之路:歌廳駐唱——出翻唱專輯——出個人專輯。

不過楊鈺瑩心中仍有一個老師夢,而且作為唯一的“女教師”,她充分地發揮了自己耐心和細心的一面,被小學員們親切地形容為“像姐姐一樣”。

新京報:你一開始答應來錄節目是因為什麼?

楊鈺瑩:我覺得70%到80%是因為孩子,其他20%是與音樂有關。我看到小孩子就像看到我自己,我從小也是像他們一樣背着小書包,上完學就跑到少年宮去集訓音樂,然後在舞台上唱歌,很冷的天也要穿裙子,然後老師還說唱歌的時候要把手擺好,所以我看到他們小小年紀站在舞台上很緊張的樣子,還要一直提醒自己要勇敢,就想起我自己,我就是像他們那樣長大的。

新京報:那你是來圓夢的?

楊鈺瑩:對,所以我希望可以通過這次跟孩子們的相處來愛他們,以此來彌補我童年的遺憾,因為我太了解他們了,我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新京報:聽說你之前學師範的?

楊鈺瑩:我覺得孩子們的眼神、他們的笑容是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也是這個世界能保持純凈的原因。我小時候的理想也是做幼師,而這裡也有六歲的孩子,所以這次好像是完成了心愿。

新京報:那你的教學風格是?

楊鈺瑩:其實我小時候碰到過很嚴肅的老師,所以我個人喜歡用春風化雨的方式去對待孩子。我覺得小朋友們那種純潔的面孔以及對你那種熱切期待的眼神,完全是100%信賴的目光,還有對你的那種依賴,我覺得好像都要讓我融化了,所以我只能擁抱他親吻他,讓他完全信賴我,有我在就不用害怕,我就是這樣跟他們講的,在台上就快樂地歌唱好了。

新京報:你擔心自己教不好嗎?

楊鈺瑩:不會啊,我本來就是學師範的,而且實習過,又一直碰到不錯的老師,無論從學生的角度還是從老師的角度,我都有比較深切的體會。

新京報:那你覺得其他幾位是什麼教學風格呢?

楊鈺瑩:林志炫樣子太斯文,像語文老師;曹格像地理老師,他看起來就像走遍了世界的感覺;韓磊大哥很有底蘊像個歷史老師,只有我才最像音樂老師。因為通常音樂老師都是女老師,而且通常孩子們都喜歡,音樂老師很美麗、很快樂,對他們也很好,從不嚴肅,所以我覺得作為唯一的一位女老師,就是給他們春天般的感覺吧,這是男老師做不到的。

女人楊鈺瑩

對愛情永遠都存有渴望

嗓子好,又長得美,天賦在那個年代也非常不錯,五歲已經用小木琴敲齣電影插曲,小小年紀就不停地得獎,最終成了大陸第一代玉女。之後又因為謎一般的愛情,遠遁熒屏,那個時代的巨星,就此帶着故事隱形於世。十年之後,楊鈺瑩藉助《年代秀》正式復出,之後連續上了多檔綜藝節目,並出了新專輯《遇江南》——只是,《遇江南》僅賣出兩萬張,相比當年顛覆時期的《月亮船》(100萬)、《捨不得忘捨不得放》(480萬)要遜色很多。

可那又如何呢?在楊鈺瑩看來,她更多的只是在享受音樂帶給自己的感動,同時,她也“相信純粹的音樂會再次得到喜愛。”

新京報:《月亮船》、《輕輕地告訴你》都很柔美,有一種兒歌的感覺。

楊鈺瑩:真的,真的,那些歌曲其實真的就是兒歌,都是很純真的、很可愛的歌曲。像《月亮船》就非常輕鬆、愉快,小孩子就喜歡這樣的世界,帶點童話色彩。

新京報:感覺你小時候就是文藝委員,還經常主持班級活動。

楊鈺瑩:主持很少,其實我小時候是很害羞的,而且還有一點自閉,可能恰恰是因為如此,所以所有的心都向音樂打開了。

新京報:那你是什麼時候覺得自己變得大膽起來的?

楊鈺瑩:別看我雖然不斷地在成長,有的時候還是會很害羞的,這是天性使然,當一個人慢慢成長了,然後認識了這個世界,認識了自己之後,才會有……

新京報:安全感?

楊鈺瑩:對,那種安全感是來自於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識。不過現在還是有些事情會讓我害羞,比如說見到自己喜歡的人,聽到自己喜歡的歌,看到自己喜歡的書,哈哈哈,可能那不是害羞而是心動。

新京報:那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楊鈺瑩:我喜歡的人太多了,非常多。

新京報:最近一次害羞是什麼時候?

楊鈺瑩:經常會害羞,譬如有的時候我的同事照顧我很辛苦,然後我也不斷地跟他們提出一些要求,因為我非常需要他們,我就會覺得自己有點害羞。

新京報:呃……

楊鈺瑩:你是說愛情嗎?

新京報:對啊,你還在渴望感情嗎?

楊鈺瑩:當然每個女人都會渴望感情,這是生命原始的需要。婚戀對一個人來說太重要了。我問過那些婚姻特別順利、非常幸福的閨蜜,我說你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觀,她們都說沒有。碰到了就結,就生了。

新京報:那你覺得哪個時候是安全感最強的時候?

楊鈺瑩:小時候很有安全感,但是因為那時候傻,不懂得什麼叫不安全,當漸漸長大以後接觸了這個世界,會發現確實會有一些不安全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會經歷青春裂變和痛苦的成長,慢慢長到自己成熟了以後,才會再一次找到安全感。

新京報:我之前遇到過一個認識你的朋友,感覺他說起你非常憐愛,還囑咐我不要問得太為難,感覺大家對你有保護欲。

楊鈺瑩:可能我長得很柔軟吧,而且我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我覺得,我是個非常坦白的人,所以也不懼怕什麼問題。

新京報:那你有遇到過那種自己想保護他的異性嗎?

楊鈺瑩:會啊,我覺得每個女生都會有這樣的經驗,覺得怎麼這麼大的男生,還有這麼柔弱的一面。

阿姨楊鈺瑩

生活規律是巨大的優點

在隱退的那幾年,楊鈺瑩和媽媽、姐姐全家人住到了一起。影影綽綽地有人在澳洲見過她,有人在深圳見過她,據她自己介紹,看書、唱歌、健身,逛逛超市,規律的生活,讓她非常安心。

尤其是,她的姐姐幾年前生了一對龍鳳胎,他們是她生活里“幸福的小源泉”,只是,楊鈺瑩就沒有想過也擁有自己的孩子?

新京報:聽說你看一個小朋友唱歌哭了?

楊鈺瑩:有一個六歲的孩子在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所有的老師都哭了,因為他才那麼一點點,像小棉花一樣,他慢慢地把這首歌唱出來,一點都沒有修飾,太感動了。

新京報:看到這些孩子,你會想到自己要一個嗎?

楊鈺瑩: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緣分,所有美好珍貴的事情都是不能強求的,如果你可以得到你是很幸福的,如果你不能得到會有另外的幸福,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強求,去期待吧,我覺得我期待這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

新京報:那如果有機會的話,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呢?

楊鈺瑩:這是上帝送的禮物,是不能挑選的,都是獎勵。

新京報:或者一男一女和你姐姐一樣?

楊鈺瑩:好啊,這樣真的很美好。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心裏住了個小男孩和小女孩。(怎麼說?)這是一種理想吧,就是說本來這個世界就是一個男生跟一個女生組成的,這是我心中的完美。而且我希望無論我到哪個年齡,都能夠保持孩子的純真,保持對這個世界的期待,永遠都要去探索想要了解,這是我從孩子身上學到的,就是他們的初心,只有一顆純真的心才能更好地去感受世界。

新京報:那你有做過心理測試,自己的心理年齡有多大嗎?

楊鈺瑩:心理年齡?我覺得彈性很大啊,我可以跟小孩子瘋玩,那時候已經忘記我幾歲了,感覺回到了童年。不知道是不是做音樂的緣故,會很敏感,所以我覺得我的心態一直有的時候童年,有的時候少年,有的時候青年甚至有的時候會去到老年。

新京報:什麼時候老年?

楊鈺瑩:當你思考一些比較深的哲學問題的時候,基本上那個時候已經去到老年。

新京報:聽說你每天都11點左右睡覺,但也有人吐槽說你的生活像老年人,哈哈。

楊鈺瑩:吐槽?拜託,這是個巨大的優點。

新京報:我在想如果你自己的生活太規律了,不去讓別人破壞,會不會導致在情感上融不下別人進入?

楊鈺瑩:我只是有一個良好的作息,但是不是說一成不變的,我希望的生活是簡單而豐富的,甚至是流動的,我是最怕一成不變的。其實,如果遇到很快樂的、很豐富的朋友,有的時候我也會跟他或他們玩到半夜3點回來,但是如果有工作是絕對不可以的。

新京報:你和你姐姐的孩子們在一起時是什麼樣的?

楊鈺瑩:有的時候他們會說更愛姨媽,所以他媽媽會吃醋,哈哈哈。

新京報:你有管他們什麼的嗎?

楊鈺瑩:很少,我都是跟他們平起平坐,非常尊重他們的想法,不會把他們當一個小東西去看。有時候他們會告訴我一些不告訴他們媽媽的話,比如朵朵會說,姨媽我們班上有一個男生說我是班上最美的女生,我就說太棒了。他們才五六歲啊,太可愛了。

新京報:他們像你小時候的感覺嗎?

楊鈺瑩:我覺得女生有一點點像我,她也是大眼睛。

新京報:那你喜歡她長大了是甜美系的嗎?

楊鈺瑩:我覺得只要有正面積極的能量,她怎樣都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