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官媒曝中共器官移植醫生受國際社會懲罰

日前,大陸媒體引用央視有關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揭秘1月1日停用死囚器官的文章,其中為 當下國際社會曝光及譴責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開脫罪責,並透露了中國移植醫生遭國際的「三不」懲罰。文章藉以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性地在移植手術中 使用死囚器官的國家,用於掩蓋中共在1999年後有目的、有計劃、系統地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非法牟利的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

日前,大陸媒體引用央視有關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揭秘1月1日停用死囚器官的文章,其中為當下國際社會曝光及譴責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開脫罪責,並透露了中國移植醫生遭國際的“三不”懲罰。文章藉以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性地在移植手術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國家,用於掩蓋中共在1999年後有目的、有計劃、系統地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非法牟利的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

中共活摘器官官媒曝中國移植醫生遭國際懲罰

澎湃新聞12日引央視新聞報導,在官方層面利用死囚器官移植仍是一個長久沉默的禁區。文章引黃潔夫的話說,器官捐獻領域最大的“有法不依”就是針對死囚的器官使用問題。但文章為中共長期活摘人體器官罪開脫責任,以法律有漏洞為由指責這是國外拿來攻擊中國的一個主要抓手,以不透明和想像空間為由使器官移植領域的中國醫生在國際上被孤立的說辭來為參與活摘者開脫罪名,以博外界同情。

對於器官移植,黃潔夫罕見承認,國際社會對中國採取“不接受、不發表、不合作”,即“一個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生不能夠、不允許參加世界的器官移植組織;中國有關器官移植的文章,包括臨床在內,在所有國際著名雜誌一律不準發表;中國的學者不能在世界舞台上闡述、演講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的成績。”黃潔夫說。

針對中共無法提供合法、透明的器官供體來源有違人倫道德,2011年,國際著名醫學專業雜誌《柳葉刀》對中國死囚器官移植問題呼籲:國際學術會議拒絕接受來自中國的相關論文;同行評審期刊拒絕發表來自中國的相關論文;國際醫學界應該拒絕與中國合作進行這類器官移植的研究。

中共對器官來源說法數度改口掩蓋罪行

2005年黃潔夫首次承認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之後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都對使用死刑犯器官矢口否認,聲稱“假新聞”、“攻擊中國的司法制度”等。

2006年3月,有關中共濫殺無辜、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報導在海外首次被曝光。2006年11月,中共官方改口,統一按照一年前黃潔夫的說法“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近兩年,黃潔夫又高調宣傳中共積極建立全國器官移植和捐獻體系,兩年後器官移植不再依賴死刑犯。美國著名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對此指出,中共希望以此一筆勾銷活摘罪行:“這根本不是什麼醫療改革,而是掩蓋罪行,妄圖改變話題,換取時間來掩蓋他們犯下的反人類罪。”

活摘器官罪國際曝光中共急建“法律框架”欺騙國際社會

央視這篇新聞內容還特別列舉使用死囚器官“有法不依”致中共建立“法律框架”:一是2007年的《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二是2010年的《刑法修正案》的器官買賣罪;三是2013年的《人體捐獻器官獲取和分配的規定》。

但是讀者不難發現這三個所謂“法律框架”,都正好對應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國際社會曝光後不久的敏感時間段,凸顯中共在面對世界輿論譴責的巨大壓力下所採取的欺騙手段,用來掩蓋罪責。

2007年前:2006年3、4月,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ANNI)和新聞工作者皮特(PETER)首次公開現身,向國際社會指證中共在勞教所大規模盜賣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震驚世界。

2010年前:2009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發行了新書《血腥的器官摘取》。作者是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及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該書公布了作者幾年來調查收集到的大量詳實的關於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活體摘取器官的證據。最後得出結論,這項指控是真實的。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發生過的邪惡”。

他們表示,“經過調查,我們還是收集了數量驚人的承認證詞”。“我們的結論是,大規模強行掠奪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已經發生,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我們斷定,自1999年以來,中共當局及其分佈在全國各地的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已處死了大量法輪功良心犯,但具體數目不詳。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腎臟、肝臟、眼角膜和心臟,都被強行摘取並高價出售,有時出售給外國人,這些外國人在自己本國往往要長期等待有人自願捐獻此類器官。”

2013年前:2012年9月12日,在美國國會曾舉辦“中共活體摘取宗教與政治異議人士的器官”聽證會,聽證會的證詞涉及“中國的醫院和醫生強制從被囚禁者,據稱包括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藏族和家庭基督教徒身上活體摘取器官。”

2012年9月18日,兩個國際非政府組織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提出要求聯合國緊急調查發生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及被盜賣的人權慘案。時任《大紀元》總編郭君應邀發言曝光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及盜賣慘劇。

2013年12月迫害法輪功核心機構“6•10”頭目李東生被拋出

到2013年底,全球54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50萬人聯署給聯合國的請願信,要求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就在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器官8天後,中共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前“6•10”辦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長的李東生被提前拋出,通告中罕見強調其跟迫害法輪功團體有關的三個隱秘頭銜,顯示現任高層意圖與活摘器官罪惡切割,尋求留後路。

國際社會通過立法等方式阻止中共非法器官移植

在法輪功學員15年來持續揭露中共邪惡真相的努力下,國際社會紛紛行動。從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澳洲、加拿大、美國等國家,都在通過立法等方式阻止或規範與中國有關的器官移植行為。

2014年7月28日,在舊金山2014年世界器官移植大會的醫生們紛紛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主辦方以醫藥倫理原因,拒絕了35名中國醫生參加。以色列最大醫院的心臟移植科主任雅各‧勒維教授表示,在中國發生的非法器官移植,違反了所有的道德和倫理,國際社會再也不能無動於衷。人文博士生費科瑞則表示,“強摘器官”超過了人權侵犯所有種類的總和。

2014年7月30日,由201名國會議員共同簽署的281號決議案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審議通過,要求中共政府馬上停止從所有囚犯、特別是從法輪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數族裔人士身上強摘器官,要求美國國務院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業(系統)進行全面和透明的調查等。

2014年7月9日,歐洲委員會部長理事會(the Council of Europe's Committee of Ministers)頒佈新公約立法禁止人體器官販賣,呼籲所有國家都來簽署公約,要求各國政府立法將非法摘除人體器官定為刑事犯罪,以便更有效的起訴販賣器官者,切實地對販賣人體器官的行為定罪並依法懲罰罪犯。

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一項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器官;並呼籲中共“立即釋放”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良心犯。

“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

2010年3月《南方周末》記者在《器官捐獻迷宮》採訪中山醫院副院長何曉順時得悉,“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這個時間曲線的背後蘊藏玄機。據《新紀元周刊》168期封面故事《揭開活摘器官黑幕》一文論證,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以後,到北京上訪而被逮捕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2000年是高峰期,當時有上百萬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其中很多再也沒有回來;有的被遣送回當地關押在各地勞教所後,在勞教所突然死亡或失蹤。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國媒體採訪時指出:“(中共)解釋說器官移植的來源主要是死刑犯是無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樣的話,那麼死刑犯的人數一定比認為的要高得多。”

2008年11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熱的興起與迫害法輪功幾乎同步,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憂慮。

按中共官方報導,2000-2008年器官來源的比例中,來自親屬間活體移植比例逐年增加,來自死刑犯的器官比例(不是數量)在減少,死亡自願捐贈的仍然是微乎其微。

1999年親屬間活體移植佔2%,2004年是4%,2006年是15%,到了2008-2009年,據《中國日報》引述權威人士說法,有40%來自親屬間活體移植,60%多的器官來自死刑犯,而死亡自願捐贈的從2003年到2009年只有130人。大陸《財經》雜誌2005年第24期稱中國“95%以上的供體是屍體,而屍體幾乎全部來自死刑犯。”

但在2003-2006年間,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意外,器官移植數量大幅度上升(每年有1萬2千到2萬例。)顯然,這是用死刑犯器官難以解釋的。

此外,組織配型要求是利用死刑犯的一大瓶頸,器官移植相同血型匹配的比例在30%左右;從醫學角度說,直系親屬之間HLA完全配型的概率是50%;而一般陌生人之間的配型概率在20%~30%之間。換句話說,可利用的死刑犯不會超過30%。

頻頻刷新的醫學記錄背後的人體器官庫

根據《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報告,中國多家醫院1999年後移植數量劇增,大多數醫院99年後建立了器官移植中心。其中,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1993~1997年完成2例原位肝移植。99年後移植數量劇增,截至2014年7月8日,浙大一院已做了1521例肝移植。

1977年7月~1999年12月,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實施898例腎移植,平均40例/年。截至2012年5月,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一院開展腎移植總例數達到3300餘例,目前每年開展腎移植手術280例,是99年前腎移植量的7倍。

此外,多家醫院多台移植手術成批同時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實屬醫學界前所未聞。2005年12月29號,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泌尿外科同時完成了7台腎移植手術。2004年的12月28日早晨至2004年12月29日凌晨,不足24小時,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完成了5台腎移植手術、2台肝移植手術。

根據大赦國際估計,2000年~2005年這6年間,有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術突然減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不得已整頓移植市場而出現的結果。

據美國衛生部報告,在美國等待腎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在2000年前的中國移植界也大致相同。然而2000年後,這個無法克服的醫學界記錄卻“奇蹟般”的被中國醫院頻頻刷新。比如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網站上公開宣布:腎移植最快1周,最慢不超1個月;平均等待肝移植時間為2周。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更快,平均等候供肝時間為1周。

2014年10月29日在杭州舉辦的中國器官移植大會,大會主席,浙大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鄭樹森一個人迄今即實施了肝臟移植1,080例,還曾創下同日連續完成5例肝移植手術,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的記錄。

國際醫學專家對於中國龐大的器官來源不禁疑慮深重,並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按需供給活體”令人不寒而慄。

追查國際最新報告7402名涉活摘器官醫務人員名單

2014年12月26日,《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對中共參與活摘器官的第三批追查名單,包括765家非軍隊系統的醫療機構7402名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

根據追查國際的系列調查,自2000年以來,大量健康的活體“供體”(即活人供體)是在被切取器官的過程中死去的,這些所謂的供體主要是被中共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切取和移植實為殺人手段。

調查報告說,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的中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的醫務工作者包括,但不限於切取醫生、移植醫生、護士、麻醉師等。按照基本的醫學倫理和國際器官捐獻常規,這些醫務工作者在提供可信和可靠的證據否定以上指控之前,應被視為觸犯群體滅絕罪、謀殺罪的嫌犯或目擊知情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