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邊界:畸形考評制度令高校教師成家奴

 

邊界:畸形考評制度令高校教師成家奴

柴春芽(左)及高曉濤。

最近,兩位詩人兼高校教師在個人微博上向學校的「逼遷」行動發起了挑戰。重慶郵電大學移通學院創意寫作中心教師柴春芽、高曉濤,先是被院方用顯然不公正、不合理的「學生評分」羞辱,接着,校方再出台一個競聘限制性條件排擠兩人。具體條件包括應聘教師必須與作協簽約,或有魯迅文學院和大學作家班受訓經歷,但與學歷無關。而柴春芽與高曉濤一貫以獨立作家自居,這種規定形同給兩人量身定做的「逐客令」,換句話說,即便學歷低,只要是體制的人,依然可以繼續留在高校。

至於究竟為何遭排擠,兩人並沒有明言。但發文中隱約提到,與學院內部的人事紛爭,以及兩人一貫的獨立姿態(比如在課堂上講授前捷克總統、共產時期異見人士和作家哈維爾作品)有關。兩人雖在移通學院工作時間不長,但根據二人自述,教學上可謂兢兢業業、盡心儘力。以柴春芽為例,一門課講下來,撰寫了六萬多字的課程講義,並且其中一部分已在國內文學雜誌《天南》發表。帶8個班,1000多學生,光是每學期期末改1千多份課程作業,已屬工作量超額。

無論校方這麼做的目的,是出於私人恩怨,還是打壓體制外作家,國內高校教育體制僵化,劣幣驅逐良幣,都是不爭事實。而且,畸形的學術考評,已讓許多有獨立觀點的年輕教師遭放逐,本該以學術為公器的學人,隨時有變家奴的風險。比如,幾年前陳丹青因清華大學招生制度僵化憤而辭職,接着,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教師張雪忠因致信教育部,建議取消高校馬列政治課而被停課。在西北政法大學,法學副教授諶洪果因政治觀點遭校方以職稱評定相威脅,主動脫離體制。最近,最近四川大學教師周鼎發表「自白書」,表示從此不再在川大開課。因為他堅信「講好一門課比寫好一篇論文重要」。

周鼎開玩笑說,如今大陸高校,「科研是自留地,教學是公家田」,結果便是,自留地鶯歌燕舞,公家田滿目蒼夷。由於高校教師晉級、評職稱,看重的是自身「科研能力」,但考評制度,論文發表數和承擔各級研究基金數量,如同「三座大山」,壓得教師尤其是年輕教師喘不過氣來。曾有教師開玩笑式地向校方發問:講好一門課能折算成幾篇論文?結果學院、教務處、校長都說不知道。無心教學的高校教師大有人在,專註教學的反而少。曾有南方一所重點大學的教授,上第一節課跟學生言明:「我上課好不好,你們聽不聽都無所謂,因為我已經拿到教授了,對我沒有影響。」制度缺陷影響之壞,可見一斑。

即便學校表面上「重視教學」,所謂的重視也流於各種「數字管理」的機械化操作,且時常有民粹傾向。如這次兩教師挑戰事件,就是一個明顯例子。柴春芽授課嚴謹,給上課玩遊戲、作業抄襲的學生打0分。而如今高校老師學生「互不為難」風氣盛行,這樣嚴格要求的教師,往往難過期末「學生考評」那一關。也就是說,學校的考評制度陷入犬儒化,對嚴守師道尊嚴的教師全無保障,也讓校方打壓持異見觀點的教師,客觀上提供了「武器」。

在柴春芽的微博上,他的個人簽名文件是引用了一句話:不為自由、尊嚴和高貴的人性付代價,就要為奴役、乞求和猥瑣的病態人性付代價。只是,這個代價太高,無論對於個人抑或這個國家,都是這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