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關於大腦的10個誤解:昏迷病人並不能完全康復

對大腦的誤解正在傷害我們的孩子,也傷害着我們的健康、商業和真正的神經科學研究

北京時間12月1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世界各國政府都對神經科學研究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熱情,越來越多的金錢湧入這一領域。人類的大腦重量不過1400克左右,卻產生了記憶、感知,塑造了人的個性,也是眾多悲劇的來源。直到現在,關於大腦還有太多的未解之謎。更加不幸的是,對大腦的無知也導致了各種各樣的誤解和神話。在取得每一項真正突破的同時,也伴隨着揮之不去的騙局。

心理學作家克里斯蒂安?賈勒特(Christian Jarrett)寫了一本有關大腦的書,名為《大腦的重大“迷思”》(Great Myths of the Brain)。書中,他採用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對現代神經科學中的虛構和事實進行了分析。在宣傳這本書的過程中,賈勒特意識到,這些對大腦的誤解正在產生不可忽視的負面作用,不僅傷害着我們的孩子,也威脅着我們的健康、商業和真正的神經科學研究。

以下便是他列舉出來的十個對大腦的重大誤解。

1)世界各地的許多學校教師都對一些誤解深信不疑,例如可以將兒童分為左腦型和右腦型,又比如我們只使用了大腦的10%。這種情況令人擔憂。打個比方,如果一位老師認定某個學生是“左腦型”,並因此認為他缺乏創造力,那這個孩子就有可能無法接觸到有益的創造性活動。

2)與上面類似,教育活動家會將神經科學的發現移花接木,用於支持自己的理論。例如,心理學者利奧納德·薩克斯(Leonard Sax)就創辦了全國單性公共教育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ingle Sex Public Education),宣稱女孩和男孩由於大腦的不同,需要分開接受不同的教育。賈勒特對薩克斯書中引用的一項關鍵研究進行了分析,發現薩克斯對研究中的試驗性結果進行了過度闡釋,並以此提出了毫無根據的主張。在2014年的一項綜合分析中,並沒有發現單一性別教育會給男孩或女孩帶來好處的證據。

3)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神經科學家維萊亞努爾·拉馬錢德蘭(V.S Ramachandran)對鏡像神經元進行了大量的炒作。他認為這些神經元推動了人類文明的發展,並提出受損的鏡像神經元系統是自閉症的根源。最新的研究顯示情況並非如此,也許是時候結束這一大腦“迷思”了。

4)對大腦的誤解還被用於證明關於性別的刻板印象。即使沒有不靠譜的神經科學研究結果,女性也已經受夠了性別歧視的困擾。2013年,有人根據一項靠不住的大腦連接研究稱,研究結果證明了男性更擅長閱讀地圖,而女性更擅長多任務處理。事實上,那項研究根本沒有涉及到這些活動。

5)對神經科學的偏見可以導致人們對現代技術產生恐懼。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蘇珊·格林菲爾德(Susan Greenfield)。她聲稱互聯網正在摧毀我們的記憶和身份認知,但事實上,現有證據表明情況恰好相反。最糟糕的是,她將互聯網的興起與自閉症診斷率的增加聯繫在一起,但科學家稱這二者實際上完全沒有聯繫。

6)大腦訓練公司經常對自己的產品進行毫無根據的宣傳。他們宣稱,只要參與他們的遊戲,就可以促使你的大腦健康產生革命性的改變,社交或閱讀能力的提高更是不在話下。2014年10月,數十位神經科學家發表了一份公開信,警告稱“誇張和誤導的宣傳利用了老年人對認知能力下降的憂慮”。

7)對昏迷的誤解也會給患者家庭帶來錯誤的希望。研究者對好萊塢影視中有關昏迷的描寫進行了分析,發現情況被描述得十分樂觀,已經脫離了現實。在那些作品中,病人從數年的昏迷中蘇醒過來後,幾乎安然無恙,而且常常有着古銅色皮膚,身體十分健康。事實上,大多數(甚至是全部)昏迷病人並不能完全康復。對於腦損傷、癲癇、阿爾茨海默病等有關大腦的疾病,也存在着許許多多的誤解。

8)精神疾病的“化學平衡”理論不僅是錯的,而且導致人們過多地關注精神疾病的生物學解釋。這聽起來似乎沒什麼害處,但事實上,已有研究表明,生物學解釋會增加病人的恥辱感,削弱他們對康復的希望。

9)在商業世界中,真實神經科學與神經騙局的混淆帶來了嚴重的問題。神經語言編程依然流行,但近期的一篇學術綜述指出,這一運動是“代表偽科學的垃圾。”與此同時,諸如“神經領導學”和“神經管理學”等新領域更多是披着大腦科學外衣的心理學;真正基於大腦的成果很少,而且通常所依據的研究十分不足。所有這些問題都可能使商業變得低效,甚至損害商業的發展。

10)為什麼記者們總是把“大腦”一詞放在標題中,而文章甚至與大腦沒有一點關係?現在的文章題目似乎已經不能再像“你為什麼拖延的秘密”或“科學解釋你對電子郵件上癮的原因”那樣,而是要把重點放在“你的大腦在拖延”,或“你的大腦已經上癮”上面。2013年,《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甚至寫道“神經科學指導與伊朗的談判”,事實上,文章內容全是心理學和歷史。對大腦概念的濫用助長了對真正神經科學研究的冷嘲熱諷,使我們對這一領域的研究變得不再感興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新浪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