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控涉嫌煽顛 其丈夫指蘇無罪不該被捕

資料圖片:中國婦權義工蘇昌蘭(圖中站立者)在一場村民大會上,鼓勵村民推舉自己心目中的候選人。(中國婦權/大紀元)

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女士12月3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批捕。她的丈夫陳德權收到警方的通知書,但警方沒有告知涉罪詳情。陳德權表示,妻子無罪。蘇昌蘭被警方逮捕至今近40日,警方不準包括律師在內任何人與她會面。今年以來,中國大陸已有不少人因被指「煽顛」被批捕。有分析指,當局此舉或為了減少律師會見當事人後產生的社會影響,加大對被關押者的精神壓力。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在被關押37天後,本周三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

蘇昌蘭的丈夫陳德權周五告訴本台,前一天拿到了逮捕通知書,警方並未告知批捕的具體原因,而他認為妻子是無罪的。

記者:「她(蘇昌蘭)現在被關押在哪裡?」

陳德權:「南海看守所。」

記者:「批捕時間是哪一天?」

陳德權:「12月3號。」

記者:「你拿通知的時候,有沒有告訴你說為什麼你妻子有這麼一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呢?」

陳德權:「他告訴我只是涉嫌,沒有告訴我別的。一個弱女子為土地抗爭了十多年,就她一個弱女子,手無縛雞之力,怎麼能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此前)我們律師去會見,去到看守所那裡,他說查無此人,我連送衣服都送不進去。」

陳德權表示,她的妻子患有心疾,需每天服藥,現在距離最後一次見到妻子已經近40天了,對她的身體狀況十分擔心。

「她有一種病,心臟間歇停頓症,因為她一直都吃中藥,我每天都幫她煎好葯,早上幫她煎好,她喝完了,晚上回來我又幫她煎好,等她回來喝。現在沒得喝了,我是很擔心她的身體啊。」

陳德權說,他下周一會與律師一起再前往公安局了解案情並嘗試申請會見。

「現在我們已經去廣東省最高人民檢察院那裡寄了一封投訴信寄到檢察長那裡,還有我們也跟政府申請了信息公開,當時他沒有給任何扣留手續給我,我認為是違法的,我也去法院那裡起訴了他。我們星期一過去了解案情,要申請會見,也要等公安局那裡批,如果他不批,我們再另外作打算。」

蘇昌蘭的代理律師劉曉原周五告訴本台,蘇昌蘭當初被帶走是以「尋釁滋事」為名,現在批捕的罪名變更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但辦案單位卻是地區派出所,其中存在很多的問題。

「之前是以涉嫌尋釁滋事,以治安傳喚把她給帶走的,在這個過程中,家屬一直在尋找,他們不告知,律師去會見,他也不說,只說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沒說具體罪名,這次給了具體罪名。不讓會見。我們認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由派出所來具體辦案是沒有看過的。像這類案件,我們認為按照刑事訴訟法以及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應該要由市公安局來辦理,也就是佛山市公安局辦理,但是他現在就是南海區公安局來辦理,並且具體還是派出所,所以我們認為這個程序是有問題的。」

今年10月27日,蘇昌蘭被佛山警方帶走,其後,其丈夫、朋友、律師先後多次打聽其下落,均無果。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於11月4日曾發起緊急行動,指蘇昌蘭因在網上發佈支持香港的言論被捕,面臨酷刑和其他虐待的風險。

自今年9月以來,中共當局拘捕了超過一百名發表了支持香港「佔中」言論的公民,其中除了已獲得取保候審的一些人之外,其餘被捕的公民幾乎都無法會見律師。另一方面,今年有不少與蘇昌蘭一樣因「尋釁滋事」入獄而以「煽顛」被定罪的公民。

廣東維權律師吳魁明表示,當局此舉或為了避免律師會見當事人而造成社會影響,同時也給系獄者造成精神壓力。

「涉及到國家安全的,在偵查期間可以不給律師見。因為像這種案件,律師介入進去之後,律師一見對當事人的信心或影響力很大。他(當局)希望讓在裏面的人和外面斷絕消息,給他們精神壓力比較大。第二個,律師見了以後能把裏面的消息發出來,外面關注的人自然會去轉貼,造成社會的影響。」

因支持香港佔中而被捕的廣東謝文飛、王默、孫立勇、孫濤等人均被以「尋釁滋事」刑拘一個月後,轉為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特約記者:揚帆責編:胡漢強/嘉華)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