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葉匡政:政務微博鬧劇的背後

「張掖市市委政法委宣傳部副科長王興河同志,在婚姻期間,作風極不檢點,與多名異性發生性關係,多次帶異性回家過夜,並與他人非法同居希望上級領導部門能徹查此人渣淫亂行為,嚴肅處理這種豬狗不如的畜生!」

這是一條微博。沒人會想到,它竟是由一個政府官方微博發佈的。11月9日晚,新浪賬號「張掖政法委」發出這條微博,引發了大量網友圍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刪除。隨後,王興河本人響應稱,該政法委官微一直由其運營,上述內容是盜號所致,也有媒體報道,此事疑為當事人夫妻吵架賭氣所為。

到了下午,「張掖政法委」更新微博稱:「經初步調查,(『舉報』微博)內容完全失實。王興河同志於2013年12月離婚,2014年與現任妻子辦理結婚手續。調查過程中我們沒有發現其本人有與多名女性交往並保持不正當關係的情況。」這麼短時間,當地政法委就公布了調查結果,也太草率了。不過,「張掖政法委」官微鬧劇算是告一段落,大陸的媒體開始了報道。

人們發現,「張掖政法委」微博2013年曾當選過中國十大政法委微博之一,排名第四,是甘肅省唯一進入前十的政法委微博。此次政府官微的烏龍鬧劇,倒是讓人再度看到一些官微管理的亂象,似乎荒誕偶然,卻也透着必然。

記得政府的官方微博第一次鬧出比較大的笑話,是前年2月重慶市政府發微博稱,王立軍的「接受休假式的治療」,引來大批網友嘲諷。對微博來說,王立軍事件是個分水嶺,此前微博的社會熱點,多為民間事件。隨着政務微博越來越多,這類官微製造的笑話和鬧劇也越來越多。它表明從地方政府到各階層民眾,都開始更深捲入網絡空間,雖然角色不同、目的各異,但這一新信息技術顯然在重新塑造社會意識,不僅改變了人們對突發事件的關注模式,也影響到地方政府的決策、治理和信息發佈。從王立軍事件的傳播過程,我們能清晰地感知到這一點。

王立軍事件是微博傳播的一次高潮。既有地方政府首次通過微博發佈官員消息,也有央級媒體在微博中爭奪話語權,外媒對政治事件的報道也開始大量援引來自微博的消息。此事件後,人們開始意識到140字的傳播力量。微博信息雖是碎片式的,但加上龐大受眾的補充和完善,信息不僅以裂變的方式在傳播,也在以裂變的方式在還原真相。重慶市政府當年雖也用最快速度用微博進行了「闢謠」,但由於說法與民眾還原的真相不符,催生了「休假式治療」的熱詞效應,其實是在諷刺這種倉促、慌亂的應對方式。王立軍事件所具有的衝突和戲劇性,使微博當時成了大陸輿論的唯一場域,每一個獨立的微博就是一家媒體,針對各種信息展開了挖掘和競爭,傳統的紙媒完全失去了引導輿論的可能。

「張掖政法委」的官微鬧劇,比起王立軍事件,就像芝麻比西瓜,顯然無法同日而語。如今微博上再難以爆出重大新聞,實際上與當局對微博的嚴控有關。最近一時間,騰訊宣布放棄微博的功能更新,網易微博宣布關閉,搜狐微博基本死亡,只剩新浪微博還在苦撐着。大陸微博當年的火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其媒體屬性。隨着大陸當局的各種嚴控措施,從「500轉」謠言定罪,到刪帖、禁言、封號、拘留、定罪等各種舉措,使得微博上的爆料越來越少,越來越多有用戶開始放棄了微博平台。

雖然到今年上半年,中國微博用戶已有2.75億,但有報道稱可能有8成用戶都為殭屍。一方面,個人發佈的微博越來越少,另一方面,很多地方政府部門的官微卻越來越多。但由於這些政務微博,大多仍然在打官腔說官話,並沒有相應的自我管理經驗。不僅無法獲得與民眾真實的溝通,還常影響到某些政府部門的公信力。因民眾可直接用微博表達意見和不滿,倒是讓很多官微直接感受到了來自輿論的壓力。

雖說微博已呈衰落之勢,但網絡、手機等信息載體,還是在促使民眾權利意識的普遍覺醒,社會從內在的整體上看,仍在向一個更開放的態勢發展。傳統權力雖想用更嚴酷的手段來控制社會,但一種新權力也在誕生,這種權力存在於電子編碼信息和網絡中再現的文字和圖像中。因為這種新權力,人們的內心在改變、在覺醒,一種新的影響、組織和動員社會的方式也初現雛形。在這場競爭中,民心就是一切的核心,權力只有在陽光下、在民眾的監督中運行,才能適應這種信息生態的變化。由於微博、微信等各種電子媒體的去中心化的傳播與組織方向,民眾對知情權和監督權的渴望也變得越來越強烈,對政務公開的真實和快捷也比過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傳統媒體年代,民眾處在原子化狀態,認同感可以從統治或支配性的宣傳制度中產生。但網絡和手機的大量普及,個體意識開始增強,民眾通過快捷的社交化的信息互動,很快形成了一些理念和認知較為一致的小型共同體,這些共同體既給個體提供了庇護和安慰,也使個體開始擺脫各種支配性制度的束縛,增強了個體的自信與力量。面對這些小型的共同體,政府部門的政務公開,也意味着升級才能滿足民眾的需求。一方面要求政務公開擅長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到一個更廣闊的平台上進行決策公開,另一方面,民眾對政務公開的要求也變得越來越苛刻,對信息的真實性與及時性要求得越來越高。

政府使用微博也像一把雙刃劍,用得恰如其分則公信自立。如果只是為了應應景,思維仍是過去思維模式,或只公開民眾不關心的內容,從不公開那些民眾急欲了解的真相,或只是公開而不回應,都會給地方政府帶來負效應,最終變成網民調侃的對像,等於在自毀公信力。所以,從「張掖政法委」的官微鬧劇,人們看到的不僅是政務微博的管理漏洞,還應當讓更多的政務微博意識到,如何響應來自民眾的批評之聲,並根據網絡的內在邏輯來調整政府決策、管理和組織的過程,滿足民眾對公共信息的需求。如果無法用信息力量創造社會認同,政務微博越多,就越可能導致民眾對權力的抗拒和排斥,只會加快催生社會的陣痛。

各種信息產品不僅在重塑社會的力量,也在重塑人們的思維和觀察模式,更在重塑我們的社會和政治生態,改變着與權力相關的各種規則。當局想通過嚴酷的管控,來拖延這種改變,或許只會讓改變來得更猛烈。與其如此,政府部門不如學習與民眾互動,學習如何對民眾的願望進行快速反應與行動。這才是政府應盡的責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