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宋志標:周小平話語易容術 公知話語非死不可

——公知話語非死不可

無論是沿襲啟蒙話語的正統,還是增加論述的能見度,乃至於辨析越來越精緻的話語偽裝術,公知話語都必須死掉。抱守公知身份的,要麼被五毛吞噬,要麼成為話語競奪的「肉雞」,而且還會製造五毛新話語類型的矇騙效率,這都違背了公知的存在價值。

周小平同志正在經歷他的第二階段好日子,在某些部門的授意下,他在一些意識形態較為濃烈的高校巡迴演講。從他受庇護的情況看,這種特意安排不意外,因為這是一套組合動作。值得注意的,反而是他精心選擇的特定詞彙以及論述的方式。

在這些話語的構成要件中,不難見到「獨立」、「獨立思考」、「真實」甚至是「獨立人格」等等──眾所周知,這些詞語本是公知使用頻率較高的詞彙,而且見諸啟蒙話語的早期階段。現在,這些由閃亮詞彙所組成的公知話語發生了轉移,為刀筆吏所用。

在此之前,胡錫進也已經精心選擇他的話語重點,比如將「複雜中國」作為招牌,以此抵抗公知話語的打擊。老實講,如果不是話語空間中去一次接一次的去公知化清洗,胡錫進的下場會很慘。但即使這樣,胡錫進也沒有在公知話語上鑽營,他想開闢別的話語。

這也是周小平與胡錫進的不同之處,前者不再苦心經營有別於公知話語的論述方式,而是採取拿來主義,直接套用公知話語──這種套用不是立場的套用,而是在論證上使用公知體。因此,對那些頭腦不清晰的人來說,它具有一定的欺騙性,容易被混淆。

這就造成了一個明顯後果:公知與五毛在公知話語上出現了交集,這讓公知逐漸喪失了話語方式上的優勢,而且陷入了要不斷釐清與五毛混同陣線的日常疲憊中。從這一點來看,公知在早期死於圍剿,但在後期則死於被冒用──假李逵殺死了真李逵。

公知衰亡,但不代表公知話語的衰落。相反,在竊取了公知話語的偽裝後,維穩戰士與理中客們開始了對公知話語的錘鍊與使用,這使得他們可以更嫻熟地運用話語來經營意識形態目的。公知的粉絲在失去了偶像後,會因慣性而繼續倒向公知話語。

所以,現實下的話語競爭,已經不是表現為對立話語模式的競爭,而是對具有歷史光環的公知話語的篡奪,這就是話語競賽中的「狸貓換太子」。但凡對話語方式有敏感的人,當覺察這種變化,思考這種變化,並且要調整話語方式,以免為竊取者所乘。

上面說過,公知話語被僭建為五毛的新話語類型,只是限定在意圖製造混亂的論證方式上,但是在終極立場上是無法掩飾的。在這種情況下,那種「只認對,不站隊」的所謂清醒言論其實是自欺欺人。話語方式演進到今天,立場才是決定性的,它裁定了是非界限。

無論是沿襲啟蒙話語的正統,還是增加論述的能見度,乃至於辨析越來越精緻的話語偽裝術,公知話語都必須死掉。抱守公知身份的,要麼被五毛吞噬,要麼成為話語競奪的「肉雞」,而且還會製造五毛新話語類型的矇騙效率,這都違背了公知的存在價值。

從這個角度看,廣義啟蒙話語圈內發生的對公知的蔑視,實際上是要清除公知話語作為意識形態陣地的可能性,是要剝除公知話語對五毛的保護色與隱蔽能力,也就是要展露意識形態欺騙的「易容術」。很多自詡為公知的人將其理解為人身攻擊,真是胡塗的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