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炳章家書節選:為咩從事民運?

(2013年1月30日)

親愛的青燕,撼士,代士,天安,及尚未見過面的外孫女樂樂,小孫女Leah小孫子西奧;在傳統的中國節日”過年”即將到來之際,在單人牢房中的我,非常想念你們。

為了係你們更好的理解爸爸(祖父,外祖父)。我現在向你們述講一個老問題:爸爸(外祖父,祖父)為咩在1982年作出從事民運的決定。這個問題,很多人曾問過我。我以前也寫信對你們講過啲,但係,以前你們還小,可能理解不了,我講的也不夠透徹。現在,我的兒女們都成年了,將來,隨着他們社會交往的曾多,別人或許也會向你們提出同樣的問題。你的父親)祖父,外祖父)在他醫學生涯最輝煌的時候,為何毅然棄之呢?你們將來在寫文章和講演時,也需要解釋這一問題。另外,如果我從事醫生職業的話,你們在幼年即少年時期,可以享受到上流社會的優裕生活。由於我的棄醫決定,這個原本非常富有的生活,你們多沒有得到。作為父親的我,心中係有愧疚的,你們或許不抱怨這個問題,可係,我自己必須有所反思。

大好的醫學前程

的確,1988年出國前,正像我的外科主任所講,我已經係中國醫學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在全國權威雜誌及刊物上,我已經發表了30來篇論文,其中,在中國頂級醫學期刊《中華醫學雜誌》上我有3篇專文發表。我曾在國家級會議上作過報告。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有市科委主辦,我曾想全市數千名醫務工作者進行學術講演。我還被邀請作為編委,編寫高級醫學參考書。1978年,中國舉行第一次公費出國聯考,在千里挑一的競爭中,我考取了第一筆公費出國。要知道這些醫學成績大都在我30歲前作出的。1978年考取公費出國後,1979年全年已不做臨床與科研,我們出國生全部集中在北京語言學院,進行英語口語訓練。1979年出國前,我的伯樂恩師,中國醫學泰斗。前中國醫學科學研究院心血管研究所所長吳英愷教授曾許諾我,待我留學回國後由他做所長,我做副所長,中新組建一個現代化的北京心血管研究所。

那麼,我會在中國醫學界已享有一定名氣,我發起“中國之春”後,在北美的巡迴演講,不只一個留學北美的中國醫生問我“你就係哪個在中國醫學雜誌上經常發表文章的王炳章嗎?”一位上海的醫生還因為我的醫學文章而參加了民運。他講“我係從上海來的,我知道上海人特欺負人,看不起外地人,我在上海一家醫學雜誌上看到了你的一篇文章,那時你的單位係河北省醫學科學院,我當時就想,這個王炳章不簡單,否則上海醫學專家編輯的雜誌不可能接受你這個“鄉下佬”現在,我證實了這個王炳章就係你。我佩服你,我也參加民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