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祝振強:「醫鬧」與「鬧醫」鬧的都是自己

各地隔三差五就要出現的“醫鬧”事件,令社會心焦煩亂,令民眾眾說紛紜,令醫患關係雪上加霜——估計,也早已令高層頭疼不已!

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醫患關係,就是這樣的可以在職業範疇、道德範疇、法律範疇內解決的醫患糾紛,偏要鬧到大打出手、打砸破壞、逼人下跪,甚至致人於死地的地步。

患者這是怎麼了?醫患關係這是怎麼了?

原本可以避免、並不是太難解決的“醫鬧”,竟成了社會治理的頑症,打成了社會關係的一個死結!這本身,難道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嗎?

最新的一起“醫鬧”是這樣的:據湖南嶽陽市二人民醫院據醫務人員介紹,8月20日,該院收治了一名胸部左側刀傷患者,最終搶救無效死亡。隨後,死者家屬挾持了一名接診醫生,準備將其扭送到死者遺體前下跪,並打砸了醫院辦公室,封堵了急診科和門診部大樓,導致醫院正常工作秩序中斷達8個小時。

令人驚詫的是,這起“醫鬧”風波尚未平息,竟引來了一場大規模的“鬧醫”——這個詞彙是我杜撰的——岳陽市二人民醫院的醫務人員氣憤難平,在“醫鬧”的翌日,也就是8月21日上午,聚集起百餘名醫務人員,“自發集訪”到岳陽市政府,要求市委市政府對事件進行徹底調查,依法嚴肅處理尋恤滋事人員,確保醫院正常醫療秩序和醫務人員人身安全。

在現場,眾多醫務人員身着工作服,打着“期待公正,還我尊嚴”“尊重醫生,尊重生命”等標語橫幅,站在政府大樓前抗議,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近來,各地“醫鬧”不少,“鬧醫”出現的頻率也不低。

從“鬧醫”們的憤懣難平終至於“自發集訪”來看,估計是受到了冤屈,有可能“醫鬧”乃無理取鬧、喪失理性藉機滋事,把原本已是刀傷、爭鬥不力的怒火,發泄到了無辜的醫生們身上。

“鬧醫”無論再怎麼有理,停業“自發集訪”,也不是件值得稱道、同情的事情。並且,從相關治安條例來匡衡,估計這已經觸犯了底線。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岳陽市二人民醫院醫生們的情緒與訴求:其一,憤懣由來已久,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對於自身醫務環境的長久擔憂,終於爆發,渴望有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其二,具體的“醫鬧”實在沒有道理,實在令人氣憤,實在屬於野蠻之舉;其三,“鬧醫”們有可能是受到了醫院方面以及上級主管方面的默許乃至支持,“鬧醫”對“醫鬧”的訴求,也就非查清真相、解決醫療環境惡劣這般簡單。

客觀來說,無論這起具體的“醫鬧”多麼胡攪蠻纏不講道理,我們還是不能忽視長期以來,一些地方的不少醫生敷衍塞責、大收紅包及至拿患者的病痛、生命當兒戲且屢屢草菅人命的現實,我們不能忽視當今醫院亂收費、高收費、天價收費及至不少人不敢看病、看不起病的事實,不能忽視當今一些醫院全無救死扶傷精神、全無仁義道德、一心向錢看、為了錢可以不顧一切的事實。

站在醫院的角度看,整個社會的風氣以及道德敗壞,讓醫院獨善其身難上加難。加之醫療制度改革中醫院自身無法克服的一些深層次問題的困擾,比如診治費用低、以葯養醫以及經費不足等,導致了一亂俱亂,俱亂而大放羊、大撒把、大滑坡。

作為弱勢的患者,在軟弱、無助、忍讓、可以任意被宰割的同時,也具有非理性、尚暴力、一旦爆發即山呼海嘯、刺刀見紅的特性。以為民眾好欺負,拿着窩頭不當乾糧,最後往往要承受一地雞毛的後果。

我們不明白的是,主管部門、政府部門在這其中,又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呢?是無能為力、無力回天,還是少作為、不作為、亂作為乃至失職瀆職?

不管是什麼原因,這樣的局面,能任其發展下去嗎?主管部門、政府部門能這樣事不關己、舒坦放鬆地睡大覺嗎?

再回到表層意義上說,“醫鬧”固然極不足取,“鬧醫”則更不應該——給政府部門施壓,或許能夠達到重懲“醫鬧”的效果。但是,醫患關係的鴻溝是填不平的,甚或說,由此只能導致其裂隙深深、更加難以彌合。

若以受害者而論,被高葯價挾持的患者包括“醫鬧”,是受害者;醫生們,包括拿回扣的醫生們,同樣也是受害者。其實,以為自己是受害者、“自發集訪”的醫生們,更當和同樣是受害者的患者朋友們站在一起,而不是受害者把矛頭指向受害者。

者不滿、懷疑醫生的不乾不淨要“醫鬧”;醫生不滿患者的非理性、“無理取鬧”而“鬧醫”——結果只能是,患者沒有了友善的醫生,醫生也喪失了“衣食父母”的患者。

鬧來鬧去,其實,我們大家鬧的是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