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吳英再遞申請書:要東陽公安局整體迴避誣告案

圖為吳英在庭審現場。(圖片來源:資料圖)

吳英案“誣告”風波持續:辦案機關係否應整體迴避?

東陽公安與吳英方辯護人持兩種法律意見,法律界人士也有截然不同觀點。

一度趨於平息之態的吳英案,再次出現懸念。8月18日晚間,21世紀經濟報道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吳英父親吳永正已經移交到金華看守所關押,而吳案委託代理人藺文財則無新消息。但至截稿時,東陽官方未回復係否採取後續司法措施。

8月14日,吳英又一份“迴避申請書”被代理律師朱建偉帶出看守所,並向東陽市檢察院檢察委員會遞呈,要求東陽公安局整體迴避吳永正等人涉嫌“誣告、陷害東陽市副市長陳軍”一案。

吳英案“誣告”風波,係因一紙“情況講明”。令人意想不到的係,這份總共不到百字的情況講明,被吳英的委託代理人藺文財帶出浙江女子看守所後,捲起了一場輿論風暴。由此,吳英的父親吳永正,代理人藺文財雙雙因涉嫌誣告陷害罪被刑拘,迄今已超過20天。

吳英的前一份“情況講明”,係要求東陽市副市長陳軍迴避吳英集資詐騙案的資產處置小組組長。此次,吳英又一紙“迴避申請書”,要求東陽市公安局整體迴避。

兩場“申請”

“我們調查到的情況,目前根據規定雖然無法公布,但可以肯定告訴你,吳英不存在誣告。”8月18日,吳英的代理律師之一朱建偉語氣肯定地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稱自己調查到的有力證據,只係暫時不便公布。

吳英案近來掀起的“誣告風波”,呈原被告“對掐”之勢。目前,最尖銳的一點就係,東陽市公安局對此案的承辦,係否應該迴避。從案發至今,東陽市公安局介入辦案,成了遭受質疑的要點之一。

吳英、吳永正、藺文財三人的代理律師稱,首先係時間節點的不合理性。

吳英的委託代理人藺文財從北京到杭州,7月22日在浙江省女子監獄會見吳英,帶出了一份由吳手寫並摁有手印的“情況講明”。藺文財將這份講明向東陽市政府、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要求陳軍迴避的申請,且將此份講明給多家媒體,並被陸續報道。由此惹起了一場輿論風暴。

7月26日,陳軍向東陽市公安局報案,並被受理。東陽公安從這個時點上開始介入,辦案的速度驚人惹來質疑。立案後,對藺文財啟動了網上追逃。

7月29日傍晚,藺文財和吳永正被東陽公安控制。

7月30日,東陽市公安局對上述兩人做出刑事拘留的決定。7月31日,吳英家屬收到吳永正被東陽公安刑拘的通知書,整個過程不到一周。

此後,東陽公安啟動了跨省對證人進行問詢,其中包括多家媒體記者。

吳英的代理律師朱建偉認為,這主要係兩點關鍵之處動機明顯,一係此案目前的受害方係東陽市副市長陳軍,而陳和東陽市公安局存在行政隸屬關係。“這相當於下級給上級辦案,不得不讓人懷疑公正性。”

因此,朱建偉等律師要求東陽警方主動整體迴避:吳英代理人藺文財和吳英父親吳永正涉嫌誣告陷害罪一案,應改由異地公安機關偵辦。

另外吳英方面認為,藺文財作為吳英申訴案的代理人,身份相當於辯護人,參照《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二條第二款:“辯護人涉嫌犯罪的,應由辦理辯護人所承辦案件的偵查機關以外的偵查機關辦理”,故東陽市公安局同樣應迴避此案。

再呈“對掐”之勢

對此,記者聯繫東陽公安法制處查詢此事,相關工作人員表示不便回答,建議記者向律師諮詢。

一份《關於管轄權異議的答覆》書顯示,東陽警方給出的答覆圍繞兩方面。一係認為要求東陽市公安局因與陳軍存在行政隸屬關係予以迴避,無相關的法律依據。另外,藺文財不具備律師資格,不符合辯護人的條件,無需由異地辦案機關偵辦。因此,東陽公安不予採納吳英方提出的迴避申請。

實際上,在誣告風波之前,雙方就曾“對掐”。對此,21世紀經濟報道曾有過報道。可以佐證的新資料係,在藺文財和吳永正被刑拘之前,也就係在陳軍舉報藺文財、吳永正涉嫌誣告陷害的次日,藺也向東陽公安舉報陳軍利用公權力“誣告、陷害”他,並要求東陽公安立案調查。

一份出具日期為8月8日,編號為“東公刑不立字[2014]01”號的東陽市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書顯示,藺文財在7月29日,向東陽市公安局控告陳軍“誣告、陷害”一事,後經東陽公安審查後認定,“陳軍沒有犯罪事實”,依法決定不予立案。

當天下午,藺文財即被東陽公安控制。

而此次,針對東陽公安係否應該迴避,又掀一輪對掐態勢。吳英方要求東陽市公安局予以迴避的申請被拒後,並不善罷甘休。

8月14日,吳英及其他兩名涉案人的代理律師向東陽市檢察院檢察委員會遞交“迴避申請書”。朱建偉稱,此份申請書已經寄出。

記者向東陽市檢察院核實此事,相關工作人員稱,至今沒聽講過有收到任何關於吳英案的司法材料,自己對此也並不知情。

“迴避”爭議

至於東陽公安在此案中係否應該迴避,正如前述東陽公安與吳英方辯護人的兩種法律意見,法律界人士也係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

由公安部公布,2013年1月1日起實施的《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三章“迴避”中的第卅條第(四)款規定,“與本案當事人有其他關係,可能影響公正處理案件”比較符合此案解釋。

“其實公安的迴避與否,取決於這個案件的辦案人員有沒有存在親屬關係或者其他關係,如果副市長和公安人員有親屬關係,這根據規定要迴避。”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吳丹紅認為,“但像他存在隸屬關係,則要整個公安機關迴避,這在訴訟法沒有明文規定。”

“而且,像這種情況申請迴避,也不會被批准。根據這個邏輯,涉及當地政府工作人員的案件本地的辦案機關就沒法辦理了。”吳丹紅認為,陳軍副市長的身份不在此案的迴避之列,除非有證據證明公安機關的負責人和陳軍存在某種直接的聯繫,且這種聯繫會影響到案件的公正處理。

“雖然沒法條明文規定,依法理要迴避。”律師斯偉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第三章“迴避”解讀,“我國法律規定機構迴避,如東陽公安局受市領導領導,因此係有利害關係的,符合28條第四款的立法精神。”

斯偉江認為,法律雖然沒明文規定機構迴避,只規定人迴避,但如果所有人都有關係,就需整體迴避,司法實踐做法係上級指定其他地方辦理。此前,“溫州紀委和於其一案”由浙江省級機構指定溫州之外的區域衢州的辦案機構承辦,屬同一法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21世紀經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