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印度女子憶起前世 不學自通150年前古語

據英文大紀元記者Tara MacIsaac報導/李實真編譯:宇宙之大,無奇不有,它充滿着許多當今人類知識無法解釋的神奇事物,這些奇特的現象都將開拓人類的想像視野。以下將與讀者分享一個很不尋常的輪迴故事。 

在1970年代,美國著名的輪迴研究學者史帝文生(Ian Stevenson)教授遇到一位名叫烏塔拉.胡妲爾(Uttara Huddar)的女子,她可以流利地說150年前的孟加拉古語。曾經與胡妲爾有過長時間對話的一位孟加拉教授帕爾(P. Pal)說,現代的孟加拉語中有20%是英文的外來語,她使用的不是現代孟加拉語,而是孟加拉人在1810至1830年間所使用的梵語。

她是在印度那格浦爾(Nagpur)出生長大,講的是馬拉地語(Marathi)和一點點北印度語(Hindi)及英語,但後來她卻能說一口流利的孟加拉古語,就好像是在孟加拉西部生長的人一樣,而且還保有許多在那裡生活的記憶,可是她這一世從沒去過那個地方。

胡妲爾擁有英文和公共行政雙碩士學位,在那格普爾大學擔任臨時講師,直到1973年她32歲時,身體上突然出現了另一個人格,名字叫莎拉妲(Sharada)。這個全新的人佔據胡妲爾的身體,持續許多年。

莎拉妲完全不懂胡妲爾所會的語言,也不認識胡妲爾的家人或朋友,甚至不知道如何使用工業革命以後所發明的器具,胡妲爾的家人不懂得孟加拉語,也不熟悉孟加拉人的食物以及莎拉妲所喜好的東西。

史帝文生教授和他的研究人員花了數星期的時間去調查莎拉妲的故事,他們親自走訪了莎拉妲所憶起孟加拉的一些地方,發現那裡的地理環境與她描述的都吻合。

莎拉妲也將她家族成員的名字告訴研究人員,包括她的父親的名字查托培德哈亞(Brajanath Chattopaydhaya)。史帝文生教授後來也在她的家鄉找到了查托培德哈亞的族譜,發現莎拉妲所說的親人中有5個人的名字和親屬關係都是正確的,他們生存的時間約在19世紀之間,這也與莎拉妲所描述的時間相符。

史帝文生教授根據這次調查撰寫了“一個具特殊語言能力輪迴型態的奇特案例初步報告”,刊載在1980年7月的《美國靈學研究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報告中說:“族譜上記載的只有男性,因為上面沒有女性的名子,所以我們無法證明她所說的人是存在的,但是她所說的該家族男性間的親屬關係,與族譜記載的都吻合,這似乎不止是巧合。”

胡妲爾小時候,對蛇有強烈的恐懼症。她的母親表示,當她懷有胡妲爾的時候,不斷夢到腳被蛇咬。

莎拉妲回憶說,她懷孕七個月去採花時,腳趾被蛇咬到,然後昏迷,但她沒有明確地說她因此死去了。當時她22歲。史帝文生說,她看起來好像是在陳述剛剛發生的事一樣。

莎拉妲每次佔有胡妲爾身體的時間約數天或數周不等,胡妲爾的家人注意到莎拉妲都在月亮圓缺周期中的某個階段出現。因為胡妲爾和莎拉妲彼此都不記得對方的行為,所以史帝文生教授認為,或許這個案例的型態比較像是靈魂附體而不是輪迴。

史帝文生教授在報告中說:“這意味着莎拉妲是個無形的人格,也就是說,她是一個活在19世紀早期真實的人死後再現,在150年後來此掌控胡妲爾的身體。”

他接着表示:“但是,其他的細節卻符合輪迴的案例型態,其一,胡妲爾在小時候有蛇恐懼症,其二,她表現出喜歡孟加拉和孟加拉人。”

胡妲爾的父親是熱愛孟加拉的人,因為他是印度愛國主義者,他覺得孟加拉人在保衛人民抵禦英國勢力入侵方面做的比較好。雖然胡妲爾可能遺傳了父親對孟加拉的好感,不過史帝文生說,胡妲爾在高中時上了一門孟加拉語的課,只學了隻字片語而已,授課的老師也不是講孟加拉語的人,是用馬拉地語發音的,她學習的時間不夠長,並不足以讓他熟悉孟加拉語,更遑論語調和流利程度要和說孟加拉母語的人一樣。而且她說的是150多年前,現已不再使用的語言,再加上她熟悉孟加拉食物和文化,這些都是有力的輪迴證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