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上古秘史》第一回 演古史之治亂謀開篇說混沌

我這部書是敘述華夏開天闢地神話的,但是我要敘述開天闢地的神話,我先記述兩段明朝人的神話,作一個引子。

明朝萬曆年間,陝西省延安府膚施縣地方,有一個小小村莊,名叫柳樹澗村,村中有一個姓林的讀書人,他的才學雖好,可奈命運不濟,屢次應試,不得考取,家中又貧,不得已,只能在離柳樹澗約六十里遠的東土橋地方開一個小館,教些蒙童,糊口度日,他的妻子卻依舊住在柳樹澗家中。

有一日,這姓林的從東土橋回到他家中去,走到半路,忽然之間,天色昏黑,大雨如繩的下來。他沒有辦法,只得向近旁一個古廟中暫時躲避。那個古廟只有三間房屋,卻已牆坍壁倒,破敗不堪。細看那當中所供的神像,金色的衣裳早已剝落,神座前的香案亦復欹斜欲倒,想來是個久已無人住持的古廟了。這個姓林的人,本想等雨下得小一點,拔腳就走,不料那雨竟下個不祝他悶起來,只好打開行李,在香案之下暫時休息。

正要朦朧睡去,忽然聽得兩廊之下人聲嘈雜。睜眼一看,只見無數公役,在那裡往來奔走,有的掃地,有的洒水,忙碌之至。旁邊又看見有許多大廚,牛、羊、豬、雞各種之類陳列其中。又有許多廚夫,拿了刀正在那裡切割,以備烹調。再看那神祠堂上,但見燈燭輝煌,一切陳設非常華麗,也不知道它是哪裡來的,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換的。又看見一個穿紅袍,戴冕旒,捧朝笏,像個帝王模樣的人,親自在那裡指揮眾人,布置一切。當中設着筵席,旁邊列着鼓樂,彷彿預備筵請貴客似的。廟門之外,探聽消息的人,絡繹往來不絕。隔了一會,探聽消息的人匆匆跑來報道:“煞星下界了!煞星下界了!”

那紅衣冕旒的王者慌忙趨出廟門,垂着手,彎着腰,恭恭敬敬在路旁伺候。這時姓林的亦跟出廟門,在旁邊觀看。

但見遠處雲端里,一簇人馬,擁着一乘車輿,飛奔而來。

兩旁環繞的,都是絕色的仙娥。音樂之聲,聒耳震天。漸漸近着地面了,那穿紅袍的人,又上前幾步站着,拱手侍立,態度愈加恭謹。一轉眼間,車輿已在廟門之外落下。車中走出一個怪人,赤發藍面,巨齒獠牙,好不怕人!大踏步就向廟中進去,一直到當中席上第一位坐下。那穿紅袍的人緊跟在後面,他彷彿沒有覺得,穿紅袍的人向他參拜行禮,他亦彷彿沒有看見,但用手拍着席,大叫道:“快拿飯來!快拿飯來!莫誤我的事。”

那穿紅袍的人在旁陪坐,聽見之後,立刻就叫幾十個人,扛了無數山珍海味之類,放在他面前,供他的大嚼。其餘跟來的人,亦都有供給。那時兩廊之下音樂齊作,有歌的,有舞的,非常之熱鬧。吃完之後,撤去了筵席。那紅袍的人站起來,又向那怪人行禮,並懇求道:“今日星君下界,雖是奉天帝敕旨,亦是萬民的劫數,無可逃免。但是某以好生為心,伏乞星君於十分之中暫留殘喘三分,則感德非淺了。”說罷之後,垂手恭聽。

只見那怪人聽了之後,始而似乎大怒,要想發作,後來一想那穿紅袍的禮貌待遇,實在恭敬之至,優隆之至,不覺有點慚愧。那藍色的面孔之中,竟微微起了點紅暈。但是也不發言,只將頭略點一點,表示容納之意,隨即大踏步而出。那穿紅袍的仍在後恭送,只見那人跳上車輿,仍由許多侍從擁護着,一片光明,直向前村而沒。那姓林的一看,卻是自己所住的柳樹澗村,不禁大駭,便扯住一個穿紅袍人的從人間道:“這個究竟是什麼怪物?”那從人道:“你不必問,將來是你的學生呢。

”那姓林的聽了,大吃一驚。忽然燈火人物一齊不見,自己依舊坐在神座之上。仔細一想,原來是一場大夢。

那時,天也亮了,雨也止了,遂匆匆回到家中,只見桌上盛着喜雞子一盒,便問他妻子:“這喜雞子從何處來的?”他妻子道:“昨晚隔壁張嫂嫂生了一個兒子,剛才送來報喜的呢。

”那姓林的聽了,暗想道:“這個煞星,原來生在此地,我且看他將來究竟如何。”後來隔了五年,姓林的仍舊以教讀為業,那隔壁張翁,竟將他那個煞星兒子送到姓林的館裏來讀書。姓林的給他取了一個名字,叫作獻忠,居然做了姓林的學生。可是愚笨得很,讀了一年多書,不曾記得一個字,後來廢書不讀,便去做賊,漸漸做強盜,到得崇禎皇帝的時候,他就起來造反。

和他同年生、和他同造反的就是李自成。李自成降生的時候,雖沒有人夢見他如何之情形,但是正史上卻有一段載着,說李自成的父親守忠,因為沒有兒子,跑到華山去祈禱,夢見華山神向他說道:“我送破軍星來做你的兒子。”後來就生了李自成,明末的人給他殺死的亦不在少數。

照這兩段神話看來,明朝之末,一年之中天遣兩個魔星下降,是的確有的事實了。但是有一個疑問,上帝向來說是有好生之德的,為什麼到這個時候竟遣魔星下降,拚命的屠殺人民呢?有些人說,是因為人民驕奢淫佚過度了,或者是行兇作惡太厲害了,所以上天來收拾他們,表示一種警戒懲罰的意思。

但是這個答案,理由很不圓,為什麼呢?驕奢淫佚、行兇作惡之人,上天果然要加之以警戒懲罰,何不暗中奪減他的壽算,何不明白降之以災禍,何必要派遣魔星下界來大殺特殺,造成恐怖世界,豈不是“以暴易暴”嗎?還有一層,大亂之世,殺人如麻,所殺死的果然都是些驕奢淫佚、行兇作惡的人嗎?不見得呢!請看那明朝末年,張獻忠、李自成這班魔星,所殺死的諸多人之中,難道竟沒有善良之人嗎?細算起來,婦孺老弱,說不定還是善良的人居其多數。火炎昆岡,玉石俱焚。果然使他們俱焚,這個上天警戒懲罰的答案,就無論如何說不圓了。那麼上天派遣魔星下降大殺人類,究竟是什麼原故呢?原來人間有人間的情形,天上有天上的情形,等在下將天上的情形報告一番,便知端的了。

天是無所不包的,但是綜合起來,不過“陰、陽”兩個字。

日間就是陽,夜間就是陰。和暖而帶生氣的就是陽,寒冷而帶殺氣的就是陰,所以天上的神祗,亦分兩類:一派是陽神,一派是陰神。陽神的主張,是創造地球,滋生萬物,而尤其注意的是人類的樂利安全;陰神的主張,是破壞地球,毀滅萬物,而尤其痛惡的,是我們人類,定要使人類滅絕而後快。這兩派如水與火,如冰與炭,絕對不相容,常常在那裡大起其衝突。

自無始以來一直到現在,那衝突沒有斷絕過。陽神一派,是以西王母為首領,而其他燒月星辰中之大部分神祗肯幫助她。陰神一派,是以一位不著名的魔神為首,而夏耕、祖狀、黃姖、女丑種種魔神,及其他星辰中之一部都肯幫助他。那一位號稱至高無上的皇矣上帝,只能依違於兩派之間。雖則他的傾向常偏於陽神一派,但是因為天道不能有陽而無陰,人間不能有晝輻無夜,生物不能有生而無死,萬事不能有成而無毀的原故,對於陰神一派,亦竟奈何他們不得。所以人世間自有歷史以來,一治一亂,總是相因的。陽神派得勢,派遣他手下許多善神下降人世,將天下治理得太平了;那陰神一派氣不過,一定要派遣他手下的魔神下降人世,將天下攪擾得雞犬不寧,十死八九。

然後那陽神一派看不過,再派遣手下的善神下降,再來整理;到得整理一好,那陰神一派又要遣魔星下降了。所以遇到濁亂的時世,我們看見那些窮曰極惡的人,執國秉政,虐待人民無天無法;又看見那些良善的人民,壓制於虐政之下,任憑他們的宰割,甚至身家不保,飲泣沉冤,大家都要怨上天之不公,罵上帝之昏聵。其實不必罵,不必怨,要知道天上亦正在那裡大起衝突呢,惡神正得勢,而善神已退處於無權呢,這就是所謂天上之情形了。

我這部書,演說上古史的神話,原想專說夏禹王治水一段故事。但是既然叫史,必定有一個來源,要說明這個來源,不能不從開天闢地說起。天何以要開,地何地要辟呢?原來我們所住的地球,亦和我們人類一樣,有生有死。不過地球的死,不必一定是地球整體的毀壞,只要是住在地球上的生物統統死了,那便是地球死了。這樣大一個地球,哪個能夠弄它死?當然是陰神一派的魔力。開天闢地,就是地球的死而復生。哪個能夠使它復生?當然是陽神一派的能力。我要敘述天地的開闢,不能不先述地球之毀壞。大約地球毀壞之方法有十種:一種是使人類飢死。地面之上,本來是水多陸少。陸地高出於水面以上的就是山,山的斜坡,就是人類生存棲息之地。

但是山石突出於空氣之中,經受燥濕冷熱的剝蝕,漸漸碎為細粉,隨着雨水之力而衝下,由溪入河,由河入海,將海底填平,海水漸漸上泛。久而久之,高山削成平地,盡成為水,那時人類棲息無從,畜牧種植亦無地可施,豈不是要飢死?

一種是使人類溺死。南北兩半球季候不同,北半球秋冬雨季,共得日,南半球秋冬雨季,共得日,計算每年差日。南半球寒氣既多,那麼南冰洋的冰當然漸積漸多,北冰洋的冰當然愈融愈少。經過年之後,南冰洋的冰因為多而難化,北冰洋的冰因為少而易融,地球的重心必定因此而移動。假使到了北極最熱、南極最冷的時候,地球的重心一變,北方重而南方輕,地面的水將從南方傾注北方,全球淹沒,人類豈不是要溺死?

一種是使人類轟死。天空之中,每隔多少年,必定有大的掃帚星出現。久而久之,難保它不和地球相撞;即使不撞着它的星體,而僅僅撞着它的星尾但因它的星尾,系熱氣聚合而成,倘若和地面的空氣勻合,勢必爆裂,那麼可將地球擊成齏粉,而人類統統轟死。

一種是使人類毒死。如上條所說,地球和掃帚星之尾相撞,即使不轟死,但是掃帚星上的那股惡氣非常難堪。人類既然受到它的惡氣,終究必受毒而死。

一種是使人類熱死。天空之中有極薄極細的一種氣質,能夠阻礙地球的運行,使它遲緩。既然遲緩,那麼它對於太陽的離心力就不免減校但是太陽的吸力和地球自身的吸力是仍舊不變的。照此情形,久而久之,地球環繞太陽之軌道必成為螺絲形,與太陽愈接愈近,到時勢必寒帶亦變為熱帶,而溫熱雨帶更不能居住,人類將統統熱死了。

一種是使人類悶死。地球的裏面純是土和岩石,這兩種都有吸水的能力,假使土石將地面的水逐漸吸收進去,海洋裏面的水涓滴不存,那時候的空氣必稀薄異常,以至於完全消滅,人類豈不是早已悶死。

一種是使人類焚死。天空中的恆星常有忽發大光,經過多日之久,大光漸漸消滅。那顆恆星從此就不復再見,想來是銷毀了。我們這顆太陽,亦是恆星之一。假使太陽忽然焚毀,那時地球上面所受到的光熱必定要增加到幾千萬倍,人類豈不是都要焚死。即使不焚死,而太陽既然焚毀之後,地球上光熱全無,亦都要凍死。

一種是使人類凍死。太陽的能夠發光和生熱,亦全靠物質燃燒的原故。假使這種燃燒的物料漸漸用盡,那麼它的光熱亦必逐漸減少。太陽面上的斑點一日增多一日,那噴火口一日減少一日,它的光漸漸變為金色,再變為黃色,再變為赤色。地球上面的陸地日多,海洋日少,寒氣日多,熱氣日少,豈不是人類都要凍死。

一種是使人類擠死。地球的裏面日日在那裡冷起來,冷極了一定收縮,一定豁裂。近年以來,山崩地震,往往有裂開大縫,陷落人物之事,就是這種表顯的現象。照此下去,人住在地面上未免覺得不穩,只好穴地洞或山洞而居,但是年久之後,大洞亦因為收縮而堵塞,所以人類必至於擠死。

一種是使人類震死。如上條所說,地球既然因冷縮而豁裂,這個時候,人類就使有能力另設一法,仍舊居住地面,以避開那地球豁裂之處,但是那裂縮逐年加大,大體分崩,勢必將地球分為數塊。到那時,這幾大塊之中就使還有人類居住,或者還有空氣,但是在空中亂行,已無軌道,愈行愈遠,勢必與其他星體相撞而統統震死。

以上地球的十種死法。在我們過去以前的那個地球,是怎樣死的?雖然不得而知,但是有死必有生。以前的地球既然死去,那麼現在的新地球當然急急應該創立,這個純然是陽神一派得佔優勢的原故了。

開天闢地的時候,怎樣能夠使那個已死之地球重新建築起來?已經死盡的人類怎樣能夠使他們滋生起來?當然是“神”的能力,決不是人的能力。所以那個首出御世的盤古氏,以及後來的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等等,以理推想起來,一定就是所謂陽神一派酌神祗。既然是神祗,所以有移山倒海的能力,所以有旋乾轉坤的本領。以古書考起來,當初毀壞地球的,是陰神一派之中混沌氏。陽神一派中之盤古氏要想開闢天地,少不得和混沌氏大戰,也不知費了多少氣力,方才將混沌氏打倒,立刻將他的屍體解剖起來,拿了他的肉,補充從前損失的土,拿了他的骨,補充從前毀壞的石,拿了他的血液,補充從前消耗了的水,又拿了他的支節豎起來,恢復從前崩壞的山嶽,又拿了他的腸胃鋪起來,恢復從前湮滅的江河,又慢慢地滋長萬物,誕生人類。這種奇妙靈怪的事迹,一時也說不盡,就使說也說不相像。

總而言之,從盤古氏起,一直到有巢氏以前,都是陽神一派的神祗直接到下界來,排除百難,扶植人類的時期。自從有巢氏、燧人氏以後,人類的滋長漸漸發達了,知道構木為巢以避猛獸了,知道鑽木取火以烹飲食了,知道剝取禽獸的羽毛以遮蔽身體了。衣食住三項,都已粗粗完備,從此陽神一派的神祗仍舊回歸天上,不復再到人世,但是防恐人類的知識才藝沒有完全,還不能夠自存自立,所以又不絕地的派遣他手下的善神降生人世,間接的前來指導幫助,如同伏羲氏的母親,住在華胥地方的水邊,看見一個大人的腳跡,偶然高興,走過去踏了他一腳,不知不覺心中大動起來,陡然有一條長虹從天上下來,繞着她的身子,她就如醉如痴了好一晌。及至醒來,就懷孕而生伏羲。神農氏的母親,名叫安登,看見了一條神龍,心中感動,就懷孕而生神農。黃帝的母親附寶,看見電光繞着斗星,便心有所感,懷孕而生黃帝。這種都是陽神一派派遣善神降生人世的證據。但是陽神一派如此,那陰神一派亦豈肯干休,當然也是不色殺戮,而尤其重大的就是洪水之災,且待在下慢慢地講來。(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漢典古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