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丁咚:誰對誰滲透? 中紀委一派鬼話

中紀委駐中國社科院紀檢組組長張英偉批評中國社會科學院受境外勢力滲透,要求全院加強意識形態建設,時刻高度保持政治敏感性。他指出了社會科院在意識形態方面存在的四個問題。

他強調,“應時刻高度保持政治敏感性,在政治上保持清醒的頭腦”,“切實地加強意識形態建設”,並且在政治上要與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增強政治意識與責任意識,“在這一點上絕不容忍任何人搞特例”。

由此顯示出中國社會有重蹈政治挂帥錯誤、使文化大革命變相死灰復燃的可能性,儘管現在公開提出政治挂帥勢必不得人心,但從一年來中國政治發展狀況看,政治鬥爭正在從國家政府層面向社會層面流動。這反映了為政者的危機感在加劇。

最近拜登對美國西點軍校的畢業生們說,中國是個缺乏創新的國家。中共領導人很生氣,在多個場合多次強調創新對中國的重要性。然而張英偉的表態與國家對創新的要求是背道而馳的,試問,當一個社科研究者在研究工作中始終都與什麼保持一致,何談創新?何談創造?而社會科學關係到人的靈魂,也決定了整個中國社會創新能力建設。社會科學固步自封,抱殘守缺,就無法期待其他領域產生創新性成果。

張英偉大談境外勢力滲透,大談意識形態的敏感性,是典型的階級鬥爭思維、冷戰思維在作祟。與其說是針對外國政府,倒不如說是以此脅迫中國的學者和知識分子們。當今世界全球化日益明顯、開放性日益增強,中國也發誓在今後繼續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將中外之間的合理交流、交往視為所謂敵對勢力滲透,這種思維方式是與時代精神不相適應的,也與中國自身的做法看起來十分矛盾。

據中國官媒報道,由國務院僑辦、四川省政府主辦的第十一期海外華文媒體高級研修班昨在四川省成都市開班,來自五大洲32個國家與地區的68家華文媒體70餘位負責人、骨幹編輯記者參加。

另據第八屆孔子學院大會介紹,從2004年世界上第一所孔子學院成立至今,全球120個國家和地區已在大學建立了四百多所孔子學院,在六百多所中小學建立了孔子課堂,註冊學員達85萬人,孔子學院已經成為連接中國和世界的文化橋樑。更重要的是,這些孔子學院由於承擔了它不該承擔的使命,多次被有關大學勒令關閉。

同時,西方國家有大量教授、學者經常在重要事件發生之際,發表對中國政府有利、而對所在國不利的言論,比如在日本的庚欣就頻頻圍繞中日關係發表評論,幾乎成了國內標誌性媒體的御用學者。其他諸如此類的情況不可盡數。

反觀之,外國政府有多少獲得特許在中國主辦新聞媒體?有多少在中國主辦本國文化傳播機構?據我所知,很多學者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都是本着良心發出正義的聲音而已。(當然,也不排除少數存在其他可能性,但與中國“公然”在外國設置新聞傳媒、文化傳播機構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語。)

外國政府尤其是西方國家不可能在中國設立獨立的新聞和文化傳播機構,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倒是時常聽聞一些外國新聞記者由於“犯忌”被中國有關方面拒發籤證的消息。如《紐約時報》著名記者儲百亮因在兩會期間詢及薄案,所以長期滯留香港。

按照中國標準,上述一些事實都是典型的敵對勢力的意識形態滲透。然而,這些外國政府愚笨到不僅不對中國提出批評,而且樂於接受中國方面扶持在本國設立新聞和文化傳播機構,並為它們提供相關服務。中國可以大張旗鼓地做,而西方卻不能,不正應了中國一句古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么?

誰是誰非,誰在庸人自擾、虛張聲勢、用心險惡,知者自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