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神奇浪漫的「國際社會」

羅馬的新教公墓

羅馬的新教公墓

葬在如此甜美的地方“簡直能讓人愛上死亡”:雪萊生前曾經這樣形容羅馬的“新教公墓”。青翠碧綠的山坡,長眠着英國著名詩人濟慈、雪萊、以及來自許多國家、各行各業的非天主教徒。BBC記者約翰斯頓最近前往一游、感悟這個神奇“國際社會”的浪漫。1821年深冬,羅馬中心,“西班牙階梯”附近一間小屋中,一位年輕的英國人躺在病床上,死神步步逼近。

他就是著名詩人約翰·濟慈。濟慈患有嚴重肺結核。剩下時間不多了,他請一位好友前去自己安排下葬的“新教公墓”看一看。

朋友回來以後說,這是一個長眠安息的好地方。

這麼多年過去了,新教公墓依然景色秀麗。

步入大門,城市間車水馬龍的噪音立刻開始減弱。走向深處,空氣中瀰漫著鳥語、花香。明媚的斜陽透過樹梢,灑落在一排排墓碑上。

青翠碧綠的墓地順着緩坡,一直延伸到一堵有將近2000年歷史的城牆邊。城牆,曾經是古羅馬的防禦工事。

這所公墓也就是大家現在所說的“非天主教公墓”(或新教公墓、亦曾俗稱英國人公墓)。不久前,一個春光燦爛的早上,我去那裡散步。

濟慈墓

濟慈墓

公墓,彷彿沉浸在遠古洪荒的寧靜中。沿着小徑走向一隅,來到濟慈墓前。

這裡青草叢叢,茂盛的雛菊,彷彿給草地覆蓋上潔白的地毯。不過,墓碑上的文字,卻揭示着濟慈生命中最後一刻深深的痛楚和失意。

當時濟慈年僅25歲,世界還沒有認識到他的才華;他覺得自己不會留下任何記號。濟慈自己提議刻下的碑文說,“這裡安息的人,名字用水寫成。”

濟慈的朋友、同是詩人的雪萊曾經形容羅馬的這座公墓是他“一生中見過的最美的地方”。濟慈去世沒多久,雪萊也安葬在這裡。

濟慈死後一年,雪萊在意大利以外海上溺水身亡。他的骨灰就安葬在羅馬城牆下不遠處。

公墓邊,聳立着一座高高的瞭望塔廢墟。也許,搖搖欲墜的壁壘上,軍人的亡靈仍在守護着逝者的家園?

和濟慈、雪萊一道,以新教公墓作為最後安息之地的,還有其他數千死者,其中包括詩人、畫家、作家、雕塑家;外交家、士兵、遊客等等等等。

千百年來,羅馬以其悠遠流長的歷史、令人矚目的成就、博大精深的信仰吸引着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當然了,這些人並不都是天主教徒。曾幾何時,非天主教徒死在羅馬,後事令人傷腦筋。他們不能葬在天主教專用領地。

“新教公墓”里的長眠者

約翰•濟慈:英國詩人

珀西•比希•雪萊:英國詩人

約瑟夫•塞文:英國畫家、濟慈的摯友

愛德華•特利羅尼:英國作家、雪萊的摯友

安東尼奧•葛蘭西:意大利馬克思主義哲學家

格里戈里•科索:美國垮掉派詩人

比琳達•李:英國女演員

穆罕穆德•侯賽因•納赫蒂:伊朗異見人士

大約300年前,羅馬天主教皇克萊芒十一世下令,在聖城城牆根兒建立一座新教公墓。

首批在這裡下葬的,是在歐洲各地景點作“盛大旅遊”、但卻不幸客死羅馬的英國遊客。

公墓中還埋葬着一些來羅馬養病的人。原本以為,地中海宜人的氣候可能對健康有益,沒成想,台伯河畔,等着他們的還有瘧疾、霍亂。

還有另外一些人,在羅馬不能算是得到了善終。一座墓地中埋葬着羅馬早期交通事故的受害者:那位遊客試圖躲避翻覆的馬車。

另外,這裡還安葬着在打獵事故中喪命的人;一棵柏樹下,沉睡着伊朗異見者。

公墓安息的有些人,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刻,可能曾為客死他鄉而傷感;但是,也有許多人,可能會選擇死在羅馬。他們生前可能摯愛這所城市,以此為家,度過幸福的一生,善始善終。

現在,新教公墓成了所有這些人的安息地。美國人、瑞典人、俄國人、愛爾蘭人、塞爾維亞人、日本人;新教徒、東正教徒、猶太人、穆斯林、無神論者。

一個如此偉大的“國際社會”。

墓地,也是各色傳統與信仰的大薈萃,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不同的人如何詮釋、直面死亡。

有些人簡約委婉,墓碑上只有簡單的幾行字。其中一條碑文這樣描述了死者親人的感情,“有光明,我永將牢記;黑暗中,我不會忘懷。”

但是,也有一些人用更加複雜的方式表述感情。

一座墓碑上,聳立着高大的天使塑像。天使幾乎全裸,身高几乎等同真人。

天使的頭上,是一對石雕的翅膀。看上去,他彷彿剛剛降臨人世。

天使俯視着墓地;蝴蝶在墓碑間、光影中翩翩起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