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滿文軍談吸毒往事:曾恐懼見人 一度想改行

21日,歌手滿文軍以補位的身份亮相《我是歌手》第二季。自從2009年吸毒事件後,滿文軍鮮少在公眾面前露面,這次選擇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重新出發,他在近日接受京華時報專訪時表示,不擔心往事被再度提起。

滿文軍

2月22日報道21日,歌手滿文軍以補位的身份亮相《我是歌手》第二季。自從2009年吸毒事件後,滿文軍鮮少在公眾面前露面,這次選擇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重新出發,他在近日接受京華時報專訪時表示,不擔心往事被再度提起,“犯的錯,就要由自己來買單”,更自喻像個傷痛痊癒的戰士,“我可以選擇解甲歸田,但那樣更像是個逃兵。這一次的舞台給我重新上陣的機會,就算戰死沙場也在所不惜”。京華時報記者侯艷

回歸舞台  個個高音美我打走心牌

昨晚的《我是歌手》第二季比賽中,滿文軍沒有選擇《懂你》《望鄉》等經典曲目作為自己的首次亮相演出,以一曲《我需要你》獲得全場第六名的成績。他說這個排名跟自己預估的差不多,之所以不用最拿手、觀眾最熟悉的歌曲“討巧”,是想藉此次回歸告訴大家滿文軍在音樂上有很多可能性。“這十幾年,幾乎每一次站上舞台唱的都是《懂你》或《望鄉》。它們給我帶來光環,但也覆蓋了我的很多音樂。”

因為2009年的吸毒事件和其他原因,滿文軍與第一季《我是歌手》失之交臂。這次作為補位歌手登場,他說這個舞台超級夢幻,“現場有最棒的樂隊、最棒的歌曲改編、超一流的音響,這是最大的吸引力。”

滿文軍評價第二季中歌手們的高音“一個賽一個地漂亮”。但他更想選擇走心的歌曲,不會刻意飆高音,“比如在第一季,楊宗緯的細膩唱法真的會催人淚下”。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滿文軍希望能在節目中走得更遠,一直到最後的總決賽。但他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一輪游”也能接受。“可以有更多機會唱喜歡的歌,或是呈現大家沒太留意的音樂類型,這一點很重要。”

回望舊事  曾恐懼見人一度想改行

吸毒事件發生後,滿文軍一度想過改行。“這五年幾乎沒有演出,有的也只是朋友們的一些活動需要我去,任何正式的舞台或大型演出幾乎都不會再邀請我。”其間,他有過很多負面想法,包括輕生。“這麼多年在歌壇都力求讓形象可以更好些,沒想到因為這個錯誤,讓事業跌入谷底,我是非常可惜又難過。”

滿文軍坦言,最嚴重的時候一度患上人群恐懼症。“有一大段時間我都不敢見人,就封閉在家。很多時候有些意料之外的演出,我走在舞台上都會覺得大家是用異樣的目光看我。有時候會聽到台下一些議論,儘管大多數人還是報以掌聲,但心裏會有特別的恐懼感,人越多的時候感覺越強烈。”

再返公眾視線,滿文軍已不害怕被舊事重提,但他也擔心得不到公眾的原諒。“那是我犯過的錯,也是人生經歷之一,沒有任何理由怕被指責,但壓力非常大。我已經40多歲,要為做過的事情負責任。犯的錯,要由自己來買單。”

感謝友人  陳道明來信猜中我內心

採訪中,提及那段低迷時光,滿文軍尤其感謝朋友們的不離不棄,也體會到什麼是酒肉朋友。“我曾經有很多時候為了融入所謂的圈子,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我可能骨子裡比較內向,不願跟那樣的人交往,過去的酒肉朋友就不再有聯絡。現在的朋友都非常有正能量。儘管圈子比以前小了很多,朋友越來越精簡,但我特別享受,做回了真正的滿文軍。”

滿文軍以陳道明做過的兩件事,表達久存於心的感動。2009年,他在拘留所待了14天,出來收到陳道明的短訊,通篇看完後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勇氣,“他猜到我的內心了,大概的意思我現在還記得。不要想着放棄,放棄你的事業,放棄你的人生,現在你更多的應該是反思,而不是消沉”。這幾年有很多社會活動時,陳道明、朱時茂等老大哥都會帶上滿文軍,“可能會有很多人反對,‘你怎麼讓滿文軍來’,但他們還是希望我通過大大小小的活動找回自信。今年過年前臘月二十八,跟陳道明老師一塊吃新年飯,他知道我要上這個節目就說‘別吃了,上節目要對得起觀眾’。很多時候就是一句玩笑式的話,我聽起來很溫暖”。

未來規劃  籌備新專輯溫情加改變

借《我是歌手》第二季重回公眾視線後,雖然還沒有演出安排,但滿文軍表示,早在2012年10月,他就已經開始籌備、錄製自己的新專輯。“從那會兒起,很快就錄完了3首歌。沒想到接下來的工作變得特別難,對於音樂來講,我一直都希望可以做到更好,所以這張唱片錄到現在才錄完了9首歌。現在,最後一首歌的小樣快要出來了。如果一切順利,這張專輯會在今年上半年發行。”

新專輯的風格將延續滿文軍特有的溫暖、深情的路線,同時還會加上一些民謠、爵士風格的歌曲。“我覺得做音樂不要太自我,不要迎合所謂的觀眾口味。還是得做自己能夠駕馭的、更擅長的音樂,不為了所謂的音樂多元化去做自己能力之外的東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網易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