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政協委員:留守婦女長期性壓抑 婚姻存危機

近年來,隨着勞務經濟持續的、規模化發展,大量的農村青壯年已婚男性常年在外,農村留守婦女逐漸成為一個新型群體。而留守婦女長期處於性壓抑的狀態,且勞動負擔重、家庭壓力大等問題,由此產生的種種矛盾逐步突顯。因此,政協委員熊彤建議政府深化關愛留守婦女。

問題

留守婦女勞動負擔重家庭壓力大健康狀況堪憂

熊彤說,農村留守婦女承擔著家庭責任和大小事務,不但要贍養老人、養育孩子,還得操持家務和農活。據調查,大部分農村留守婦女每人需要獨立耕種3.67畝農田,農忙時日均勞動生產時間為8.5小時。

由於留守婦女承擔著家庭生計、家庭角色責任和農業生產的壓力,導致其思想負擔過重。而長期的繁重勞動和較強的家庭壓力使她們的容顏過早衰老,身體狀況也越來越糟糕,很多農村留守婦女的身體都出現了各種疾病。

留守婦女情感需求缺失幸福指數低婚姻存危機

「由於丈夫長年在外,她們無法得到丈夫的體貼照顧與悉心呵護,缺乏關愛和理解,而長期的兩地分居也導致夫妻之間無法實現生理滿足,留守婦女長期處於性壓抑的狀態,」熊彤說。

熊彤認為長期的情感需求缺失和婚姻的「低性滿足」嚴重影響了農村留守婦女的身心健康,導致其生活幸福指數較低。空間的距離阻礙了夫妻間的情感交流,丈夫在外開闊了眼界,易出現婚外戀。於留守婦女而言,感情淡化增加了夫妻之間的猜疑,加上自我精神空虛,易受外界不法分子誘惑,從而導致情感危機。

留守婦女維權意識弱缺乏安全感

「隨着大量的青壯年男性勞動力出外務工,餘下老人、兒童和婦女這些相對弱勢的群體留守在家,這給農村的治安防範帶來了極大的挑戰,」熊彤認為。

農村地廣人稀,且社會治安狀況不斷惡化,違法犯罪的概率逐漸增加,而留守婦女更是成為一些不法犯罪分子的主要侵犯對象。「因為留守婦女在失去丈夫保護的情況下,更容易遭受人身與財產安全上的侵害,甚至受到性騷擾和性侵犯。由於農村留守婦女體單力薄,文化程度低,維權意識薄弱,當家庭財產與人身遭受侵害時,她們大多選擇獨自默默忍受。」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今視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