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丹:現代緹縈救父

營救高智晟

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女兒耿格、民運人士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四川異議人士劉賢斌的女兒陳橋、維權人士彭明的女兒彭佳音、法輪功學員王治文的女兒王曉丹,以及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哥哥陳光福等在聽證會上作證。(記者唐琪薇攝)

先給大家講一個歷史故事。

緹縈是漢文帝時齊地名醫淳于意最小的女兒。淳于意精通醫術,治好很多疑難重症。但他有個脾氣古怪,經常跟人爭吵,因此就有人上書皇帝陷害淳于意。官府判他肉刑的罪,用囚車送他到首都長安。當淳于意將被押送往長安時,他的五個女兒跟在囚車後面哭泣。淳于意生氣的罵他們:『生了五個女兒,卻沒有生下半個男孩,遇到急事,沒有一點用處。』緹縈聽了父親的抱怨後,非常感傷,就自願跟隨父親進京。到了長安後,緹縈上書給皇帝,為父親辯白;並且自願充當官家奴婢,贖父親的罪。文帝看到了緹縈的上書後,很受感動,就赦免淳于意的罪。"緹縈救父",以後成了中國歷史上家喻戶曉的故事,沒想到,經過了兩千年,到了今天的中國,我們有看到了這樣的故事發生。

王炳章和彭明是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積極推動者,先後在中國周遭國家被綁架回國,扣上恐怖分子和台灣間諜的莫須有的罪名判處無期徒刑。近年來,獄中的他們身患多種疾病,處境令人擔憂。2008年,王炳章年僅19歲的女兒,擁有加拿大國籍的王天安休學一年,來到美國,奔走於人權組織,政府官員和媒體之間,呼籲外界關注她父親的人權狀況,推動營救王炳章的行動,為此在試圖探視父親的時候被拒絕入境,從此,這個年輕的女孩開始了漫長艱難的救父之旅。前不久,這一站來到了台灣。跟她一起來的,是彭明現年17歲的女兒彭佳音。這個在美國長大的小孩國語已經不太流利,但是為了營救父親,決定開始學習中文,讓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父親的處境。王天安和彭佳音,讓我們看到了當代版的緹縈救父的故事,讓我們看到兩千年前發生的事情,活生生在我們眼前重現。而更令人髮指的是,連漢文帝都被緹縈感動而是放了她的父親,可是當代版中,中共對這兩位女兒的呼聲完全置若罔聞。誰說歷史一定是在進步呢?當代的統治者,其實有的方面是連兩千年前的封建皇帝都不如的。

12月2日我應邀和這兩位女兒一起上公共電視的節目,聽到王天安忍住淚水,說還有其他政治犯的家屬,處境比他們更糟糕;看到這個本來應當是享受豆蔻年華,無憂無慮的女孩,眼中那種委屈,焦慮,以及堅定和期待的眼神;目睹彭佳音如何為了能夠流利表達,在上節目之前跟陪同人士反覆練習的情景,不禁為之鼻酸。

十幾年來,提到中國,我們都是看到她的高樓大廈,看到經濟飛速發展;我們看到的都是奧運火炬和嫦娥登月的太空計劃。我們有誰,會看到王天安和彭佳音這樣的當代版的緹縈救父的故事,看到年紀輕輕就失去自己的父親,只能在國際上跨海表達思念的悲劇,而他們的父親,僅僅是因為政治見解與統治者相異而已。前者是中國沒錯,但是後者,難道就不是中國嗎?為什麼我們在看中國的時候,只看到鮮花和歡呼,而看不到這樣的淚水與迫害呢?為什麼我們只看到人民表明上對當局的順從,而看不到還是有那麼多的反抗者在為歷史進步付出代價呢?

王天安和彭佳音這兩個當代的緹縈,讓我們看到了更真實,更全面的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