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鐵志:張懸使我們談政治

台灣歌手張懸2012年11月上海白色時尚音樂節登台獻唱。

CFP

台灣歌手張懸2012年11月上海白色時尚音樂節登台獻唱。

11月2日,台灣創作歌手張懸在英國曼徹斯特演出時,接過台下台灣學生給她的中華民國國旗——青天白日旗,一個大陸學生當場不高興地喊"No Politics Today"(今天不談政治),隨後兩人現場疑似爭論的視頻在中國的社交網絡傳播,引起了啲爭議,雙方支持者各執一詞。

其中台灣文化部部長龍應台11月10日在訪問香港時公開評述此事:"大陸和台灣的很多年輕人缺乏對對方的了解";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在11月13日舉行的例行發佈會上講"這件事情我認為本來不應該發生"。不該發生的"這件事情"究竟係講張懸拿國旗,還係後續的爭議呢?涵義並不清晰。11月14日,張懸經紀人蔡玉青在新浪微博張懸的官方賬號宣布,張懸原定於12月30日在北京舉辦的演唱會延期。

"不談政治"本身即係一種政治;"不談政治"內在的含義又深刻地反映了當代中國青年的某種政治觀:愛國主義與犬儒主義。

首先,拿出國旗係咪政治?張懸事後在新浪微博發出《關於英國曼城演出風波一事》的聲明講:"這只是個旗子,代表台下這些學生和我來的地方,這當然唔係政治。"

但這當然又係政治。張懸的意思或許係她唔係為了宣示某種政治立場刻意挑釁觀眾,但國旗當然係政治符號,甚至就算這唔係"國旗",她只係提她熱愛台灣這塊土地,也可以被視為一種政治,一種"認同政治"。

但她為何不能在演唱會談政治,或者表現有政治意涵的情感?許多人評論講,觀眾買了票進去聽音樂,你卻在台上政治表態,係掛羊頭賣狗肉,名實不符。這係很普遍的一種批評,但也係最荒唐的。

搖滾或者嚴肅的音樂,從來都係可能涉及政治的,並且常常在現場演出時用不同手段去刺激觀眾思考。因為他們的作品和演出不只係來娛樂觀眾的,而係讓我們去認識、思考人性與世界的複雜多樣,幽暗與陰沉。你在左小祖咒演唱會,會看到拆遷的視頻;你在香港達明一派的演唱會上,會在大屏幕上看到關於香港或者中國的各種政治符號;你在其他人的演唱會上,可能會看到脫褲子、罵髒話、舉抗議布條,有的或許係無㾖頭,有的則係刻意讓你不舒服而把你推向視覺、聽覺或思想的邊界。

而張懸呢?張懸本名焦安溥,父親係海基會前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及台灣"行政院"僑務委員會委員長焦仁和,他係中國國民黨人士,蔣經國時期步入政壇。2006年張懸第一張專輯中的《寶貝》係她的成名曲,但她從來唔係一個小清新玉女。她自出道以來就不避諱在公眾場合食烟或偶爾髒話,她用音樂(尤其係過去兩張專輯2009年的《城市》與2012年的《神的遊戲》)關注社會議題,凝視社會弱勢,她屢屢公開發言支持社運議題,從大陸烏坎事件、香港反國民教育、台灣的農民與原住民到反媒體壟斷。講她係兩岸三地最關注政治和社會議題的歌手之一都不為過。

所以,如果歌迷來聽張懸演唱會,應該要理解她可能表達她的各種理念與想法,其中一部分有可能與政治相關。根據演唱會視頻,當晚那位留學生又對張懸喊的:"We just wanna have fun tonight"(我們今晚只係想來開心),顯然係對這位歌手的作品沒有起碼的了解與尊重。

一個搖滾樂迷應該準備接受在音樂中或者表演中得到觀念和美學上的刺激,而不只係 fun──雖然這也係一部分。張懸在事後聲明中講得好,"歌手,學生,聽眾,消費者,我們都需要新的資訊帶來的新刺激與新學習"。如果沒有這種音樂人或藝術家以及這種聽眾一起往前進,音樂或藝術世界不會進步。

其實這些對音樂的錯誤認識不應該發生,也不應該引起如此巨大的爭論。如果張懸談的係其他政治理念,或者係美國樂隊拿出美國國旗,聽眾也不會反彈。講到底,問題就在於那面國旗——青天白日旗。

此事之荒誕,首先表現在許多批評者認為這旗子,或者當張懸在現場用英文講"I'm proud to introduce my COUNTRY"(很自豪可以介紹我的國家),就代表她係"台獨"。但張懸指的國家當然係"中華民國",任何對地緣政治有點理解的人,都知道在歷史意義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確實係兩個國家,也該知道支持中華民國不代表係"台獨"(甚至可以概括地講,支持中華民國與台獨這兩種派別係衝突的)。

但關鍵就在於,張懸來自中華民國的事實係這名學生和許多大陸學生不習慣、不舒服,或者無法接受的。(當然也有許多人熱愛中華民國和馬英九總統。)此事發生後,正如一位網友在我的微博反駁我講,講搖滾樂有政治我們都知道,張懸反駁那麼多也沒用,我們只係想聽到張懸講,"我來自中國台灣,我並不想台獨"。

這句話揭開了真相。對啲中國青年來講,真正重要的係民族大義的底線。在深深的愛國情懷之外,在日常生活中他們係不談政治。那名講"no politics"的中國留學生事後在豆瓣網以"穿Dior的乞丐"的帳號發佈了一個事情始末,她寫道:"我以前就和我男友講過,坐在一起討論政治的人都特可笑,這個東西唔係簡單到我們能討論清楚的。當我們不了解啲事情的時候,最明智的方法就係唔好當別人面去觸碰他。"

因此,如果黨對國家與社會的睇法與他們不同,他們就係去迴避,讓黨來決定;如果張懸對兩岸關係的睇法、對台灣的情感觸碰他們的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那麼"最明智的方法"就係立即迴避這敏感的題目,或者如許多網民那樣狂罵張懸,或者如有人講從此不愛張懸了,無論曾經多麼喜歡她的歌。為了嚴肅的祖國大夢,他們願意揚棄小清新幻夢。

對張懸來講卻剛好相反,她寫道:"我們不必永遠迴避政治才能得到和諧,甚至互相理解";"我們(唔係發言者,而係我們都會有的)的許多觀念,有時候並唔係我們自己的,而係我們各自被教育或聽來的,所以我們有時才會迴避政治,或係避免討論任何有不同立場的話題以為係尊重,但因此我們反而永遠沒有機會平靜下來,或係有機會互相了解。"

她所希望的係透過對話與傾聽,去認識與理解彼此的歧見──例如大陸人可以嘗試去理解張懸為何會以她的國家自豪,台灣人如何認知兩岸關係。即使溝通的雙方最後仍有歧異,但在這過程中,我們都對世界多了一份認識,都擴大了思想的邊界。這個討論與對話的過程正係民主"政治"的真義。

但係,張懸紛爭已出,演唱會當時與事後的諸多爭論,都讓人感到需要感謝中國共產黨感謝國家,把大家教育的咁好——擁抱民族大義、迴避政治、只想have some fun的年輕人,係黨最愛的好孩子。

張鐵志為台灣政治與文化評論人,現為香港《號外》雜誌主編兼聯合出版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紐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