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亞千警組強征隊掠地拆房 噴辣椒水扔石塊攻村致多人傷

青田村村民毛先生周四告訴記者,海棠灣鎮政府周三出動由特警、公安、城管、交警、消防等近千人組成的強征隊,在拆遷及征地補償款未與村民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到青田村委會村仔小組進行強拆、強征。一些上前制止的村民遭到持警棍、盾牌的特警的毆打,還有強征隊員向村民投擲石塊、噴洒辣椒水,包括婦女在內的多名村民受傷。

xlp1.jpg圖片:海南省三亞市政府出動近千人組成的強征隊,到海棠灣鎮青田村強征土地、強拆民房。(網絡圖片)xlp3.jpg圖片:青田村村民阻止強拆隊,雙方發生衝突,有村民被打傷。(網絡圖片)xlp4.jpg圖片:被強拆後的青田村一片廢墟。(網絡圖片)xlp2.jpg圖片:青田村村民的房屋被強拆。(網絡圖片)

海南省三亞市政府周三出動近千人組成的強征隊,到海棠灣鎮青田村強征土地、強拆民房,與抗議村民發生肢體衝突,多名村民受傷。有村民表示,一畝地5萬元的補償款太少,失地後他們無法維持生活。


青田村村民毛先生周四告訴記者,海棠灣鎮政府周三出動由特警、公安、城管、交警、消防等近千人組成的強征隊,在拆遷及征地補償款未與村民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到青田村委會村仔小組進行強拆、強征。一些上前制止的村民遭到持警棍、盾牌的特警的毆打,還有強征隊員向村民投擲石塊、噴洒辣椒水,包括婦女在內的多名村民受傷。

記者:“村民被辣椒水噴了,也有被打了,是這樣么?”

毛先生:“對啊,很多人在村口頂住那些政府的人,不讓他們進村裡面去。”

記者:“據說有上千警察在場是么?”

毛先生:“對,都是政府的人,他們進去,看到房子就強拆。”

記者:“一畝地賠償你們多少錢?”

毛先生:“一畝才5萬而已。別的村就加倍(賠償),我們村沒有加倍,我們村的人不同意,然後他們就這樣。”

記者:“地被征走了要修建什麼?”

毛先生:“用來搞房地產,靠近海邊這裡。他們把地拿走我們就只能搬到安置區,如果有錢的就拿錢去買房地產(商品房)住。”

記者:“安置區你們滿意嗎?”

毛先生:“我們不滿意,安置區的房子都是蓋的矮矮的,怎麼住得下去呢?要有颱風來,水就要跑進門裡了。”

記者:“昨天你們多少村民出來抗議了?”

毛先生:“村裡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人出來,20多戶,50多人,很多人都去工作了,剩下的老的小的在村裡面頂住。”

記者:“昨天最後有沒有拆掉你們的房子?”

毛先生:“有一半都拆掉了。”

一名青田小學的老師周四接受記者採訪時稱,目前失地農民的安置區還沒有建成,政府就要強征農民的土地。

記者:“有沒有聽說昨天有警察來青田村征地了?”

老師:“警察,是啊,在青田那邊征地,都是政府行為。已經征了一部分了,有一些價格賠償的問題。現在安置區還沒搞好,已經搞了好幾個了,臨時的安置區有什麼用,還沒有搞正規的,還沒搬進去,”

記者就此致電海棠灣鎮政府了解情況,但對方要記者找黨政辦:“項目太多,我也不知道要搞什麼項目,我昨天沒有參加征地,不太清楚,打電話問黨政辦的人才知道。”

而黨政辦的一名職員稱周三的征地囊括了很多部門,要記者找海棠灣管理委員會:“我們沒有說每個部門都參與了,昨天的這個事已經囊括了整個部門,包括海棠灣政府和很多部門。對外的你得和管委會聯繫,我們這邊沒有對外發佈新聞的權利。”

而一名海棠灣管理委員會的負責人則告訴記者,村民為了向政府多要補償款在村內大興土木,拆掉的是青田村村民擅自修建的違法建築:“是想訛點錢而已嘛,他們之前住的房子很破爛的,現在那邊臟、亂、差,總是停電,水都是自己打得井,垃圾滿天飛。都是違法違建,一家最多一套房或兩套房,現在把稻田裡面都蓋上房子了。村裡只有兩百人,就蓋了五、六百套房子。”

記者:“什麼目的啊?”

對方:“等着賠償嘛。家裡就兩口人,蓋了三、四層,裏面鋼筋水泥都沒有,拿磚搭起來的。”

但對於拆遷時使用暴力的問題,這位負責人則表示不清楚。

另一位青田村村民否認了官方的這一說法,並稱征地補償款太少,失地後無法維持生存。

記者:“政府說你們違法修建這麼多的房子就是為了向他們多要征地補償款,是這樣嗎?”

村民:“沒有,沒有。我們是農民,我們是為了農民的生活。都是老百姓舊的房子,一層、兩層的,為什麼要過來挖?他們就過來征地但是錢我們都沒收到,他們怎麼有資格過來挖呢?”

記者:“他給你們一畝多少錢?

村民:“一畝好像是5萬塊,這麼少啊,我們是農民啊,生活能過得下去嗎?”

長期報道民眾維權消息的“六四天網”網站負責人黃琦就此向本台記者表示:“主要是官方在征地拆遷當中執行賠償的金額太少,而基層官員往往迫於上命差遣,不得不執行征地拆遷,但是工作又不好開展,在此情況下他們往往默許民眾搭建一些違法房屋,以獲取較高賠償。避免類似情況發生一方面要大幅度提高征地拆遷補償金額,另一方面應當相對規範地對官民進行統一的執法標準。實際上,官員及其親屬這樣做的情況非常多,而在一些地方,所謂的拆除違建,往往只是拆除弱勢群體的違章建築。”

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忻霖的採訪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