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讓孔子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正的「小康」

《禮記•禮運》載: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嘆。仲尼之嘆,蓋嘆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嘆?」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勇知,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勢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孔子講學圖

白話解:

當初,孔子參加魯國的蜡祭大典。祭祀結束後,孔子在宗廟門外的樓台上遊覽,不禁黯然而嘆。孔子的感嘆,大概是在感嘆魯國的現狀吧。言偃(子游)正在他身邊陪伴,於是問道:「老師您為何嘆息?」

孔子說:「大道通行於天下的時代,以及夏、商、周三代那幾位英明君王當政的時代,我孔丘都沒有趕上,但心嚮往之,故此嘆息。

「大道通行的時代,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人們選舉出有德行和有才能的人來治理天下。他們彼此信任,和睦相處。所以人們全都不只把自己的親人當做親人,不只把自己的兒女當做兒女。這樣,老人能安享天年,壯年能貢獻才力,兒童能得到良好的教育。讓年老無偶者、年幼喪父者、年老無子者和不幸殘疾的人都能得到供養。

「成年男子各盡其才,成年女子各有其夫。人們不忍財物被拋棄在地,但不一定要收藏到自己家裡。人們擔心無法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但不會用來只為自己謀利。因此,沒有人玩弄陰謀詭計,劫奪偷盜、殺人越貨罪行等也不會發生,所以連大門都可以不關。這樣的社會,叫做大同世界。

「如今,大道已經沒落,天下成了一家一姓的私產。人們只把自己的親人當親人,只把自己的兒女當兒女。財物和人才,都成了私產。諸侯、天子們的權力變成了世襲的,並且名正言順的世代繼承,還修建了城郭溝池作為堅固的防守。

「故此,先人才制定出『禮』作為調節社會關係的綱紀,用來明確君臣關係,使父子淳厚,使兄弟和睦,使夫妻和諧。各種制度得以確立,劃分開田地和住宅。尊重拉攏有勇有謀的人,來為自己建功立業。所以陰謀詭計由此興起,戰爭也由此產生。

「夏禹、商湯、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旦,由此成為三代中的傑出人物。這六位君子,沒有誰敢不謹慎奉行禮制的。他們闡明禮制的內涵,用禮制來考察人們的信用,揭露過錯,樹立文明禮讓的典範,為百姓做出榜樣。如果他們有不遵守禮制的行為,就算有權勢者也要被罷黜,百姓也會把他們看成禍害。這樣的社會,叫做小康。」

前面講大同社會的部分只是個美好的理想,離我們尚且太遠,先不去管它,我們只看最後這段所描述的「小康」。

今天,我們常常以GDP多少美元作為小康標準,但是真正的「小康」實在與GDP無關。孔子所提倡的「禮制」與我們今天提倡的「法制」何其相似?「禮制」,並不是給身居高位者以特權的,而是讓他們來「謹慎奉行」的。他們只是禮制的執行者,而不是禮制的主人;他們根據禮制糾正百姓的行為,但必須以身作則;同時,他們沒有特權,如果有不遵守禮制的行為,那麼就算有權有勢者也要被罷黜,並且會受到老百姓的斥責和疏遠。

這樣的社會,才叫小康!

名正,則言順。我想,這,才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應有之義。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文化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