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二十四節氣之白露

每年的9月7日或8日太陽到達黃經165度時,為二十四節氣之白露。

白露是氣溫漸涼,夜來草木上可見到白色露水的意思。據《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對“白露”的詮釋——“水土濕氣凝而為露,秋屬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氣始寒也”。古人在《孝緯經》中也云:“處暑後十五日為白露”,陰氣漸重,露凝而白也。”

白露節氣的由來:由於天氣逐漸轉涼,白晝陽光尚熱,然太陽一歸山,氣溫便很快下降,至夜間空氣中的水汽便遇冷凝結成細小的水滴,非常密集地附着在花草樹木的綠色莖葉或花瓣上,呈白色,尤其是經早晨的太陽光照射,看上去更加晶瑩剔透、潔白無瑕,煞是惹人喜愛,因而得“白露”美名。

一、白露與天氣

白露至秋高氣爽

據我國古籍說:“八月節,陰氣漸重,露凝而白也。”從氣候規律說,白露時節,涼爽的秋風自北向南已吹遍淮北大地。

秋始白露。從此,風輕、雲淡、天高、水長。白露含秋,那晶瑩的露珠折射出詩意般的韻味。這個季節最為寫意,它兼有水墨的濃重與工筆的細膩。陽光很亮,明晃晃一大片,但不燥熱,仔細分辨,竟見紋理,絲絲縷縷,照得行人心生暖意。即使沒有陽光的日子,秋風也解風情,臨高而站,衣袖被風鼓起,清風滿袖。只有秋天的風,才稱得上一個“清”字,也只有秋天的風,才可以還人一份清爽。

全年晝夜溫差最大

白露是個典型的秋天節氣,一般晝夜溫差在10℃至15℃,氣溫下降速度很快,夜間氣溫已經達到水汽凝結成露的條件,露水在清晨的田野上晶瑩剔透,因露珠成白色而得名白露。

諺語說“過了白露節,夜寒日里熱”便是說白露時白天夜裡的溫差很大。古語說:“白露節氣勿露身,早晚要叮嚀。”意在提醒人們此時白天雖然溫和,但早晚已涼,打赤脯容易着涼。

白露時節,我國大部分地區天高氣爽,雲淡風輕。俗話說:“白露秋分夜,一夜冷一夜。”這時,夏季風逐漸被冬季風所代替,多吹偏北風,冷空氣南下逐漸頻繁,加上太陽直射地面的位置南移,北半球日照時間變短,日照強度減弱,夜間常晴朗少雲,地面輻射散熱快,所以溫度下降速度也逐漸加快,天氣也就越來越涼。

一般習俗認為白露節下雨,雨下在哪,就苦在哪。因此有句農諺如此說“白露前是雨,白露後是鬼”。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在詩經中,有一首著名的詩句:“蒹葭(jianjia蘆葦)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刻畫的是一片水鄉清秋的景色。

也許正是此詩句的廣為流傳,有些人把白露稱為輕霜,這是不對的,白露不是霜。我們知道:霜是在近地面空氣中水汽直接凝華在溫度低於0℃的地面上或近地面物體上的白色鬆脆冰晶。著霜的物體或附近的空氣溫度必然在0℃或以下。而露水的產生是一種水汽凝結現象,附着露滴的植物莖葉溫度儘管很低,也必定是在0℃以上。

白露是收穫的季節,也是播種的季節。富饒遼闊的東北平原開始收穫穀子、大豆和高粱,華北地區秋收作物成熟,大江南北的棉花正在吐絮,進入全面分批採收的季節。西北、東北地區的冬小麥開始播種,華北的秋種也即將開始,應抓緊做好送肥、耕地、防治地下害蟲等準備工作。

白露後,我國大部分地區降水顯著減少,東北、華北地區9月份降水量一般只有8月份的1/4到1/3,黃淮海流域地區有一半以上的年份會出現夏秋連旱,對冬小麥的適時播種是最主要的威脅。華南和西南地區白露後卻常常秋雨綿綿,平均每2—3天就有一個雨日,四川盆地這時甚至是一年中雨日最多的時節。過多的秋雨對秋作物的正常成熟和收穫也十分不利。

同為白露節氣,在我國的不同地區其景緻也有所不同,北方已是水汽凝結,而南方有些地區仍是花香四溢,曾有“白露時分桂飄香”的說法。白露節氣還有忌風雨的說法,如“白露日東北風,十個鈴子(棉桃)九個膿;白露日西北風,十個鈴子九個空,”等等,在這條條諺語中,不難看出農民朋友們對節氣的重視。

三、白露習俗

福州“白露必吃龍眼”:

福州有個傳統叫作“白露必吃龍眼”的說法。民間的意思為,在白露這一天吃龍眼有大補身體的奇效,在這一天吃一顆龍眼相當於吃一隻雞那麼補,聽起來感覺太誇張了,哪有那麼神奇,不過相信還是有一些道理的。因為龍眼本身就有益氣補脾,養血安神,潤膚美容等多種功效,還可以治療貧血,失眠,神經衰弱等等很多種疾病,而且白露之前的龍眼個個大顆,核小甜味口感好,所以白露吃龍眼是再好不過的了,不管是不是真正大補,有吃了就是補,所以福州人也習慣了這一傳統習俗。

白露茶:

老南京人都十分青睞“白露茶”,此時的茶樹經過夏季的酷熱,白露前後正是它生長的極好時期。白露茶既不像春茶那樣鮮嫩,不經泡,也不像夏茶那樣乾澀味苦,而是有一種獨特甘醇清香味,尤受老茶客喜愛。

白露米酒:

蘇南籍和浙江籍的老南京中還有自釀白露米酒的習俗,舊時蘇浙一帶鄉下人家每年白露一到,家家釀酒,用以待客,常有人把白露米酒帶到城市。白露酒用糯米、高粱等五穀釀成,略帶甜味,故稱“白露米酒”。

祭禹王:

禹王是傳說中的治水英雄大禹,太湖畔的漁民稱他為“水路菩薩”。每年正月初八、清明、七月初七和白露時節,這裡將舉行祭禹王的香會,其中又以清明、白露春秋兩祭的規模為最大,歷時一周。在祭禹王的同時,還祭土地神、花神、蠶花姑娘、門神、宅神、姜太公等。活動期間,《打漁殺家》是必演的一台戲,它寄託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一種祈盼和嚮往。

浙江溫州等地有過白露節的習俗。蒼南、平陽等地民間,人們於此日採集“十樣白”(也有“三樣白”的說法),以煨烏骨白毛雞(或鴨子),據說食後可滋補身體,去風氣(關節炎)。這“十樣白”乃是十種帶“白”字的草藥,如白木槿、白毛苦等等,以與“白露”字面上相應。

白露時節正值台灣稻作的第二期,這時稻作是處於孕穗期,也是文旦、柿子、水梨和筊白筍的盛產期。此時台灣周圍海水溫度比前一段時間低,漁獲量較少,但是在澎湖北方的海域仍可捕獲黑鯧,台灣東北部仍有旗魚、沙魚、小卷等魚類可捕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華夏經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