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無產階級專政怎麼演變成專無產階級政

(一)專政對象的演變

我無意從理論或法理上討論馬克思提出的:階級鬥爭必然要導致無產階級專政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國家問題。為了長話短說,我們也還要繞開1957年被打成的幾百萬“右派分子”和1959年從彭德懷元帥到基層幹部被打成幾百萬“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問題,(因為他們也成了“專政對象”)。為了長話短說,我想直接切入“文化大革命”期間,我國的“無產階級專政”是怎麼演變為“專無產階級政”的。

(二)把“專政”的“金箍棒”交給誰?

毛澤東發動“革命”運動時,向來注重“革命動力”。過去的“革命動力”總是“工農兵”。可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變了。誰是“革命動力”呢?

一,不能是“工”,因為工人階級在各級黨委領導下,組織性比較強,保守,不宜動員他們造反;

二,不能是“農”,因為大躍進之後全國餓死了幾千萬人,現在農民還吃不飽飯,讓他們進城造反,會不會變成“陳勝”“吳廣”?

三,也用不着“兵”,雖然“槍杆子里出政權”,因為現在“兵”掌握在“親密戰友”林彪副主席手裡,只要作“後盾”就行了,用不着公開出面。

於是把造反的“金箍棒”交給了學生們。他們最為妥當,年輕,單純,富有熱情,比較容易鼓動。於是“紅衛兵運動”發生了。一個夜晚之間全國出現了潮水一般的紅衛兵。“偉大領袖”在天安門上八次接見紅衛兵,教導他們:“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讓全國學校停課,說這是上的“階級鬥爭課”,是“不上課的上課,不考試的考試”,讓他們在階級鬥爭中“鍛煉,成長”。一個個國家把教育停辦十年八年的,沒有什麼了不起。

但是必須給他們幾種“武器”:

1,一是“革命”的旗幟:,“革命”在中國歷史上是多麼神聖多麼光輝呀!於是孩子們接過這塄旗幟,在不到一個月之內,就把毛澤東認為“劉少奇掌握”的各級黨政機關搞癱瘓了;

2,給他們一個口號:“造反有理”: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從小學到大學全都建立了“紅衛兵組織”,不管多少人,只要他們開一個會,自己取個革命的名字(如“延安”或“井崗山”造反兵團)不要任何審批手續,就可以任意打、砸、搶、抓、抄。(在社會主義國家,任意成立這種組織,是要犯罪的)因為公、檢、法,是被劉少奇“修正路線”統治着,很快被砸爛,紅衛兵們為所欲為——只要“造反”,你就“有理”。中國真是無法無天的世界。

紅衛兵們在“造反有理”精神指導下,行動的主要形式是“打、砸、搶、抓、抄”:“打”就是不同造反組織為了奪權打“內戰”;“砸”就是在“破四舊”中砸爛各種古迹文物;“搶”就是在武武鬥中搶武器,搶檔案;“抓”就是隨便抓人,關押,刑訊逼供;“抄”就是抄家。只要他們認為某某是什麼反動“分子”,可以隨便逮捕和抄他們的家。(粉碎四人幫後,凡是有上述行的“學生領袖”,都被判了刑)

3,給他們一個目標“奪權”:把所謂“劉少奇統治下的走資派政權”被搞垮之後,要建立“紅色政權”(即革命委員會),誰進了“會”,也就是當了官。紅衛兵造反不久,從海南島到黑龍江,從上海到新疆,從中央到地方,各機關、團體造的反組織,為了奪權,都為兩派。為了爭奪誰是真正的“革命派”,誰是“真正忠干毛主席”的,爭論不出結果,便兵戊相見。“權力”是一張魔椅,誰都想坐它,坐上之後,為了保住它,什麼是非,良知,親情全部喪失了。前面說的紅衛兵“革命”的主要手段中那個“打”字,就是“打內戰”。從1967年1月上海王洪文奪權開始,一直到1977年2月保定建立了革委會全面“停戰”,奪權的武鬥十年才結束。毛澤東在1967年奪權高潮中說:是“全面內戰,形勢大好!”在“全面內戰”中兩派喊着同樣的口號,念着同樣的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在奪權鬥爭中,除了飛機,什麼武器都用上了(遼寧撫順武鬥中還用了坦克)。武鬥中犧牲了多少孩子,從來沒有公布過。但許多地方都有紅衛兵墳墓。這樣的“戰爭”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沒有過。

4,給他們一種方法:“批判鬥爭會”。

文化大革命已經過去近50年了,就我的眼界而言,還沒有一部電影、電視、小說、報告文學作品,直接描寫過一次“批鬥會”。在這裡我們簡單敘述一次。

(三)一次批鬥會的過程:

不管批判鬥爭什麼人,大體都是這麼一個過程:

把批鬥對象先掛上大牌子遊街示眾,大牌子上寫上他們的名字,並划上紅X;如“頑固不化的走資派”,“大叛徒”,“大特務”,“現刑反革命”……(我本人就掛過三種牌子“黑幫分子”,“反動作家”,“走資派”)。任何國家都沒有的人格侮辱的法律。

遊街之後押進批鬥大會場,會場上萬人攢動,“打倒XXX!”,“XXX必須交徹底待罪行”,“XXX不投降就叫他滅亡!”接着必須喊“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和“祝林副主席永遠健康!永遠健康!永遠健康!”(本人有一次在批鬥會上——是批鬥別人時,有意秘密作過記錄:每喊五次“打倒”和“萬歲”,我便暗暗在筆記本上畫“正”字,結果共喊了一百八十多次)。

當把主持會議人喊:“把XXX反動傢伙押進會場!”於是由兩個大漢架着被批判人的背膀,一個人按着腦袋,作90度鞠躬狀(人們普遍叫“噴氣式”),主持人喊:“交待,老實交待你的罪行!”

他們給你安個什麼罪名,你必須交待什麼,不準事辯,不準說明情況,否則就是一頓暴打。

“文化大革命”用這種方法批鬥致死者、自殺者,中外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專家共同認可的數字是350多萬人。

(四)文化大革命被專政的“敵人”都是什麼人?

在“文化大革命”中,一個夜晚製造了九種敵人。他們是:地、富、反、壞、右、叛、特、走,外加一個“臭老九”。我們具體分析一下這九種“敵人”:

1,地(主)、富(農):“解放”區從1947年開始土地改革,到文革時,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土改時“地富”被斗過一番。爺爺那一輩的地主,富農,現在大多死了。他的第二代也四五十歲了。有的在鄉下種地,有的當了工人,說他們是地主,沒有土地,說他們是資本家,沒有企業。有的早就參加了工作,成了幹部。他們實際上已經成了“無產者”。但他們填寫各種表格時,“出身成分”一欄,還是“地主”,他們的第三代,連爺爺輩的地主、富農是什麼樣子也沒有見過,但是他們爺爺的“原罪”還得由他們承擔。他們不能當兵,不能上大學。上兩代的“原罪”,還得由他們承擔。(一直到八、九十年代,出身成分一標,才淡出歷史)。

2,反(“革命”)壞(分子):1952-1953年的鎮反、肅反運動,已經斗過一翻了,如果誰歷史上和國民黨有過某種關係,文化大革命便在劫難逃。其實現在他們現在沒有土地,沒有資本,實際上也是“無產者”。至於“壞分子”就更難說了,也許是小偷、小膜或作風上有某種不良行為——法律上也沒有界限;反正都成了專政對象;

3,叛、特,凡是做過地下工作的,被捕坐過牢的,或者在戰場上被俘虜過的,一律打成了叛徒,特務;

4,走(資派):毛澤東說“階級鬥爭在黨內”“中央有兩個司令部”,於是在城市裡,工廠車間主任以上,機關處級幹部以上,農村公社書記以上,只要是“當權派”,一定是“走資派”!結果“走資派”打倒了2000多萬。全國黨政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的領導全被打倒了。為了穩定毛澤東要他的親密戰友林彪派了“軍宣隊”代表執攻。

國家主席劉少奇,黨的總書記鄧小平,彭德懷、賀龍等,是革命元勛,他們身身經千戰,百死一生,是中共建政的締造者,各基層幹部,也經過了歷次運動的考驗。如果他們還不是“無產階級”,誰是無產階級呢?可是現在全被專政了。

5,所謂“臭老九”即知識界精英。1956年在一次會議上,毛澤東對全國500萬知識分子作的估計是:他們是資產階級培養的,其思想體系也是“資產階級”的,對社會主義是格格不入的。在文化大革命中,科學家,藝術家,作家,除了演樣板戲的幾個主角,和北京市緊跟江青的一個作家,一個詩人,全被打倒了。特別是50年代懷着愛國情懷的“海歸”派科學家,或者50年代留蘇的幹部,大多被打成了帝國主義或“蘇修”的特務,被關押,抄家、批鬥,無一漏網。

“文化大革命”中整了多少人。國內、外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專家都作過統計,為大家所認同的是:觸動了2000萬,自殺和被整死的是350萬。被批鬥的2000萬,加上如果按五口之家算,所以葉劍英元帥說:“觸動面是一億人。”

57年的“反右派”59年的“反右傾”加起來整了700百餘萬人,“三年困難”餓死人的數字,公認的是3750萬人,加上文化大革命被迫害至死的300多萬,一共是4000多萬人。比八年抗戰犧牲的還多一倍!

中共建政的60年,毛澤東統治的前30年基本上是“以階級鬥爭為綱”下渡過的。就是1958年的生產大躍進也要批判“資產階級右傾機會主義”,實際上鬥爭對象是“無產階級”,被專政的也是無產階級。

所以“文化大革命”是“無產階級專政”變成了“專無產階級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