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RFA獨家:新領導的選擇(鮑彤)

十八大文件是新舊口號的彙編,不太像政綱。新領導的政綱,我沒有聽說過。如果以“實施憲法依法治國”總攬全局,條條都可以各得其所,都有可能實現,而且能夠互相促進,相得益彰。(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LIU JIN/AFP/Getty Images)

十八大文件是新舊口號的彙編,不太像政綱。新領導的政綱,我沒有聽說過。能聽得到的,有六條:一,實施憲法,依法治國;二,反腐敗;三,提高效率;四,GDP翻一番;五,調整收入分配;六,接受蘇共解體的教訓。這六條都好,第一條尤其好,最重要。至於做得到做不到,我不知道,我只能作一點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粗淺的分析。

我想分析一下這六條的內在關係:它們能不能兼容?方向是一致的,還是互相矛盾的?我的印象是:如果以“實施憲法依法治國”總攬全局,條條都可以各得其所,都有可能實現,而且能夠互相促進,相得益彰。其中的道理,想一想就清楚了,用不着我啰嗦。

如果以“反腐敗”來總攬一切呢?離開了法治,那就難免滑到以“反腐敗”之名,行非法鬥爭之實的邪路上去。薄熙來黑打黑,就是近在眼前的前車之鑒。

如果以“提高效率”來總攬一切呢?能總攬嗎?搞得不好,會不會發展到戰時體制,直到軍國主義?那是希特拉走過的邪路。

能不能以“翻番”來總攬一切?怎麼區別於大幹快上大躍進?再說,如果GDP翻了一番,說不定消費品價格也會翻一番,說不定腐敗和空話會翻兩番。至於貧富鴻溝和基尼係數,反正誰也不知道它們翻幾番。講到資源破壞和環境污染,誰能告訴我應該用什麼指標來作出“正比”或“環比”?

能不能凸出“調整分配”?我不知道怎麼凸出法。莫非是重搞“社會主義改造”?

那麼,能不能以“接受蘇共解體教訓”來總攬一切呢?如果“接受教訓”是指必須確保列寧斯大林兩把“刀子”的生殺予奪的特權,那麼,在砧板上聽任宰割的魚肉,除了人民,就是法律。這和實施憲法勢成水火,太不相容了。我實在想不出來,兩把“刀子”能和什麼東西兼容。

當然,如果需要接受的教訓是“黨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好極了,這本來就是中共《黨章•總綱》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作出的最好最權威的總結。真能下決心接受這個教訓,一切問題都能解決。如果這樣,共產黨就必然由有領導有計劃破壞法治的力量轉化為正能量,轉化為實施憲政勵行法治的強大動力。反腐敗就能打開新局面,提高效率轉變作風都不成問題,GDP翻一番能完滿實現,調整收入分配以和解社會矛盾,團結國內各民族以達到長治久安,在國際社會中成為受尊重的有信譽的和平因素,都是有把握的,肯定都實現得了!

這也正是無窮無儘力量之所在。以黨章總綱團結全黨,以實施憲法凝聚並服務於全民,義正詞嚴,理直氣壯,哪個黨員敢不贊成?作出這一正確選擇,勝過任何“千軍萬馬”和“戰略策略”。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當選為國家主席後,以總書記之尊堅持“黨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的總綱,以國家主席的權威堅持憲法和法律的生命,新領導就肯定立於不敗之地,還有什麼有組織的障礙無法逾越,什麼老大難的疑難雜症不能霍然而愈?

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在於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