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深圳警官禍起「煽顛」? 王登朝反控檢察院誣陷

王登朝妻子懷抱尚未見過父親的幼子與聲援者在二審法庭外。(網絡圖片)

華盛頓—被以貪污和妨礙公務罪名判重刑的深圳警官王登朝上訴案二審結果仍不明朗,上訴人重新委託為其代理辯護的兩位北京律師先後到看守所會見了因參與民主活動而被捕的王登朝,並向外界介紹了與案件有關的最新情況。他們表示,從現有證據和目前了解的案情來看,王登朝案是一個政治案件,他被指控貪污280萬元(人民幣)和妨礙公務的罪名難以成立,純屬構陷。

新近介入此案的劉曉原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他今天上午在深圳羅湖區看守所見到了王登朝,談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王登朝被捕前是現役警察,在公安局辦的保安公司擔任經理。

*律師談案件起因*

劉曉原引述王登朝的話說,一開始深圳巿公安局是以涉嫌非法集會、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沒有辦理法律手續,就先後在保安公司會議室和公安局禁閉室把他關押了10天。劉曉原回顧了這個案件的起因。

他說:「去年3月10號,要組織一個集會,是要紀念孫中山。同時也是去年兩會召開嘛。要搞個簽名,向兩會提一些建議,民生方面的建議。3月7號他就被他們市公安局控制了,說他涉嫌非法集會,還有他以前參與過一些活動,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事。一開始在保安公司會議室關了三天,後面到公安局的禁閉室關了7天。當時談話談的都是涉嫌非法集會和危害國家政權的問題」

劉曉原律師認為,這本來是政治案件,現在當局從王登朝2011年在保安公司任職時有關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保安支出的帳目中羅織罪名,改成經濟案件。劉曉原表示,王登朝說,案件罪名改成貪污後,檢察院沒有提訊過他,只是案件移送審查起訴時,檢察官問他認不認罪。

*反控公訴人誣陷*

北京的王全章律師是王登朝新近委託的另一位代理律師。他在微博上披露,王登朝昨天已經通過代理人向深圳市公安局發出了第一個信息公開申請:一、公布2012年度深圳市保安總公司向深圳市公安局繳納利潤總額;二、深圳市公安局對保安公司創收利潤分配信息;三、保安公司保安服務項目利潤率。

王全章日前也到深圳羅湖區看守所會見了王登朝。這位維權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深圳市檢察院為了將王登朝定成貪污罪,故意隱匿了大運會保安帳目的一些關鍵性證據,而所謂妨礙公務更是莫須有罪名。王全章表示,他的當事人王登朝現在要反控檢察院相關人員犯了誣陷罪。

他說:「檢察院也非常清楚王登朝他沒罪,明知道他沒有罪卻仍然把他當成犯罪來指控的話,這很顯然就屬於徇私枉法罪。這是其一。其二是妨礙公務的部分,他們檢察院還有法警涉嫌作偽證。有一個偽證的情節在裡邊。還有一個誣告陷害。所以,這個案子真正的犯罪者是深圳市公檢法的一些人。」

劉曉原律師在推特上指出,王登朝妨害公務案,是指市公安局把他帶至市檢察院談話,進入辦公樓時與保安員發生衝突。既然公訴機關指控他妨害了市檢察院公務,巿檢察院就與本案有利害關係。為保證程序公正本案應發回重審,由廣東省高院指定省內其他巿的區法院管轄。

*二審法官稱不再開庭*

劉曉原的推文說,王登朝稱,自己沒有貪污,增加九百多保安員,也是經過法定代表人、財務負責人、法律顧問、監管公司警察等人同意,錢也是由公司直接匯到保安員賬上。

此外,劉曉原律師認為,王登朝案的一審和二審都出現了深圳市和區檢察院同時以公訴人和受害人身份出庭等程序不合法問題,需要糾正並應該保障他獲得公平審判的權利。

他說:「下午見到法官,法官說不會開庭審理。我也和法官交換了意見和看法,認為這個案件第一次開庭時,由於辯護律師的退出,使王登朝沒有獲得很好的辯護。現在我們重新介入了,他請了新的律師,我們也希望通過開庭和檢察院對這個案件的證據進行重新質證,以便查明事實,也是更好地維護保障被告人王登朝(應)給予的律師辯護權。」

兩周前二審開庭時,王登朝當時的兩位辯護律師李靜林、李金星先後宣布解除代理關係,退出法庭,抗議他們所說的司法不公。

劉曉原律師在推特上說,王登朝稱,在轉移至深圳巿第二看守所羈押期間,一開始把他與死刑犯關在一室,遭到死刑犯毆打,管教發現只是冷笑不制止。打傷後也沒給治療。後與黑社會犯罪人員關在一起,再後與青少年犯關在一室,每天被面壁,擦地洗碗。

38歲的王登朝,來自陝西,畢業於西北政法大學。他和活動人士徐琳準備在2012年3月12日孫中山逝世87年紀念日前夕到深圳市蓮花山公園搞一個紀念活動,宣傳民主。但警方在這項活動實施的兩天前就將王登朝逮捕,送進深圳市羅湖區看守所,並在去年12月將他以貪污和妨礙公務罪名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4年6個月。

深圳與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區相鄰,是當年鄧小平發動改革開放時最早的試點特區之一,也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走馬上任後「南巡」中首選的城市。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