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獨眼王子」被指阿人質事件主謀

「獨眼王子」被指阿人質事件主謀
阿爾及利亞氣田遭襲主謀穆赫塔爾·貝爾摩塔爾。

巴黎——他的隨從稱他為“王子”。去年,伊斯蘭派武裝分子控制了馬里北部一座城鎮之後,他喜歡去河邊看日落,身邊環繞着全副武裝的保鏢。

其他人叫他“獨眼”,因為他被彈片炸瞎了一隻眼睛;還有些人叫他“萬寶路先生”,因為他在薩赫勒地區壟斷了香煙走私貿易,從而為自己的聖戰活動提供資金。而法國情報人員稱他為“抓不住的人”,因為2003年一系列的綁架事件顯然與他有關,他卻毫髮無傷地逃脫。當時一共有32名歐洲旅客被綁架,據說他得到了成百上千萬美元的贖金。

40歲的穆赫塔爾·貝爾摩塔爾(Mokhtar Belmokhtar)出生在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城市蓋爾達耶,這座城市位於阿爾及爾南部350英里處。現在,阿爾及利亞東部的國際天然氣工廠發生綁架案件,貝爾摩塔爾被稱為是其幕後主使。阿爾及利亞官員稱,他對該工廠發動攻擊,擄走大量外國人。他的發言人稱,此次襲擊是在報復法國在馬里實施的軍事干預行動,及阿爾及利亞悄悄支持法國在薩赫勒地區與伊斯蘭武裝分子作戰的行為。

薩赫勒地區橫亘於馬里、毛里塔尼亞及尼日爾之間,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地區之一。貝爾摩塔爾在薩赫勒積极參与政治活動、賺錢活動及作戰活動已有幾十年。但是通過此次綁架事件,他突然成了與席捲本地區的伊斯蘭武裝運動相關的最著名人士之一,並且震動了世界各國。本次事件是多年來全球最惡劣的綁架事件之一。

1989年,奧薩瑪·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一位導師、被視為“全球聖戰之父”的巴勒斯坦人阿卜杜拉·優素福·阿扎姆(Abdullah Yusuf Azzam)在巴勒斯坦被殺。貝爾摩塔爾在訪談中說,此事激起了他為阿扎姆報仇的想法。2009年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一份調查稱,貝爾摩塔爾19歲時赴阿富汗,在塔利班接受訓練。摩洛哥阿卡韋恩大學(Al Akhawayn University)的教師賈里拉·洛納斯(Djallil Lounnas)稱,在21世紀初,拉登通過密使跟貝爾摩塔爾接觸。

洛納斯寫道,因為拉登,貝爾摩塔爾後來給自己的一個兒子取名叫奧薩瑪。他還娶了馬里通布圖一位著名阿拉伯領袖的女兒,由此混入阿爾及利亞南部及馬里北部的當地人當中。據說,他從利潤豐厚的活動中聚集了財富,並將之與貧窮的當地人分享。

去年夏天,馬里記者馬利克·阿利烏·馬伊加(Malick Aliou Maïga)見過貝爾摩塔爾,說他寡言謹慎。貝爾摩塔爾曾是伊斯蘭馬格里布組織(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簡稱AQIM)經驗最豐富的領導人之一。去年,他和這個組織決裂,組成了自己的組織“血誓營”(Signed-in-Blood Battalion),該組織的名稱有時也被譯成“血盟”(the Signatories for Blood)。他有時使用化名哈立德·阿布·阿巴斯(Khaled Abu Abass),據信他把自己的基地設在馬里加奧。而法國戰機已對加奧進行了大規模轟炸。

目前尚不清楚貝爾摩塔爾是在現場,還是遠程指揮。

有傳聞說他的一隻眼是在阿富汗戰鬥時失去的,但也有人說他的眼睛是在和阿爾及利亞政府軍作戰時受傷的。他在1993年回到阿爾及利亞時,這個國家正因內戰而四分五裂。此前,政府撤銷了1992年的選舉,當時一個伊斯蘭政黨即將贏得這場選舉,內戰由此爆發。自那以後,貝爾摩塔爾一直受到阿爾及利亞政府的通緝,也數次被阿爾及利亞法庭判以死刑。

貝爾摩塔爾在1999年被誤報已經身亡。他顯然不會輕易和別人分享權力,他在去年10月離開或被迫離開了AQIM在馬里的一隻部隊的指揮官一職,據報道,這是因為他“偏離了正確的道路”,一名馬里官員援引AQIM領導人阿卜杜勒-馬利克·德羅克戴爾(Abdelmalek Droukdel)的話。

爭端的起因是貝爾摩塔爾又開始從事走私販賣活動。研究伊斯蘭激進主義的專家多米尼克·托馬斯(Dominique Thomas)告訴《世界報》(Le Monde),貝爾摩塔爾的行動違背了AQIM的官方路線,後者把自己標榜為道德無比高尚的組織。

隨後,貝爾摩塔爾創建了自己的新組織,並和西非統一與聖戰運動(Movement for Oneness and Jihad in West Africa)結成聯盟,後者是另一個脫離了基地組織的伊斯蘭主義組織。

一些人指出,他更擅於從事犯罪活動而不是聖戰。在基本上不存在法治的廣袤邊境地區,綁架和走私香煙、贓車、武器以及毒品等活動是他的專長。據說,他在2003年、2008年和2009年的人質劫持及後續的人質談判中起了關鍵作用。

前加拿大外交官兼聯合國的尼日爾特使羅伯特·R·富勒(Robert R. Fowler)在2008年底被貝爾摩塔爾的人綁架,因此他曾見過貝爾摩塔爾好幾次。

“他是一個相當瘦削、很嚴肅、看起來很自信的人,他的一舉一動都無聲地透露着權威,”富勒在加拿大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顯然從事了很長時間的恐怖活動,並存活了下來。我一直對他表現出來的那種靜默的威嚴感驚嘆不已。他是這群人的出色領袖。”

馬里記者馬伊加回憶起見到貝爾摩塔爾時的場景,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戴在頭上的頭巾往下遮住了眼睛,和隨同人員一起走出加奧的一家醫院。馬伊加大叫他的名字,一個保鏢迅速進行干預:“你不能這樣叫,”這名保鏢警告道,“這是王子。”

接着,馬伊加回憶,他看到貝爾摩塔爾坐在加奧的河灘上,四周全是保鏢。“他什麼都沒說。他一動不動地凝視着。他不信任任何人。”

馬伊加和其他人說,當地人對他又敬又畏。

11月,貝爾摩塔爾在加奧接受毛里塔尼亞新聞通訊社Alakhbar的採訪時說,他尊重馬里北部人民“願意採用伊斯蘭教法的明確選擇”。他警告外國不要進行干預,稱任何一個進行干預的國家“都會被看做是壓迫者和侵略者,因為他們是在攻擊一個在自己領土上實施伊斯蘭教法的穆斯林民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