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蔡慎坤:中科院出預言家還是實幹家?

國家智囊團--中國科學院1月8日推出一份《國家健康報告》,預言2019年(即六年後)中國對美國實現經濟總量的超越,2049年更將實現國際地位超越美國。報告說:〝如果說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那麼21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紀。這不是天真樂觀的臆想,而是基於中美國家健康狀態實事求是的研判。〞

中科院在報告中根據〝國家健康指數(NHI)〞列出了100個國家的排序。把國家健康度比作人體,調查了〝代謝〞、〝免疫〞、〝神經〞和〝行為〞四大塊共49個項目的各項指標,並進行了打分和綜合計算。中國在100個國家中排名第11位,美國列第27位。中科院評價,美國因經濟泡沫、貧富差距擴大和財政赤字等而重病纏身,是典型的〝消費型〞和〝寄生型〞國家。

報告評價中國是處於勞動過度中的〝生產型〞和〝勞動型〞國家。從〝生命周期階段〞來看,美國處於發育停滯、肌體老化和衰退的〝更年期〞,而中國則處於快速發展,同時經歷着生長痛的〝青春期〞。排在前三位均是北歐高福利國家,依次為瑞典、挪威和荷蘭。

德國(第12)、法國(第14)和日本(第35)等老牌發達國家均排在中國之後。韓國排名第26位,與美國、英國、意大利和日本同屬健康亮紅燈的國家。報告稱,2007年中國國家健康就已超越美國。

大約在五年前,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也精心炮製了一份《中國現代化報告》。為中國描繪了一幅美好的前景:稱2050年的中國是一個中等發達社會,人均預期壽命逾80歲,養老、醫療和失業保險覆蓋率達百分之百,人們可以自由合理流動,按2002年價格最低月薪將超過1300美元,絕對貧困和童工率下降到零。

中科院在新年伊始帶給中國人的〝幸福〞太突然,許多人一時無法接受,看到如此美好的未來,人們會聯想到〝烏托邦〞、〝空中樓閣〞、〝畫餅充饑〞這樣的詞彙。中國人包括中科院的許多人都曾經經歷過這種〝幸福〞,大躍進年代,當人們喊出三年趕超英美的口號時,其內心的激動和興奮絕不亞於今天的專家學者們對未來的憧憬!

中科院如此美妙的報告並沒有贏得網民的認同和喝彩。由此看來,國人確實在進步,不再那麼容易被〝三年趕英超美〞之類的〝虛擬幸福〞所陶醉。思想成熟起來的人對事實多了一些基本的判斷,中科院的研究報告終究只能代表中科院的科學家,而每一個真實的人對未來都有一個真實的〝前景〞和〝目標〞,不那麼容易被花里胡哨的報告所迷惑。

按說這樣的空想研究報告,本應該出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家和學者的關注點和想像力不應該集中於此,也許如今的中科院實在沒什麼好研究了,編個題材喊些經費就可以吃社科院專家的飯了,中科院遠比一般個人和組織機構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對中國未來的研究預測甚至可能影響到最高決策層,做為吃〝皇糧〞的傑出代表,人民供養他們本不是讓他們像作家那樣編寫〝美麗的神話〞,而應該像匠人那樣拿出〝實在的成果〞。也就是說,中科院的科學家不應該做一個預言家,而應該做一個實幹家。

試想想:中國憑什麼在未來不太長的時間內可以達到〝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和失業保險覆蓋率達到100%;人們可以自由合理流動,出國旅遊率超過50%;最低月工資超過1300美元(2002年價格),絕對貧困(國際高度貧困和中度貧困率)和童工比例下降到零〞。真是靠自詡的〝中國模式〞嗎?

毫無疑問,中國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極少數人的收入早已趕上和超過了發達國家的超級富豪,比如地產商、國企高管、資本大鄂、權貴官員……而絕大多數人的收入並沒有隨着經濟發展而同步增長,特別是龐大的低收入群體面對城鄉通貨膨脹物價上漲,人們的生活成本生存壓力是越來越大。

統計資料顯示,過去10年,我國勞動報酬佔GDP的比重己經下降了13%,工資占 GDP比重下降了5%。其中,居民的收入在絕對額上甚至出現了停滯現象。假設這兩個指標都維持在10年前的水平,以2011年47萬億的GDP測算,13%摺合為6萬億左右,5%摺合為2.4萬億元。意味着城鄉居民僅2011年能多拿6萬億元收入或2.4萬億元工資,如果城鄉居民一年增加這麼多的實際收入,對擴大消費將會產生積極的影響,或許不會有內需不足之憂。

國家統計局發佈的2011年宏觀數據顯示,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約3300美元,全國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6977元,約1100美元。如果按人均 GDP來計算,2011年中國人均收入GDP己達5432美元,躍居世界第87位,而美國和日本的人均GDP分別為48,147美元和45,774美元,分列世界第15位和第18位,更有意義的是美國和日本的人均實際收入分別為43,017萬美元和32,295萬美元,分列世界第10位和第23位,中國排在泰國之位的第94名。

也就是說,中國GDP總量全球第二,人均收入僅排在世界第94位。這麼低的收入水平,無論是城鎮居民還是農村居民,離中科院預測的最低月收入標準1300美元還相距遙遠,除非美元貶值到和人民幣1:1等值的水平。習近平剛剛踏足的河北貧困地區,距離北京只有三個小時的路程,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多元人民幣,相當於150美元。這個收入水平甚至低於國家制定的2300元人民幣的貧困線標準,而在全國的592個貧困縣中,人均年收入低於2300元人民幣的貧困人口尚有1.28億。

面對利益集團對弱勢群體的掠奪,面對官場普遍的腐敗,面對日趨嚴峻的貧富差距,面對社會不公、司法不公造成的人心向背道德滑坡,面對分配製度不公造成的富人與窮人,官員與平民的對立,造成的城市與農村,沿海與大陸,大城市與小城市之間的巨大反差!面對社會正義得不到伸張、腐敗得不到懲處、民間疾苦得不到關懷,面對從上到下的投機作惡、摻雜使假、坑蒙拐騙、權錢交易、勾心鬥角、恃強凌弱、唯利是圖、爾虞我詐以及意識形態領域充斥的謊言、欺騙和歌功頌德,中科院憑什麼把國家健康狀態診斷為優良的水平?

作為一份研究社會現實向題和遠景目標的研究報告,必然應該建立在現有的以及可預見的社會發展基礎之上。無視中國存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給未來披上一件彩妝固然可以炫耀一陣子,但終究是霧中花、鏡中月,對於解決社會現實問題和推動經濟發展並沒有什麼積極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