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警惕中國製造業淪為「北洋艦隊」

改革開放,中國製造業依靠閑置土地、廉價勞動力、低廉甚至免費的自然資源,拿下了全球低端產品市場,成為世界經濟一道靚麗風景線,甚至在一些領域可與歐美製造企業分庭抗禮。

如今,製造業長期賴以生存的「低成本優勢」正在消失,缺乏創新的模仿與抄襲,缺乏理性的投機與暴利,缺乏敬畏的失信與失德,缺乏前瞻的盲動與盲從,使「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的中國製造業迅速滑向「空心化」,終於走進蕭條的秋天,進入一個「苦難時期」。

而整個社會基本沉浸在「世界製造中心」的憧憬中,沉浸在「世界第一經濟體」的追求中,對中國製造業出現的嚴重的「產業空心化」問題未能引起足夠的警示。事實上,製造業的空心化已經開始動搖中國的製造大國地位。

2004年,筆者研究當時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新疆德隆,在《一個人的企業——探尋顛覆德隆的標杆意義》中指出,「沒有創造,戰略成為空想;沒有創造,資本只能空轉;沒有創造,產業必然空心。戰略空想、資本空轉、產業空心,絕非德隆獨有,在一定程度上已發展成為中國民營企業的普遍現象。」

2010年,筆者研究黃光裕與陳曉的博弈,在《國美之戰——公司股東博弈的中國啟示》後記中,曾寫下這樣一段文字:「眾多的溫州人以中國的猶太人自詡,或許潮洲人才是真正的東方猶太人。深入的接觸發現,溫商骨子裡缺少猶太人的品質與品位。猶太人的生意智慧中可以銷售一切,但不銷售靈魂;溫商的生意智慧中,不僅銷售產品,也銷售靈魂。把靈魂賣給國際化,世界誰不怕?」

今年6月份,在〈〈溫州是中國改革開放不敢丟棄的名片?〉〉一文中,再次提出「三空問題」——「戰略空想、產業空心、資本空轉是溫州危機的關鍵所在,民間融資只是壓倒溫州企業主的最後一根稻草,而非全部。」「實業淪陷、精神淪陷、道德淪陷甚至還包括管理淪陷,這才是當今溫州面臨的真正『困局』,而走向頹廢、淪落的溫州,是無法代表中國民營經濟未來前進方向的,更無力肩負引領民營企業在新時空、新起點上實現新躍變!」

長期的企業生涯使筆者深知,權力尋租、政策無常、利益集團操縱,使中國經濟發展空間飄蕩着大量不健康因子,助推了社會大眾的急躁、浮躁,經營者貪婪本性的膨脹以及道德底紅的失守,加比國家壟斷資本變幻莫測的「吸金大法」,實業經濟的體質變得臃腫而虛弱,甚至一些地區、一些經營者完全棄守實業經濟。

長期以往,中國製造業或漸漸淪落為150年前「洋務運動」下的「北洋艦隊」,在歐美列強的「核心創新力」面前幾乎不堪一擊。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發佈的8月份中國製造業PMI為49.2%,比上月下降0.9個百分點,繼2011年11月49.0%後再度跌破50%榮枯線。

從企業規模看,8月份中國大型、中型企業、小型企業PMI分別為49.1%、49.9%、47.7%,均低於50%,表明製造業整體下行趨勢不斷加劇,特別是鋼鐵、原材料加工等下行明顯。

中國造船業2010年超越韓國成為世界第一,當下船企停業或倒閉的消息卻不絕於耳。江蘇、浙江、福建、山東等造船大省的船企陸續陷入開工不足或者停工的困境。

2011年10月,寧波藍天造船集團和年造船能力100萬噸左右的寧波恆富船業有限公司倒閉;2012年3月,江蘇南通啟東老牌民營船企南通惠港造船公司宣布破產。

5月,浙江台州規模最大的出口船舶企業浙江金港船業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請破產;6月,大連東方精工船舶配套有限公司宣告破產,廠房徹底停工。

悲觀的預測是,颱風過後的中國船企將從高峰時期的3400多家,銳減到只剩下不足零頭的300來家。

再看鋼鐵業,8月份PMI為39.9%,比7月份回落4.6個百分點,創2008年12月份以來的新低。鋼鐵企業上市公司中報更是慘不忍睹。

馬鋼巨虧近19億,山東鋼鐵虧損9.96億,杭鋼股份虧損1.07億,沙鋼、八一鋼鐵和太鋼不銹凈利降幅超過五成。行業利潤降至冰點,鋼鐵業每噸鋼僅賺1.68元,進入市場面臨崩盤的極度深寒時期。

在溫州、鄂爾多斯、東莞等地,製造企業基本凋零;號稱「製造業之都」的深圳,經濟指標出現大面積負增長……

資本逐利本性導致大量資本從微利實體經濟流出,進入房地產、新興產業等暴利行業,加速了這些產業的泡沫化,企業負債率更高得驚人,以致形成民企老闆「跑路潮」。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8月3日在寧波舉行的中國銀行家論壇暨2012中國商業銀行競爭力評價報告發佈會上表示,中國企業的負債率是世界國家中最高的,經濟合作組織企業的負債如果佔國內生產總值的90%就危險了,而據統計2011年中國的企業負債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是107%。

9月1日,中國企業聯合會發佈《2012中國500強發展報告》,入圍500強的14家商業銀行共實現營業收入3.25萬億元,較上年增長30.32%。

其中,中國最大的5家商業銀行營業收入佔500強企業營業總收入5.7%,但其利潤卻佔到32.2%。

與此同時,與之相對應的272家製造業企業的營業收入總額雖佔500強的42.7%,但利潤卻僅佔25.04%。

這也是5年來,5家商業銀行佔500強利潤比例收入超過製造業,也是製造業利潤佔比降幅最大的一次。

實業經濟與商業銀行之間的懸殊利潤,必然誘導資本流出實體經濟、流向金融部門,製造業將會更加虛弱。

而中國製造業與世界一流企業相比,在盈利能力、技術創新能力、商業模式創新、引領產業發展等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喊了許多年,結果是「製造業空心化」了。

與此同時,陶氏化學、卡特彼勒、大眾和福特等公司已決定將部分生產部門遷回美國本土;阿迪達斯、耐克等將加工基地向東南亞搬遷;在中國青島的14家韓國寶石、飾品企業將返回韓國全羅北道益山市某產業園區……

2011年5月份,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某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公司講話時表示「美國得重返製造業」,向世界傳遞一個重要信息——要讓製造業成為美國經濟持久發展的重要支點。

6月份,奧巴馬提出大力發展先進信息、生物和納米等技術的小型高性能電池、先進複合材料、金屬加工、生物製造的替代工程等先進產品,以及智慧產業,以此來拉動美國製造業復蘇。

2012年美國製造業開始出現強勁的復蘇,曾經轉移海外的就業崗位現在已經迴流到包括汽車業在內的產業領域,甚至回到不大可能出現的傢具和電視行業。

Gluskin Sheff首席經濟學家羅森博格(Dave Rosenberg)指出,美國製造業「在多年的谷底之後」終於確實地再度興起了。「現在很多時候,在本地生產商品都要比在海外生產更為合算。」

全球製造業的再分配已經開始,未來全球在實體領域的競爭將日趨激烈。中國製造業雖然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工業製造國,但中國製造的優勢正在不斷削弱。

必須慎重對待製造業空心化、外資企業撤離、實體經濟環境等現實問題,加速推進制造業的轉型升級,真正以科技創新引領和支撐產業發展。

否則,「中國製造」極有可能淪落為「洋務運動」中的「北洋艦隊」,全無戰鬥力與競爭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BWCHINESE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