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陳光誠電話向支持者致意 三天三友人到訪

山東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抵達紐約後,深居簡出,星期三他通過電話向支持者致意。據知情者告訴本台,他繼續在治療腳傷,而過去三天,至少有三位友人前去探訪。不過,大批媒體記者在其樓下苦等。據悉,山東警方短期內不會開庭審理他侄子陳克貴案。

圖片:陳光誠居住在公寓的七樓。(當地市民提供)

陳光誠抵達紐約後,僅在星期天下午在其住所樓前曬了半個小時的太陽,其餘時間足不出戶。連日來,大批國際媒體仍在樓下苦候,卻久無音訊。據稱,目前當地的一家公關公司在負責陳光誠對外聯繫。知情人士告訴本台,媒體記者或他的朋友要見陳光誠,須經公關公司同意:「科恩(孔傑榮教授)也不能做主誰能見,如果是陳光誠非常想見的人,還要『研究研究』才讓見,這些都是協議內容」。

知情者觀察到陳光誠上周六晚抵達紐約至周二,只見了全力協助他出境的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成員:「他一共見了三個人,應該是傅希秋的太太(傅希秋不在紐約未見),馬可,還有一人」。

香港《明報》周三發自紐約的報道稱,有關方面有一份名單,只有名單上的人才可送東西給陳光誠,其它人連東西都不可以送。

旅居德國的前《南都周刊》副總編長平周三告訴記者,陳光誠當天致電他的一位友人,並轉達他的問候:「就說他情況挺好,也向關心他的人問好」。

記者了解,陳光誠已在住所接受法律方面的輔導,同時治療腳傷,協助他赴美留學的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每天都會探望他。知情者說,目前對陳光誠採取一對一的單獨授課方式:「單獨授課是一對一,科恩老師天天去,他(陳光誠)腳肯定要治,袁偉靜的腰傷也要治」。

陳光誠非常關心侄子陳克貴遭山東公安以涉嫌「故意殺人」起訴,陳克貴妻子劉芳上周委託的兩位律師被禁止會見當事人。陳光誠上周六曾表示,山東地方政府對他家人的報復仍在持續,他的侄子陳克貴遭逮捕後連請律師的權利都沒有。據消息人士稱,山東當局不會立即展開對陳克貴案的審理:「他應該在看守所羈押三個月以上,或者半年以上才可做(審理)。如果說刁難你,就是不許請其他律師,你只能請指定的法律顧問或者法院指定的律師」。

陳光誠因揭露臨沂地方政府的計生政策黑幕被構陷入獄,出獄後全家被軟禁達十八個月,在此期間,各地的聲援者和訪民遭到政府僱傭的保安毆打及搶劫,而他最終還是成功「越獄」。長平認為,中共的維穩體制沒有因為陳光誠事件有任何的改變,民眾本來希望北京政府能夠借陳光誠事件,進行反思:「這個維穩體制他的核心思想主要就是,只要捨得花人力,物力及財力,就可以管住每一個角落,雖然這個事情比較特殊,但是就因為他的特殊性,顯出這個維穩體制的荒謬和不可能(成功)」。

他說,從陳光誠離開中國前後,他的家人和親戚所受到的對待,以及幫助他的活動人士受到打壓,當局此舉的效果適得其反:「而且這樣的結果是,一定會有更多的陳光誠那樣的事件出現,有更多的讓中共丟臉的事情發生」。

一位因多次聲援陳光誠而被打壓的網民告訴記者:「現在最讓中共頭疼的一個問題是陳光誠事情解決了,網友的損失怎麼辦?人身受到傷害,被搶劫的所有一切,網友組成團隊在國際社會控訴中共政府,如果引起一個大規模的討伐,這是中共最頭疼的事情」。

長平認為,西方各國在陳光誠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可能改變中國,乃至他們自己的命運:「美國政府以及西方文明國家幫助中國的人權事業、幫助陳光誠,他們一方面是出自道義,事實上,在全球化時代,他們幫助一個中國維權人士的命運的改變,再下去如果一步一點一點的能夠改變中國的話,其實他們也在改變自己的命運」。

他認為,在全球化的時代,與上世紀前蘇聯的時代有很大的不同,世界越來越成為一個共同體,而且國與國之間,也越來越不可能互相脫離、互相孤立,井水不犯河水。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