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天津工程師遭迫害病危 家屬要求監獄放人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身陷冤獄,被迫害至生命垂危。監獄仍拒絕放人。此前,周向陽家鄉曾有兩千三百多名民眾聯名上書,要求無條件釋放周向陽。近日,周向陽的家屬表示,周向陽沒有錯要求監獄立即放人。
河北民眾聯名申訴,營救周向陽。(明慧網圖片)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身陷冤獄,被迫害至生命垂危。監獄仍拒絕放人。此前,周向陽家鄉曾有兩千三百多名民眾聯名上書,要求無條件釋放周向陽。近日,周向陽的家屬表示,周向陽沒有錯要求監獄立即放人。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周向陽(圖片來源:明慧網)

周向陽出生於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大學畢業後在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作。1998年,他考取了全國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當時,全國考取造價師的只有60人。周向陽德才兼備,一直是鄉親們的驕傲。

2003年5月,周向陽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9年,被關進天津港北監獄(現改名為濱海監獄)。2009年7月,周向陽保外就醫,回到昌黎老家調養身體。2011年3月,周向陽又一次被綁架至濱海監獄後,堅持絕食抗議。

生命垂危 監獄拒放人

2012年2月16日,知情人士告訴大紀元記者,2012年1月31日,周向陽家屬突然接到天津濱海監獄的電話,讓家屬去天津市新生醫院(監獄醫院)見周向陽,「勸他吃飯」。

2月1日,周向陽父母從河北昌黎趕到天津新生醫院。透過接見室的玻璃窗,家屬看到,周向陽人瘦的已脫相,身體非常虛弱。

周向陽在電話中對老母親說:我已承受夠了這個環境,我想出去。我在這裡遭受的罪……周向陽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站着獄警馬上掐斷了電話。

離開接見室時,家屬看到,周向陽已不能行走,是獄警叫人背走的。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為抵制監獄的酷刑折磨,周向陽已經絕食絕水抗議三百三十多天了呢!目前,周向陽大便失禁拉稀,心率只有40。

家屬向濱海監獄副監獄長李國宇當面提出:「接周向陽回家調養」, 李國宇聲稱「不可能」。

知情人士還告訴記者說:「周向陽的家屬現在已經開拖拉機到達天津, 2月17日將開車到周向陽住的天津新生醫院,要求監獄放入,直到把周向陽接走為止。」「家屬說,周向陽已到了病危,還不放人,監獄不就是在故意虐殺嗎?」

16日下午,大紀元記者反覆撥打濱海監獄和濱海監獄副監獄長李國宇的電話,無人接聽。

兩千三百多名民眾聯名向當局申訴

2011年3月5日,周向陽在家鄉調養,身體尚未完全恢復,又被警察非法抓捕,在遭受酷刑之後,再次被綁架至濱海監獄。

周向陽妻子李珊珊在3月28日給副監獄長李國宇打電話的時候,李國宇告訴李珊珊,周向陽目前不吃飯,每天都灌食,出現了尿血、腎衰竭、脾衰竭等癥狀,生命隨時都有危險,

據熟知他的人稱,周向陽為人正直、善良、寬厚,總是為別人着想。在工作中,周向陽誠實、勤懇、認真,深得同事的信賴。遇到大的工程預算,老工程師總愛找他。周向陽是那批年輕人中得到褒獎和獎金最多的一個。周向陽德才兼備,一直是鄉親們的驕傲。

2011年7月至10月期間,當周向陽被迫害的真相在家鄉河北省被曝光後,當地民眾大為震驚。兩千三百多名民眾聯名向當局申訴,要求當局懲治監獄的酷刑犯罪,無罪釋放周向陽。事件曾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

同年11月14日,國際大赦亞洲副主任凱瑟琳‧貝柏(Catherine Baber)表示:「這樣的行動在中國很罕見,數千普通民眾敢於公開表達他們支持受不公正關押以及酷刑的個體。這顯示中國民眾知道對信仰的迫害,也譴責這樣的行為。當局應該聽取這一號召,同時結束對法輪功團體的殘酷鎮壓。」

可是,民眾的聯名申訴送到當局有關部門之後,當局大耍流氓,對周向陽的迫害,稱「根本沒有此事」,周向陽仍被關在監獄。

曾遭受監獄多種酷刑

據明慧網報導,周向陽曾遭受濱海監獄多種酷刑:關小號、晝夜被電擊、長時間不讓睡覺、毆打,更嚴重的是,港北監獄惡警對他兩次施用地錨酷刑,最長一次時間長達四個多月。

2005年12月8日,為了強迫周向陽放棄法輪功信仰,以監區長張士林為首,濱海監獄警察指使五名犯人把周向陽拉到禁閉室,施加「地錨」酷刑。

周向陽曾這樣向家人描述「地錨」酷刑: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着高約二、三十厘米的木板。我被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着腳鐐,腳鐐是鎖在地上的,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餘地。

周向陽對家人說,這種姿勢看上去很簡單,每天都這樣「錨」二十小時,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那是真正的度日如年。

同年7月19日至28日,法輪功學員李希望被濱海監獄用這種「地錨」酷刑迫害十日後在監獄死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