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大紅映照的南街村

解放報今天在夏日系列連載的全球未竟城市專欄,介紹中國河南紅的發紫的南街村,由埃里克蘭達爾撰寫的報道,指出河南南街村在仍然堅守的紅色革命背後,卻做不到對全中國都在滑向自由泛濫坐懷不亂。

解放報的報道對河南南街村至今仍然每天早晨6點鐘準時用高音喇叭播放的東方紅歌曲吵醒南街村全體居民的做法感到驚訝。南街村的鎮黨委書記王宏斌,還像是在半個世紀前的文化大革命中一樣被稱作老班長。王書記幾十年來堅持革命一套,用即使在中國也幾乎都是作古了的社會主義僵化信條統治南街村。

記者走進南街村,看到的是全民一致,不準有別,穿一樣的中國軍裝色綵衣服,住一樣建築的集體公房。街道整潔,一塵不染,給人以在北朝鮮平壤街頭的感覺。

南街村也許勝過平壤,因為南街村到處不僅有馬恩列斯毛的巨幅畫像當街站立,全村各處無不在紅色標語口號的淹沒之下。這些紅口號不僅歌頌毛澤東共產黨以及社會主義,一些說法可能文革的時候也未曾出現過,比如,毛主席也是人,不是神,但毛主席的思想超過神。

南街村用紅色一統全鎮3000多居民,像當年一樣,一切都是大集體制度,地是集體的,住房是集體的,學校醫療住房全部是免費的,公家包干下的福利,強制性讓村民依然過着貧窮的生活,人均收入600元人民幣。

報道說,南街村在當下重又回歸唱紅歌的浪潮里,卻毫無理由的並沒有被捧為紅色楷模。沒有人到南街村去取經去唱紅歌。南街村成了食古不化的僵化代表。即使在多年前,一直堅持走紅色僵硬路線的南街村,也沒有得到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樹典型的宣傳吹捧,南街村面對的是謹慎對待,感受的是孤立。已經60多歲的王老班長,年年參加北京的人大會議,因為他是老代表,可是沒有媒體蜂擁採訪他,而其他代表則是媒體的紅人。

解放報說,從中看出中國官方對南街村的分歧。

一路紅下來的南街村卻有黑點。中國社會存在的問題在南街村一樣存在,比如貪污腐敗。南街村自我吹噓盈利億元,但對銀行欠債同樣超過億元,以至於銀行拒絕向南街村貸款。南街村經濟來源靠幾家集體企業維持,四年前曾經發生一位企業負責人貪腐醜聞,在集體貧困的南街村,這位企業貪官居然家中藏有幾千萬元貪污現金,擁有多處房產,他的多名二奶情人為討要房產大鬧天宮。中國多家媒體都曾揭穿南街村的瘡疤。雖然南街村人均收入可憐,但王班長卻以年薪40萬聘請外面一位啤酒生產商領導南街村的啤酒生產作坊。南街村靠着低薪僱傭7000名外地民工,拒絕給予他們南街村居民享有的各種保險而致富。對於南街村被揭露的問題,一如拒絕對斯大林的批評一樣,王班長說,偉人也會犯錯誤的。

解放報的報道指出,南街村不理解為什麼他們的紅色路線不被看好,過去幾十年,沒有人積極前來參觀,紅色旅遊行不通,即使他們仿照韶山毛澤東故居在南街村一模一樣重建一番,也還是不吸引人。而且中國唱紅歌以來,南街村紅色旅遊項目也沒有得到改善。

儘管如此,南街村只要社會主義,決心一紅到底。為了抵制全中國的自由泛濫影響,南街村居然圍着南街周邊砌起了高大厚重的城牆。高牆外面的一切現象都是威脅南街村紅色體制的危險。南街村沒有酒吧,沒有卡拉OK,但就在南街村革命歷史展覽館,年輕的女解說員卻百無聊賴撥弄着手機。

解放報記者埃里克蘭達爾的報道寫到了離開南街村的傍晚時分,下午6點了,南街村的高音喇叭果然準時響起了嘹亮的社會主義好的大合唱。穿過閉鎖南街村的圍牆,立即聞到了鄰村街道烤羊肉串的香味,充斥滿耳的則是Lady Gaga的「啊,你怎麼陷進一個罪孽的戀情,啊啦啦,啊啦啦」的深情煽動靡靡歌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