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一個70後對共產黨的認識過程

聽說最近在中國各學校、企事業單位大力推行唱「紅歌」,我不禁想起了那個在操場上脖子上纏着紅領巾、和同學們一起高唱「時刻準備着」的我……

聽說最近在中國各學校、企事業單位大力推行唱「紅歌」,我不禁想起了那個在操場上脖子上纏着紅領巾、和同學們一起高唱「時刻準備着」的我……

我七十年代出生,如今將入不惑之年,曾經家住北京,後來出國深造,定居海外。三十歲前的經歷很普通,如同任何一個城市長大的女子,也就代表着相當一部份中國人的經歷。對於共產黨,隨着歲月流逝、年齡增長,有一層深於一層的認識。

青少年時期

七、八歲的時候剛有黑白電視機,每天在北京四合院裏好多鄰居圍着看。記得有一天播的是「打倒四人幫」、江青帶着黑邊眼鏡坐在被告席上。電視播音員聲音高亢,說的什麼沒印象了,只記得周圍大人們表情嚴肅冷淡,沒有高興也沒有仇恨。長大以後接觸一些小說、電影,稍微明白點那一代人受到過的心靈撞擊,是很難再有多少熱情相信什麼宣傳。

上學以後是個好學生,每天只知家和學校,兩點一線。老師說好學生才能入隊、入團、當班幹部,所以我一路驕傲的戴那「幾道槓」,直到高中成了團幹部。班裏都是團員了,只有一名男生沒寫申請書。我問他為什麼?他猶豫半天,似乎有什麼話不能直說,又不能說錯,最後反問一句「為什麼非得都入呢?」──這個問題沒想過,也答不上來,是啊,誰說就不能有別的想法呢。過後我心裏就想,他家原來是不是「黑五類」受過迫害呢。

高二的時候趕上八九「六四」,聽說是大學生反對中共腐敗。班裏同學湊熱鬧,步行到天安門看看,看到擁擠的人群,「首鋼工人」和媒體人聲援的旗幟,看到頭纏白布絕食靜坐的學生……我們歷史老師經常講些最新消息,那天老師進教室忽然關上門說,「知道嗎,昨天在天安門,軍隊開槍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因為電視上說沒開一槍,倒是「暴民燒毀了坦克」。

黨史教育片的片段

大學在上海的一所知名學府,好朋友中有一位上海男生,文靜、學習認真努力,周末回家經常帶一些零食回來給我們這些嘴饞的女生。那天上大課,全大班一百多人集中聽輔導員講話,講「要求進步」、寫「入黨申請」,大家昏昏欲睡。這時,忽然教室後面響起那位男同學的聲音:「有一個問題我請教──」,大家的頭刷一下轉向他,午後的困意頓消。「為什麼在共產黨黨史宣傳片裡,日軍要挖地道找村民,有一個母親在地道里用乳頭憋死了吃奶的嬰兒,還要單把這個事情拿出來說她是 『偉大的共產黨員』。共產黨員的標準是這樣嗎?這樣做是對的嗎?」──雖然那個片子我也看過多次,但這又是一個我從未思考過的問題。聽他一說,是有哪裏不對勁,就算迫不得已那麼做,但虐殺了自己的孩子值得宣傳嗎?

教室里一片寂靜……輔導員最後說「有不同意見是可以討論的」。過後我問他怎麼會當那麼多人面站起來質疑。他說,自己外婆是篤信佛教的,誠信人要行善;其實這樣問題他還有很多呢,只是沒有機會表達。這簡直令人刮目相看,不為別的,就為同學的獨立思考。

「黨員」的「進步」「榮譽」感不知何時已消磨無光。快畢業的時候,在同學們「有張黨票,找企事業單位工作得實惠」的認識下,我終於也落了俗套。畢業後雖然有海關科技司的肥缺,我還是不願去,對這種單位的「黨支部」、人際複雜關係有種莫名的恐懼,我只想要精神上的獨立,不願意被「黨」控制。幾番面試後,得到一份獨資企業的工作,幹了一年多,申請到獎學金飛到美國。

越南裔系統管理員的故事

唉,自由真好!除了不能違法犯罪,在美國沒有人或者機構強迫你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即使在冰天雪地之中(我在讀研究生的大學所在地,冬天積雪可達一兩尺厚),仍感到融融暖意。不過當然,我不會忘記作為中國人的那份驕傲,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國,底蘊深厚。

我有一個朋友是越南裔美國人,在我們系裏做系統管理員。有一天邊走邊聊去吃飯,忽然他提到了越南共產黨,我不經意的講自己也入過共產黨,他忽然止步不前,驚異地看着我。我停下來注意到他的表情,懷疑自己頭上長了一隻角,「怎麼了?」「你是……共產黨?」他過了幾秒鐘才恢復正常表情,「你知不知道共產黨是怎麼回事?」「其實我也不明白什麼,小時候背的政治課本也忘了,只是為了得到好工作。」我坦白說。他稍微放鬆了一點,講起他的過去。

原來他是一個孤兒,很小的時候母親被越共打死,父親被越共抓到叢林裏關押,至今不知死活,他自己作為難民被美國收容。我不禁嘆息,越南共產黨的殘暴在電影裏看到過,但心裏仍希望中國共產黨會有點不一樣。

「六四沒開槍?!」和「孤陋寡聞」

在助教辦公室里跟同學們爭執,我說六四沒開槍、沒死人。同學氣得說我「孤陋」,乾脆從網上找到六四錄像和照片,「這些國內封鎖」,讓我自己看。看着那些鮮血淋漓的照片,我實在不明白自己以前怎麼這麼容易又被共產黨的宣傳騙了。可是怎麼可能呢?面對親手射殺的大批民眾傷亡、全世界各大媒體直播天安門現場,轉播面對坦克坦然而立的學生,中共怎麼可以對自己的民眾說的出來「沒開一槍」?

從此我恥於講自己入過黨,已經多年沒交黨費了,即使按黨章,也不是黨員了。

「天安門自焚」──又一個大謊言

九七年的時候,系裏幾位朋友都煉法輪功,聽說這功法不錯,祛病健身,修「真善忍」。那幾個同學確實做人大方、從不跟人計較,有種遺世獨立的修道人的氣質。我很願意和他們聊天。有很多我奶奶她們那輩人講的寬容、忍讓,積德積福,法輪功人也講。我就覺得我們這代人學到的都是怎麼拔尖不吃虧,哪裏講那些;可是翻翻中國古典文化,都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上善若水」「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濟」,這才是人真正應該學的。同學們說國內很多人煉呢,北京更多,早晨晨煉的就不少;可我是個夜貓子,出國前沒見過。

沒過兩年,共產黨開始鎮壓不讓煉,我想共產黨是從來不講理的,也許只要見人多就要鎮壓,不問好壞,也不管對人有沒有好處。二零零一年新年,媽媽打電話問我還有煉法輪功的同學嗎?有沒有聽說「天安門自焚」呀,「真可惜呀,那麼漂亮的姑娘……」自焚?!我大吃一驚,看我同學不象那樣極端的人哪,又有什麼內幕不成?

那時候,我已經畢業,開始在美國工作。過了一陣子,終於忍不住去問老同學。同學說那都是中共演戲呢,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的。殺生、自殺,任何正法正道都不允許,何況法輪功這麼純正的功法。還給我放了一段「自焚疑點分析」,把央視錄像慢放,原來有那麼多疑點,一看就是假的。

我早已經不再相信共產黨了,我知道只要它想鎮壓誰,任何謠言都造的出來。我這人熱心腸,趕緊把這錄像傳給中學、大學的朋友們看。大夥看後說「原來如此,我就說裏面有貓膩嘛」「幾分鐘的突發事件,怎麼可能大小鏡頭,長焦近焦那麼全,事先沒安排不可能」……

《九評共產黨》不可不讀

二零零四年,我讀到了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把共產黨的歷史全抖落出來了。我真是越看越明白了。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這是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寫的《共產黨宣言》的開頭第一句。共產黨講暴力革命、階級鬥爭,一個西來邪靈害死全世界那麼多人:

紅色高棉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四年的政權,然而從1975年到1978年,這個人口只有不到800萬的小國卻屠殺了 200萬人,其中包括二十多萬華人。波爾布特是毛澤東的絕對崇拜者,從1965年開始,曾經四次來中國當面聆聽毛澤東的教誨。

斯大林曾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毛澤東說:「要奮鬥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這就是無神論的共產黨人對待生命的態度,所以斯大林迫害死2千萬人,占前蘇聯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共迫害死8千萬中國人,也差不多十分之一。單文革一項,據中共中央自己對全國29省市進行統計,整個文革波及遭殃者6億人,佔中國人口的一半左右。

最令人憤懣的是共產黨對於中華文化的破壞。中國是世界上唯一連續傳承5000年古老文明的國度,是華夏民族的根與驕傲。共產黨要毀的就是這個根。

共產黨的「哲學」可以說和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截然相反。傳統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佛家和道家思想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共產黨不但信奉「無神論」而且「無法無天」;儒家文化重視「仁者愛人」,共產黨主張階級鬥爭……傳統文化中貫穿着「天、道、神、佛、命、緣、仁、義、禮、智、信、廉、恥、忠、孝、節」等等,中共卻要「三教齊滅」、「破四舊」,多少歷史文物被毀,包括人們耳熟能詳的宋徽宗的山水、蘇東坡的竹子、唐伯虎的畫;王羲之寫下流傳千古的《蘭亭集序》的蘭亭,蘇東坡親筆書寫的《醉翁亭記》石碑……

看看中國社會現在道德下滑的程度,這跟共產黨這個舶來幽靈對中華文化的根的毀壞息息相關,把「仁、義、禮、智、信」用「假、惡、鬥、色情」來替代,牽着人往地獄走,怎能不招致神人憤怒?大紀元開篇聲明指出「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天滅中共」言之不虛,也恰在此時。

全家退出中共

讀了《九評》,我二話沒說就在網上公開退黨,同時給我的父母打電話,希望他們退黨。父親猶豫說:「我們一輩子救死扶傷(父親是醫生),真有什麼天災人禍也輪不到我們吧。」媽媽也是牆頭草,怕惹着了中共。

我又跟父母講,首先化名退出也可以,人家說神看人心,就是不能死心塌地跟黨走。再說,中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給你們念念二零零五年七月中共少將朱成虎在國防大學的講話──

中共少將朱成虎講話大意:中國現在面對人口爆炸,資源短缺等嚴重問題,核戰爭是解決這些問題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如果美國阻止中國打台灣,中國人已做好西安以東城市全數遭到摧毀的準備;當然,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一百多個或二百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他在講話結尾說,「希望國家能夠出現真正的有識之士,帶領我們走出困境,在核大戰中,我們失去的只有一百多年來的沉重負擔,而我們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中共還有意把此信息透露給外國記者,威懾美國。

美國是人權國家,最維護自己國家的百姓;中共卻是流氓,拿着中國人做人質。「你們還跟着它走嗎?你只要還是它組織中的一員就是它的一個細胞,天要滅它,當然它所有細胞都遭殃。為什麼它幹壞事,您還要等着買單?」我父母親說:「退了吧,我們都知道共產黨不在乎人命!」

這時,我弟弟、弟媳婦也拿起聽筒,要求「給我們也退了吧」。「你們不是公務員嗎?」「公務員學的就是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我算有良心的,打打擦邊球。哪天站錯隊,一腳就得被共產黨踢走。跟着共產黨跑沒什麼好,還是退黨保個平安吧。」弟媳婦插話說:「『中共就是歷史發展的絆腳石。』這話是專門研究黨史的黨校的人說的……」

原來如此,看來明白人真不少啊!

面對中共的「紅歌」「紅劇」,帶強制性的全國大洗腦,不管你認可不認可,非讓你唱「共產黨好」,中國人要採取什麼態度呢?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這是中國人的氣節;至少要想辦法不參加,自己不受毒;更不會因為自己的參加,造罪害別人。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1/0623/20888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