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華中科大清退307研究生 多數為明星及官員老闆

 

9月16日,華中科技大學財務處,學生們排隊交費。


  8月30日,武漢華中科技大學研究生院在官網上公開發布聲明,要求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學業的研究生退學。此舉引起廣泛關注。

  此次被清退的學生中,半數以上屬於定向、委培,並且相當部分是企業高管和政府官員,還有少數名人。他們長期不來學院上課,有些甚至已超時學習兩三年。

  記者調查發現,原本為照顧國企技術骨幹而制定的研究生單考政策,如今已成為官員和企業高管獲取文憑的渠道。而文憑背後存在各種隱性的利益關係。文憑能有助於官員晉陞,官員、企業高管能為學院帶來科研項目和經費。

  
部分清退學生名單

  學號199300032的博士生陳華奮

  (現為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經濟發展局局長)

  學號為2001583000014的博士生何慕彥

  (曾任武鋼實業公司黨委宣傳部部長)

  學號為2004634070033的碩士生張其寬

  (現為湖北省荊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

  學號為199300038的博士生朱洪

  (現為湖北力特塑料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

  ……

  9月7日,奧運冠軍楊威、高崚出現在武漢市《長江日報》教科衛新聞版頭條。因超學時沒有完成學業,兩人被華中科技大學列入擬清退學生名單。

  這個清退名單于8月30日,出現在該校研究生院網站上,全名是《關於對超學習年限研究生進行退學處理的通知》。

  名單中,排在兩名奧運冠軍面前的,是一名叫張其寬的碩士研究生。經查,張其寬是湖北省荊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

  在這份307人的名單里,有許多是張其寬這樣的政府官員、國企高管和民企老總。

  
6年碩士僅修完3課

  荊州政法委書記張其寬超時學習2年;據介紹被清退的一些官員,自己既不來上課也不派人來

  張其寬,學號為2004634070033,於2004年進入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成為該院行政管理專業一名全日制碩士研究生。

  根據現行的《華中科技大學研究生學籍管理細則》規定,碩士研究生的學習年限為2-3年,最長不超過4年;博士研究生的學習年限為3-5年,最長不超過8年。

  因此,張其寬應該最遲在2008年完成畢業論文。而現實情況是,張其寬已超時學習2年。

  該校公共管理學院提供的資料顯示,2004年張其寬入學當年僅上了一門課,2005年沒上課,2006年和2007年也分別只選修了一門課。

  2008年,張其寬選修了《情報檢索》,但沒有參加期末考試。

  該院一名副院長表示,「對張其寬這個名字有很深的印象,但沒見過,他很少來學校。」

  9月18日,張其寬向記者證實,其工作太忙,沒有時間上學,早在學校發佈清退通知前就主動表示「不讀了」。

  華中科技大學一名教授介紹,有些官員學生派秘書上課記筆記、做作業,這在高校是公開的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對一些不經常上課的官員,有的導師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該校一名教授的經驗是,「太嚴格的話,會導致很多人拿不到學分,最後學校會追究導師的責任,指責老師的課講得不好,不能吸引學生來聽。」

  該校研究生院負責人介紹,定向、委託培養學生的學生中,大部分都是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工作時間與學習時間衝突,無法集中精力完成學業。還有不少學生中途出國、長期未歸,學校、院系甚至導師都無法與其聯繫。

  「有人讀了8年,有的可能都9年、10年了。」該院培養處李振彪說,擬清退的307人全部超出了最長學習年限而無法完成學業,該校按規定正常清理。

  這位教授分析,「這一次被清退的官員,大多數是既不自己來也不派人來,還不跟導師處好關係。」

  上述教授稱,官生們不把學校放在眼裡,學校也不會太主動去聯繫「失去聯繫」的官生。

  一名將被清退的國企高管說,「我一次性交了幾萬元學費,學校收了錢就不管我們了,連通知上課時間、地點這些基本的服務都沒有做到。」

  
官員老闆爭戴博士帽

  華中科大公共管理學院一教授稱,在該院讀碩士和博士官員很多。此次被清退的多為官員和老闆

  被清退的307人中,大部分都是在職研究生。

  9月13日,華中科大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馮征介紹,在媒體的追問下,該院公布了以下數據:此次擬清退的研究生,共有307名碩士生、博士生。擬清退的博士生中定向和委培的佔73%,擬清退的碩士生中50%是定向、委託培養學生。

  「定向、委培的學生,基本都是明星、官員和老闆,還有少數是高校的在職老師。」9月15日,華中科技大學一名教授介紹說。

  根據校方公布的清退名單,記者通過網絡查詢發現多名學生是官員和企業高管。

  學號199300032的博士生陳華奮,現為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經濟發展局局長。學號為2001583000014的博士生何慕彥,曾任武鋼實業公司黨委宣傳部部長。學號為199300038的博士生朱洪,為湖北力特塑料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

  該校公共管理學院一名教授稱,在該院讀碩士和博士的官員非常多,分別來自紀委、海關、法院、地方黨委政府,甚至不乏較高級別的官員。

  該教授透露,湖北省鄂州市委書記、武漢市漢南區區委書記等,都在該院讀了碩士。

  2009年2月,原武漢大學校長劉道玉公開發表《徹底整頓高等教育十意見書》批評,「官員和老闆考博是一路綠燈」。

  劉道玉稱,研究生教育本是為了培養少而精的理論型和研究型人才,以充實到高等學校和科學研究部門,但1990年代初開始,研究生急劇膨脹,官員和老闆也湧進了校園爭戴博士帽。

  9月13日,原華中科技大學校長楊叔子稱,官員和企業高管當然需要深造,但確實不乏為了陞官混文憑者。

  制度漏洞方便官員讀博

  研究生單考政策原本為照顧國企技術骨幹,如今更多的成為官員獲得文憑的渠道

  華中科技大學一名教授透露,官員們進入高校讀碩士有可循的政策,那就是單考。

  今年8月25日,教育部頒發的《2011年招收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管理規定》稱,單獨考試是經教育部批准的部分招生單位,為符合特定報名條件的在職人員單獨組織命題而進行的考試。

  教育部規定,具有大學本科學歷後連續工作4年或4年以上,業務優秀,已發表過研究論文或已經成為業務骨幹,作為本單位定向培養或委託培養的在職人員方可報考單獨考試。所有考生要經所在單位同意並有2位具有高級專業技術職稱的專家推薦。

  按現行的制度,統招統考類碩士生的入學考試,英語和政治是全國統一命題的,專業課由學校命題。很多考研學生落榜,英語成為最大的攔路虎。單考,則所有的考試科目都由高校出題,包括英語和政治。

  華科大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馮征介紹,國有大中型企業一些在工作中表現突出的骨幹,沒有時間學習備考,單位又需要通過一定的渠道讓他們深造。單考政策出台,就是為了照顧這部分人。

  華科大一位教授說,但後來這個政策變成各單位官員獲得文憑的渠道,特別是一些政府的行政官員,真正的技術骨幹很少。

  他稱,一般全國重點院校都具有招單考生的資格,因高校自己掌握出題權,有關係的企業老總和政府官員就能很容易通過考試。相對於統考來說,單考具有更大的「中第」幾率,容易出現權錢交易。

  華中科大公管學院一副院長介紹,現在單考就是學校自己命題,降低門檻錄取一些在職的領導幹部和企業高管。

  據了解,參加單考的考生,一般僅限於用人單位推薦為本單位定向培養或委託培養的在職人員。單考生可以半脫產或在職業餘學習,學習期間不轉戶口,不轉人事關係,不轉工資關係,醫療費由考生原工作單位負責,畢業後回原單位工作。

  馮征證實,擬清退的定向、委培中的碩士生中,確實有些是單考生,但其拒絕透露具體數字。

  上述華中科大教授介紹,官員進入高校讀博士,有的是通過了學校自己命題的考試,有的甚至不需要任何考試。無論是自己命題的考試還是免試,都讓有錢、有權者能夠輕鬆過關。

 
 博士還是「搏仕」?

  調查發現,有些官員獲得文憑後次年便得到晉陞;有些官員讀博時得到晉陞後便主動退學

  華中科技大學這份擬清退的名單中,共涉及35個院、系、研究所和附屬醫院等。被清退的307人中,該校管理學院學生達90人。

  「管理、經濟、公共管理、法學院等,都是單考生相對較多的學院。」該教授稱,文科比理工科好混,這些人都集中到了偏文科專業。

  在採訪中,多名被清退官員都表示,自己讀碩士或讀博士的目的,只是想多學點知識,無人承認讀碩讀博的動機是為了職務晉陞。

  而調查發現,還存在這樣一種現實情況,比如,2007年6月,任湖北省鄂州市代市長的范銳平獲得華中科大行政管理專業碩士學位。2008年2月,范銳平轉正,次年被任命為鄂州市委書記。

  曹裕江,獲得華中科大碩士學位後,從武漢市紀委辦公廳副主任一路升遷,先後歷任市紀委辦公廳主任、武漢市漢南區區長、區委書記等職。

  文憑和仕途還存在另一種微妙關係。

  據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唐耀斌分析,很多官員讀碩士和博士時,還不是領導幹部,讀了幾年後,因能力突出或通過其他渠道獲得了職務晉陞,文憑不重要了。

  張其寬履顯示,2004年,在他進入華中科大攻讀碩士學位的當年,他是荊州市的一名副市長。

  2006年8月,44歲的他被任命為荊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2009年,張其寬曾主動向學校表示,放棄攻讀博士學位。

  該院另一教授稱,2000年左右全國各高校追求教師博士化,迫使很多高校老師讀博。此次清除名單中,管理學院有至少4名老師名列其中,都屬於此類。

  周智姣,現任華中科大管理學院黨總支副書記。此次他也向媒體表示放棄繼續讀博士。

  該校一名博士畢業生回憶,周智姣原來並未擔任副書記職務,只是一名學生輔導員。攻讀博士其間,被提拔為副書記。

  「我們不便判斷教育對象求學的動機。」華中科大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馮征說。

  
報答師恩,施惠項目

  華中科大教授表示,有的官員和企業老闆,會直接給學院和老師帶來科研項目和經費

  今年9月8日,華中科技大學召開2010年教師節表彰暨座談會。會上,該校管理學院院長張金隆被授予「伯樂獎」。

  在張金隆執掌的管理學院里,已經畢業的學生中有十餘人成為高校教授,多人擔任大型企業高管和省部級領導。

  華中科技大學一名教授介紹了這樣一個情況:

  2006年12月,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徐曉林主持的《「十一五」武漢市信息化建設規劃思路》研究項目接受專家鑒定。

  鑒定委員會中,武漢市政策研究室主任曹裕江是其中一名成員。而幾年前,曹裕江曾是該院原副院長馬彥琳的弟子。此後,該項目順利通過鑒定。

  華中科技大學一名已畢業的博士生介紹,相對於那些非定向的博士而言,博導們更喜歡帶定向、委培的在職博士。

  該博士生介紹,非定向的博士,課題經費、出差參加學術會議,費用都得導師承擔。除此,導師還得給他們發放生活補貼。

  「在非定向博士生身上,導師們基本賺不到錢。」上述博士說。

  與非定向博士不同,在職的定向、委培博士生,基本不需要導師承擔以上費用,因需繳納高額的學費,導師能獲得可觀的指導費。

  「指導一個這樣的博士,一個導師可以獲得1萬元左右的論文指導費,指導碩士則有一兩千元的指導費。」華中科大一名要求匿名的教授說。

  該教授還介紹,「有的官員和企業老闆,還能直接給學院和老師帶來科研項目和經費。」

  「最有錢的學院」

  此次清退研究生中,公共管理學院的學生最多;而企業高管、官員入學會繳數萬元學費

  9月15日,華中科技大學校長李培根表示,此次清退的研究生中,管理學院的學生最多,「張金隆可能有點不方便接受採訪」。

  在華中科技大學內,該院被稱為「最有錢的學院」。該院新建的辦公大樓,也被稱為校內最高檔的辦公樓。

  9月16日,該學院一樓大廳內,擺着四五個其他高校和企業送來慶祝該院建院30周年的鼎。其中一隻鼎上,刻着「財運」兩字。四樓大廳里,一個精美的屏風上,牡丹怒放。花上綉着四個鮮紅的字:榮華富貴。

  記者了解到,收取高額學費,成為高校各學院願意大量招收在職碩士和博士的最大衝動。我國現行政策,定向、委培生的培養費用一般由委託單位負責。一般企業高管和官員都會繳納數萬元學費。

  2004年9月6日,荊州市政法委書記張其寬一次性繳納了3萬元學費;武鋼實業公司原宣傳部長何慕彥,一次性交費47500元。將被清退的博士生金凌志,雖是該校研究生工作部副部長,也繳費23000元。

  被清退研究生中,繳費最多的為2001級博士生黎全,繳費50800元。

  「學校經費來源渠道很多,但學院經費相當部分靠招生收費。」該校一名博導稱。

  未經華中科大校方證實的消息稱,對在職就讀人員的學費,學校與學院按4:6的比例分配。

  武漢大學原校長劉道玉稱,官員以不菲的學費買博士帽,而大學以賣學位換取資源,是典型的權錢交易。

  「此次公開清退名單,無疑讓很多官員和企業高管面子上很難看,但這證明華中科大在嚴把教育質量關方面邁出了可貴的一步。」該校一名教授說。

  該教授稱,將無法完成學業的名人、官員和企業高管的名單對外公開可能會影響此後招生,進而影響校方經濟利益,還可能得罪一些有權勢的人。

  9月13日,中科院院士楊叔子受訪認為,華中科大此舉有助於培養真正有思想和學術的研究生。

  9月16日,華中科大管理學院院長張金隆拒絕了採訪。

  清退是否徹底?

  該校公共管理學院一副院長表示,被清退的學生可以申請再次延時,學院將儘力爭取

  據華中科大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馮征介紹,此類清退工作,華中科技大學近年來一直在做,國內很多高校也在做,是一個慣常的工作。

  2007年—2009年,華中科技大學每年均有研究生被依規清退,人數在30人—60人不等。目前該校共有研究生17694人,此次擬清退的307名研究生只佔總數的1.7%。

  而在國內,其他高校也有此類清退,但均未對外公開名單。

  2006年11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曾清退7名超期的博士後,2008年該校還曾—次性清退9名超學時博士生。

  9月14日,教育部對媒體表示,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學生在校最長年限(含休學)由學校規定;學業成績未達到學校要求或者在學校規定年限內(含休學)未完成學業的,學校有權按規定處理。華中科大此舉屬學校自主辦學範疇。

  據了解,教育部曾對用單獨考試方式錄取的碩士名額有規定,每年約有5000人可通過單考進入高校讀碩。

  對單考制度的現行狀況,馮征說,「現在也在修正,在對招生人數進行限制。」

  「因為單考存在不公平現象,很多人看不慣,現在學校對單考指標控制得很嚴,今年全校只有20個。」該校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稱。

  江蘇大學2011年的單考生指標,全校則只有10名。

  華中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塗艷國表示,要解決研究生培養質量下降的問題,不能僅拿「超學時」說事,更應該關注研究生招生泛濫所導致的教學質量、生源質量下降等「源頭」問題。

  據了解,此次清退也並非是徹底清退。該校公共管理學院一名副院長表示,若想繼續攻讀該院博士,名列清退名單的學生可以寫申請,申請再次延時,學院將儘力去爭取。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