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孝順90後女兒帶患病母上學11年 1碗豆腐吃2天


昨天晚上,曹秋芳放學回家,像往常一樣給媽媽洗腳。史春波 攝


  曹秋芳的一天是從早晨5點開始的,卻都要在半夜12點之後才結束。

  起床、做早餐,有時是泡飯,有時是前一天的冷飯澆點開水。先給病床上的媽媽端一碗,再自己吃,下飯的是一個鹹鴨蛋。

  然後到學校上課,晚上又要回家給媽媽做飯、洗澡、洗衣;深夜,她還要給媽媽翻身、揉背,常常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這位90後上虞女孩,11年來「背」着病母上學,她與先賢曹娥一樣,因孝心傳為當地佳話。

  燒一碗豆腐還要吃二天

  吃了飯,洗碗,曹秋芳就出門去上學。她已經讀高三了,最近學習很緊張,這個暑假都在讀書。

  中午放學是11點半,秋芳昨天的午餐是一個麵包,2元錢,在一個小店裡買的。她一邊嚼着,一邊在教室里看書。

  學校里每個學期都給她營養午餐的補貼,一次5塊錢。秋芳捨不得花,每頓她吃兩三元就夠了。

  住的地方離學校有10多分鐘路程,她來不及回家做中飯,媽媽又不能下床。所以,每天,秋芳只能在床頭給媽媽放點餅乾,但她總抓住一切機會趕回來看看媽媽。

  為了不影響秋芳的學習,記者等到傍晚才和她一起到了她們的租房。房子不大,是一個好心的企業家提供的,還免去了母女的水電費。

  一回到家,秋芳給媽媽擦了臉,然後做飯,因為媽媽沒吃中飯,她擔心媽媽餓了。晚餐只有一個菜:筍乾菜蒸豆腐。

  秋芳說,豆腐是早上托鄰居的大爺買的,因為菜場離得遠,她自己沒時間去。

  同一個菜盛在2個碗里,一碗是當天晚上吃的,另一碗還要留到明天吃。因為沒有冰箱,所以放在了盛水的臉盆里。

  長久以來,母女倆的伙食只有蔬菜。秋芳說,前幾天,她讓爸爸從農村老家送了點蔬菜來,可以吃好幾天了。其實,她也很少跟爸爸聯繫,因為他脾氣差,和媽媽的關係不好。

  母女倆的生活只靠每個月的低保和殘疾補助維持。錢如果有點結餘,秋芳就給媽媽買點葯,給自己買點書。

  匆匆吃好飯,秋芳又要趕去上晚自習。直到晚上9點多才回來,她還要給媽媽洗澡、洗衣服。

  一直忙到12點多她才能睡覺。

  半夜起床給媽媽揉背,有時只能睡兩三小時

  這樣的生活,秋芳早已習慣了。就在她剛出生時,媽媽就因為脊椎壓縮而卧床不起,從4歲起,她就開始照顧媽媽;7歲上學後,她就把媽媽「背」在身邊。

  這一「背」,就是11年。但這個夏天,卻與以往有些不同。

  很多個夜晚,秋芳是睡不着覺的。因為媽媽常常在半夜裡被病痛折磨,雖然她一直忍着不要發出聲音,但有時實在太痛苦了。

  一聽到細微的呻吟,秋芳就會醒來,馬上起床,給媽媽翻身,揉背,扶着到外面走一走。這樣,媽媽就好受多了。

  半夜裡折騰好幾次,秋芳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第二天還得早起,上課。她只能趁着下課的休息時間補一覺。

  這也是她覺得最累的時候,有時還會害怕,畢竟她還只是個19歲的女孩。

  秋芳說,天氣熱,媽媽的病就會加重,前幾年的這個時候她們都在山裡老家,那兒涼快。今年因為是高三了,所以不能回去,要在這裡照顧媽媽。

  明年,我要「背」着媽媽上浙大

  房間里有2張床,媽媽睡的是小床,其實只是一張門板,很窄,剛好能翻個身。最值錢的是個電視機,但在幾年前就壞了。

  說起女兒,秋芳的媽媽一臉愧疚。「是我耽誤了她啊。」

  秋芳中考那天晚上,下大雨,她們的出租房裡漏雨。秋芳被淋得發燒了,成績考得不理想,但還是進了東關中學的實驗班。

  幾年來,媽媽不斷地自責:要不是她的病,女兒或許早已長得亭亭玉立;要不是她的病,女兒的成績還會考得更好,能上更好的大學……

  她也曾想到了解脫。有天晚上,她看着女兒差不多睡著了,她拿出絲帶猛勒脖子。

  秋芳醒了,抱着媽媽大哭。「媽媽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現在,一整天,媽媽就只能躺在木板上夢想,想的最多的是女兒的未來,希望她能考上好的大學,這樣才會有出息。

  媽媽不敢睡覺,因為她怕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這樣就會影響女兒的休息。

  女兒讀高三了,是最關鍵的時候,媽媽想不能這麼連累她了。於是,前幾天的晚上,她趁着秋芳在房間里學習,偷偷地獨自走到外面,想鍛煉一下筋骨,不料因此下身發麻,只能在床上躺着了。

  秋芳很心疼,對媽媽說:「不要這樣了,不管怎麼樣,不管以後到哪裡,我都會照顧你。」

  秋芳的夢想是考上浙江大學。這樣離家也近一點,照顧媽媽更方便。她的成績不錯,在高三500多個學生中一直處於前10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