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加拿大創業之路雖艱辛 大陸移民多不悔

中國是加拿大移民來源的最大國之一,高峰期時,一年有數千中國人移民加拿大。有人移民後迴流了,但更多的人選擇在加拿大生根,雖然一路走來,遇到很多艱辛和磨難,但大多數大陸移民都很珍惜這個可以自由、坦蕩生活的機會。

加拿大統計局對在2000至2001年間移民加拿大人士所做的追蹤調查顯示,移民4年之後,3/4的受訪者滿意甚至非常滿意移民生活,表示即使要他們再做決定也選擇移民加國;1/5沒有回答;7%認為移民後生活比以前要差。在對移民生活的期望方面,43%說比預期要好,33%說與預期差不多,24%表示比預期要差。

對於華裔移民,首先大量移加的是香港人,自80年代末開始的香港移民潮,約有50萬港人離開香港,大約40萬人移民來了加拿大。據民間的估計,他們在加拿大居住幾年後,有約一半人迴流香港。主要原因是發現在加拿大難以發展生意,或找到專業的工作。

2000年左右,越來越多的來自大陸的移民湧入加拿大,他們雖然在這裡也遇到和香港移民類似的困難,但大多數最終都選擇定居下來,而且很多人都表示無怨無悔。

這裡令我身心輕鬆愉快

徐剛夫婦都在IT行業擁有高學歷,2001年移民加拿大時正值IT 泡沫破裂之時,高科技工作十分難找。徐太太在多倫多附近的一座小城謀到一份工資雖然不高,但還算是白領的工作,夫妻倆的生活有了基本的保障。

徐剛表示,他從小到大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並沒有遭受過什麼大的挫折。「靠妻子養活、在家無所事事的生活滋味不好過。」

當時經濟處於低谷,又落腳在不繁華的小城,社區幫助很有限,找工作很難,基本上簡歷發出去便石沉大海。無奈之下,徐剛選擇去工廠打工。他說:「每天看到身邊的同事和主管大多只有中學畢業,但就因為他們是本地人,也過着有房有車,每年週遊世界的生活,當時心裏感覺落差很大。現在想起來,倒覺得這就是加拿大的好處,即使是藍領,也可以過悠閑舒適的生活,也不會被人看不起。」

移民加拿大2年多後,徐剛終於在多倫多找到一份專業工作,生活算是走上正軌。

談到自己的移民之路,徐剛表示,雖然失業的日子過得艱辛,可以說是人生第一個刻骨銘心的挫折,但並不後悔。入籍後,逐漸了解加拿大社會,她的民主、人權、自由和價值觀後,感到移民很值得。

徐剛說有一次因為私人事情,曾請求過選區內國會議員的幫助,不巧議員去了渥太華。「但我受到秘書周到的接待,也獲得了議員力所能及的幫助,很爽快。」 他說,「這讓我第一次知道作為加拿大公民所享有的自由和權利,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民意,這一切是在國內幾乎不可能體會和想像的。」

「也許我是一個喜歡自由自在的人。在加拿大我可以呼吸自由清新的空氣,可以不顧及他人的眼色,可以擺脫國內複雜的人際關係,真正令我的心感到輕鬆和愉 快。」徐剛說。

心靈的自由很重要

武玫從北京移民來加拿大10年,在大陸曾有過很成功事業的她,現在覺得平平淡淡的人生是一種境界,在國內時生活在一個功利及浮躁的社會,反而是一種痛苦煎熬。她認為自己現在更看重這種心靈自由,遠大於對名利的追求。

武玫在加拿大也已經算是安家樂業、生根開花。10年前兩夫妻隻身來到多倫多,現在已經是一家5口,有房有車有工作。但她所走過的路也是不容易。

據武玫介紹,多倫多最初給她的印象,除了比她想像中顯得不幹凈外,基本沒有太負面想法。即使剛來時和兩家人合住一個公寓,也沒有讓她覺得不愉快。

武玫是2000年抵達多倫多的,還趕上了IT大潮的尾聲。夫妻倆都在本地電腦學校報名讀當時很流行的IT技術。沒有一點電腦編程知識的武玫報名去學了 JAVA課程。當時學校老闆因為正好辦了一份中文報紙,就看上了個性活躍的武玫,要拉她來做廣告銷售。武玫也希望通過做廣告了解當地社會,同時考慮到有一份收入,可以讓丈夫踏實上課。

對一個剛抵埠不久的新移民,語言不好,沒有車,東南西北都分不清,要拉廣告給一個新報紙不是容易的事。好在武玫很勤奮,東跑西跑,也拉了幾個小廣告。武玫記得她在多倫多拿到第一筆傭金是92元,和丈夫出去吃了頓飯,買了點菜,那錢也就沒了。

武玫的丈夫也在惡補了本地熱門的電腦技術後,於半年後找到一份IT 工作。可惜好景不長,911之後,北美IT行業一落千丈,2001年中公司倒閉。那時,武玫的老大已經快出生了,她也已經從報社辭掉了工作。他們又申請公婆來探親,所以剛租了一套兩房一廳的公寓。這些加在一起,可謂雪上加霜。

後來,她丈夫接近一年都沒有找到工作。一家老小的生活,就靠政府失業金和孩子牛奶金支撐着。

丈夫好不容易找到的第二份工作也是不穩定,做了幾個月後,每個月就只能發半個月工資。等老二要出生時,武玫已經買房,當時武玫家裡已經快揭不開鍋。丈夫不得不放棄找專業工作的念頭,去考了一個叉車牌照,準備打「累脖工」。在他剛拿到一個大公司時薪17元的倉庫搬運工職位時,經過朋友介紹,他找到一份軟件工程師的工作,一直工作至今。

去年因為丈夫公司內部調動,武玫全家搬到美國定居。她說,她對移民來加拿大從來沒有後悔過,對搬來美國卻沒有像很多人那樣感興趣,實在是丈夫堅持,才不得不離開加拿大的。她希望有機會還是能重回加拿大。

作為第一代移民,武玫認為,辛苦是難免,關鍵要有良好健康的心態,樂觀、開朗、善於與人交往,尤其不能讓過去在國內時優越生活的基礎變成一種影響自己前進的包袱,放下身段,一切重新開始,總會熬出頭的。

隨其自然 哪裡都可以生活

張東林15年前申請移民加拿大,本來就是在家人及親戚鼓動下做的,完全沒有去了解加拿大情況。來到多倫多後發現很難找工作,失業率超過9%。他說:「見面的時候,移民官還說我英文不錯,來到這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為了生活,朋友介紹一個小工廠工人的職位,他也去幹了。他說,開始的時候,有時還會想起自己是個碩士,怎麼來做這樣的工作?但很快就不再想了。「因為工廠工作時間長,整天要站着,比較累,也就沒有想去進修或找另一份工作的事。」

不過,張東林一年後就開始操作數控機床,2年後就當上了工廠的質量主管。他說,這事好像自然而然就發生了。「我雖說是學機械的,但畢業後沒開過機床,這些知識都是在工廠現做現學。」

後來這家工廠開始做模具生意,張東林就做起模具設計工作。很巧,這正是他所學的專業。

張東林說,回想起走過的路,一切好像都是安排好的。有時難免為一些事擔憂,現在想起來,就像是自尋煩惱一樣。「現在覺得順其自然就好,人其實在哪裡都可以生活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